读远 > 穿越小说 > 乱晋我为王 > 第八百零五章 真龙殿上的争论!
    天色未亮,真龙大殿前的朝臣就缓缓的步入了皇宫大殿。而随着殿中宫人的一声“万岁爷驾到”,也是拉开了这一日的早朝议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请起!今日早朝,大家的精气神儿确实不错!不知道今日可有什么重要事情来议!”

    “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贾爱卿请讲!这些天,贾爱卿可是辛苦了,毕竟现在的局势有点儿乱!”

    “谢万岁爷!臣昨夜收到快马来报,北方之事已然发展到了混战之局!”说到最后,那贾谧也是把眼光扫向了朝中之臣。

    面对着贾谧的凌厉眼光,众臣也是把头低的很低,也许这一刻,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变化,那就是不能够与贾谧对抗。

    “那个,贾爱卿,你到是说说,北方具体的战事,到底发展到了什么情况!”

    “回万岁爷的话!现在北方已然出现了一个乱局!一方面,羯族之人已然举强力骑兵一举重创宇文部!而另一方面,那段部鲜卑和慕容鲜卑也在整军备战,应该是要投入战局之中!”

    “哦,竟然都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那贾爱卿认为咱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某一刻,就在那贾谧将北方战事简单的道了出来后,那落于龙座之上的皇帝司马衷也是在情绪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当然了,在听到北方战事的最新情报后,众臣也是开启了小声嘀咕的局面。

    “老哥,你听,北方竟然真的乱了!那,那是不是说,咱们也要出兵了!”

    “小声点儿!出不出兵也要看贾大人的意思!咱们说多了,容易引祸上身!”

    “是啊!你看看,现在连万岁爷都没有什么话说!咱们还是静待其变吧!”也许是惧怕贾谧,也许都是在打自己的小九九,所以就在真龙殿上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场面也是有些小混乱!

    然而,就在此时,那贾谧也是上前一步,朗声说道:“万岁爷!你也看到了,北方已然成了乱局,而那宇文部被吞并已然是早晚之间的事儿!所以,所以臣以为应该抓住这个时机,调集大军趁机捞取最大的好处!”

    “这,这个是不是有些急啊!再说了,咱们中原距离北方太过于遥远,是不是还要从长计议啊!”

    “万岁爷!机不可失,失将不在来啊!臣敢保证,只要派出五万铁骑必可取得意想不到的效用!请万岁爷三思!”说到最后,那贾谧的声音也是变的凌厉起来。

    面对贾谧的强势表现,即便是龙座之上的皇帝司马衷也是有些为难了。

    毕竟现在的局势到底是在谁的手中掌握,他司马衷还是知晓的。

    然而,就在局面略显尴尬的时候,一直未语的李肇也是向前一步,说道:“臣有本要奏!”

    “哦,是李肇啊!李爱卿有话直说!”

    “谢谢万岁爷!臣刚才也听到了贾大人的陈述,的确北方已然成了乱局之势!但臣认为不应该现在发兵!”

    “李肇!你,你想怎样!难道你想将朝廷的利益最小化吗!还是说你与北方诸族势力有联系!”就在李肇把自己的想法刚刚讲出来的时候,那龙座上的皇帝司马衷还未开口表示什么,站在前排的贾谧已然有些恼羞成怒了!

    不过,面对贾谧的怒火,其实李肇早就有了心里准备,根本不当一回事儿!口中更是不急不噪的说道:“万岁爷!之所以臣这样认为,就是因为咱们是真正的天朝上国!要知道,现在北方的乱局,看似乱,但不一定乱!说句难听点儿的话,如果咱们出兵了,人家可能就会拧成一股绳儿来对付咱们!到时候恐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这,这个,看来李爱卿说的也不无道理!贾爱卿,你意下如何啊!”

    “万岁爷!你可不能够听李肇的话!他这是在损害咱们天朝大国的利益!李肇,你自己说,是不是得到了北方各族的好处!”

    “贾谧!你别以为自己了不起!说句难听点儿的话!老子就是这个性子!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难道说句大实话就要背负那么多的罪行吗!”

    “你,你胡说!”说到最后,那贾谧也是有些语塞,毕竟人家李肇的话也不无道理!

    当然了,看到这二位在朝堂之上如此争论,众臣仿佛就像睡着了一般,根本没有人多说什么!

    面对这样的局面,那皇帝司马衷最后也是弱弱的说道:“那个,既然这件事情,暂时还拿不定主意!不如以后再议吧!要不,你们先说说诸王之间的争斗!”

    “万岁爷!其实,正如臣以前说过的!诸王的争斗看似激烈,其实也就是自家人在一起抢抢利益而已!不会出大事儿的!比如那东海王就是一个不错的典范!他虽然与齐王不和,但也是手下留情没有发动大的战事!到是朝中之人有时的选择确是很重要的!”

    “哦,李肇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如细细讲来!”

    “是,小臣明白!请万岁爷想想啊!他们都是谁!当然是皇室中人,怎么可能与朝廷分离呢!”

    “说的有道理!那,那当下,朕该如何行事!”某一刻,就在李肇把自己的分析一一讲出来的时候,那皇帝司马衷也是很在意的追问了一句。

    这一回,李肇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把目光缓缓的投向了怒气上涌的贾谧。

    “万岁爷!臣贾谧不同意李肇的看法!虽说他们都是王室中人!但也不能够任其自由发展!还是那句话,当务之急就是要从军中选出一位德高望众的将军!只要有了强力的军事力量,相信他们的争斗也是灭于无形间!”

    “这个,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面对贾谧的强势为之,皇帝司马衷虽然神色有了一些变化,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出来。

    不过,李肇可不能让贾谧的计谋得逞,只见他微微一笑,不急不缓的说道:“万岁爷莫急!统兵将军之人选其实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当然了,臣还是那句话,此时不宜动兵!应以观察为主!特别是北方战事,当然了,也包括诸王之间的争斗!都适用于这一点!”

    “李肇!你,你真的这样认为!”说话间,那李肇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伐之气向自己笼罩过来。

    一时间,因为贾谧的怒火中烧,也让整个局面,变的十分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