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乱晋我为王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加官进爵(二)
    皇宫大内,真龙殿前,众臣之语如天女散花般的落入大殿之中,而此时的皇帝司马衷,却是尴尬的有些抬不起头。

    “肃静!都肃静一下,本王有话讲!既然大家都这样抬举本王,陛下也是这样认为,那本王如果再推辞,就是不合时宜了!好,那,那本王就此接旨,谢过陛下的厚恩!”说话间,那赵王司马伦也是轻轻的对着龙座之上的皇帝司马衷拱了拱手,以示见了礼。

    “王爷不必如此,你毕竟是朕的长辈吗!来来来,以后的大局朕还要仰仗于您呢!”

    “不妨,不妨,能够为陛下分忧,是小王的幸事!你们,你们还有事情吗!”

    “我等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不必如此!如果没有什么事儿,那,那陛下是不是可以散朝了!”

    “对对对,没事儿就散了吧!”本想多说几句,但看到众臣的眼色,那皇帝司马衷最终还是选择了退缩。

    就这样,因为一场较量已然结束,所以大家也没有再待下去的意义。没过一会儿,整个真龙殿上就只剩下赵王司马伦一人了。

    “哈哈哈,看来有些事情不是没有可能成功,是必须要人来做啊!”

    “那个,王爷,您,您是不是也应该走了!”

    “哦,你这小奴才,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本王现在连见了皇帝都不需要行跪拜之礼,为何不可以在此停留啊!”

    “那个,奴才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儿!现在早朝已散去多时,是时候关闭真龙大殿的殿门了!”

    “哈哈哈,你这无知小子!也罢,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本王怎么会不给你面子呢!不过,今天的大门,你就不用关了!否则,你知道后果!”

    “这,这个!”某一刻,就在那赵王司马伦露出一抹狠辣之色时,那名宫人模样的人也是显得进退两难。

    毕竟眼前之人是谁,他做为宫中之人比谁都清楚!不过,他要是强行关闭真龙殿的大门,那么后果有可能就是自己丢掉性命!反之,估计那个皇帝司马衷也不会放过他。

    面对这样的,甚至有些尴尬的局面,最终还是一位老者的出现化解了下来。

    “王爷,咱们该走了!”

    “那个,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谁让这个小家伙不给本王面子呢!”

    “王爷,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能活命已然是他生活中最大的幸事儿了,咱们又何必得罪于他呢!怎么,真的不想活了!快走吧!”

    “是是是,小人谢过老人家!也谢王爷的不杀之恩!”说话间,那名宫人模样的年轻人也是看出了一些什么,所以也是一脸陪笑的退了回去。

    而那赵王司马伦在听到古姓老者的话后,也是不再说什么,径直的向真龙殿行去。

    “王爷,看来这一回很是成功吧!否则,您也不会这样的高兴!不过,老夫还是那句话,有些时候还是要保持一点严肃性!”

    “古老,小王知晓了!”

    “老夫可能是说的有些多了,但初衷都是为了王爷!还望王爷能够多多见谅!”

    “没事儿,古老想多了!本王知道谁的话是真的,谁的话是假的!”某一刻,就在赵王司马伦与古姓老者缓缓的走在皇宫之中的时候,二人的谈话也是变的有些不一样。

    当然了,也许这位赵王对自己身边的老者有些小情绪,但总体上,他还是守住了那份忍耐。

    说来,如今的赵王司马伦,之所以对自己的身边人,特别是自己的守护者都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主要还是自身的地位提高的太快了。

    从一开始入朝主事,到现在的入殿不必跪拜,都是他一步步膨胀的原由!

    这边早朝散去,赵王达成了自己的心愿,而此时的靳商钰已然在府中等到了李肇的到来。

    不过,这一回,李肇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说李大哥,你总是摇头,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这些天,你被那个司马伦给气傻了吧!”

    “贫嘴!什么叫气傻了!虽然天天生气!但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再说了,今日的早朝之上还真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人家司马伦弄了一个‘免礼牌’!”说到“免礼牌”三个字,那李肇也是露出了一抹很是不屑的表情。

    面对这样的李肇,靳某人差一点就笑了出来。

    “你个丫丫的,还说没有被气傻!瞧瞧,这都成什么样了!也罢,既然如此,那就随性而为吧!”感受到李肇的情绪变化后,靳某人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然而,就在此时,刚刚进到小客厅的文硕开口说话了。

    “商钰啊!你就同情一下李大人吧!毕竟他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再说了,这一回,看似小事儿,实际上还是个大事儿!说白了,见了皇帝不用跪拜,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要进行最后逼宫的准备!”

    “是啊!本公子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希望诸王早些行动吧!”

    “诸王!恐怕他们也就是喊喊而已,真正到了那一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到是那贾谧一定有所企图!”听了靳商钰的回话后,那文硕老爷子也是很严肃的说道。

    就这样,围绕着朝局之事,靳府的小客厅也是变的热闹起来。当然了,他们三人的谈话还是比较和缓的。

    经过一番分析,三人最终还是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方案,而这个方案的核心内容还是等待。

    “好!既然你们都这样认为,那咱们就再等上一阵子!毕竟现在的司马伦还没有把目标锁定在咱们的身上!希望那个石崇能够足够吸引人。”

    “是啊!现在的猛虎山,虽然没有动静儿!估计也是那个司马伦不敢正面对抗!双方应该就是一个战略上的平衡!而那石崇就不一样了,他既然有救贾南风的嫌疑,那就真的有可能成为司马伦对付的人!”

    “文老,其实商钰最为惊奇的就是您的见识!看来我靳某人是捡到宝了!”某一刻,就在靳商钰感慨着文硕老爷子的不一般时,他的身形也是缓缓的站立起来。

    当然了,就在此时,良久未语的李肇也是一边站立起来,一边说道:“好,既然大的方针没有变!那,那我就回去了!”

    “李大哥慢走!一切以保重身体为主!你懂的!”

    “放心吧!我知道该如何来做!”感受到靳商钰的关怀之意,那李肇也是微微一笑,尔后便径直的出了靳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