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末日美味珍馐(四)(第1/5页)
    ()    脖子上的伤不再流血, 结好了痂,柏易照着镜子, 解下了纱布, 他的指尖触碰着那道伤口, 及时伤好了, 大约也会留下一道疤痕,他细细地抚摸着, 然后微低下头,轻轻地笑出了声。

    他闭上眼睛, 在眼睛闭合后的黑暗中,他看到了章厉, 章厉的五官变换, 渐渐变成了严凌。

    严凌用刀挑起他下巴的时候, 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睛, 那冰冷刀刃接触到皮肤时的感觉, 柏易不觉得愤恨, 他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喜欢对方那样的姿态,那强大的, 冷酷的,无可比拟的姿态。

    柏易细细擦干手指,整理好衣服后走出了房间。

    这间平房堆放的所有物资都被挪到了一间仓库里,每天都有两人看守。

    他们回来的时候郑雪带着儿子在外面砍柴,郑雪他们半夜回来,被抓了个正着。

    被盘问一夜后, 他们得以留了下来。

    换上干净的衣服,柏易走在荒凉的街道上,不像是正在经历苦难,而像是哪家的公子哥出来体验生活,他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跟严凌那边的人也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

    他总是带着笑,无论面对谁都会眯起眼睛。

    ——在经历过末日的人看来,他是个极为阴险的人。

    “你在这儿干什么?”柏易走到严凌身边,两人并肩而立,柏易目光温柔似水,其中饱含深情,当本人没有掩饰时,这眼神就明显的一眼即知。

    严凌斜眼了柏易一眼,他紧抿着唇,厌恶至极:“别给脸不要脸。”

    柏易耸耸肩,脸上并无受伤神情,他叹气道:“我把副身家都拿出来了,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要做的这么明显,我会受伤的。”

    严凌冷笑一声,不再回话,他只是看着兄弟们把土在水泥地上铺平,一层又一层,直到土厚到能种植红薯和土豆。

    “这样的生活不错吧?”柏易轻声说,“按照你们原本的活法,总有一天人会变成兽。”

    严凌迈步走了出去,他实在懒得听这个人的废话,他已经十分不客气的告诉过对方,他对男人不感兴趣,可这人恍若未闻,总能凑到自己身边来,无论怎么威逼都不为所动。

    末日来临后,两个男人搭伙并不少见。

    但并不是真正过日子,不过是凑在一起满足一下生理需求。

    严凌觉得恶心。

    柏易看着严凌的背影,也转身离开。

    两人一人朝南,一人向北。

    “柏先生今天也要做饭吗?”郑雪把柴塞进灶膛里,男人们大约是看她生得矮小瘦弱,也不让她干重活,于是她的日常工作从砍柴变成了给十几个男人做饭。

    浩浩牵着妈妈的衣摆,朝柏易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孩子虽然小,但已经学会分辨善意与恶意了。

    柏易揉了揉浩浩的头,给浩浩递了一颗糖。

    浩浩眼睛都亮了,他咽了口唾沫,把糖放到鼻下仔细地闻了闻味道,然后把糖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郑雪:“我帮你烧火吧。”

    她抹了把汗,帮着柏易把火烧起来,才去烧水煮土豆。

    水井又被打深了十米,水应该可以用一段时间,如果水线不降就最好。

    柏易灶台前,打水把手洗干净,他低着头,昏黄的阳光洒落在他的头顶,他脸上没有表情,专心的沉浸在做饭这一唯一能让他静下心来的活动中。

    而郑雪则在一边偷偷看他。

    旁边的男人是俊美的,他身上没有哪怕一丝的少年人青涩气息,他温柔又成熟,大方而体贴。

    但或许是见得人多了,经历的事多了,郑雪在他身上找到了深埋着的疏离冷漠,那双温柔的眼睛并不存在感情,他像个局外人,游离在现实之外,哪怕他的双脚踩在踏实的土地上,他的身体依旧漂浮在上空。

    郑雪转过头。

    别人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温柔是冷漠,都和她无关。

    柏易做了一道水煮鱼片,鲜红的辣椒和一粒粒小花椒漂浮在汤面上,汤汁红亮,鱼片却是白的,随着汤汁而滚动,在锅里散发出香味。

    章厉很喜欢吃这道菜。

    柏易把鱼片盛起来。

    他有些想他了。

    他忽然感到一股无法抑制的悲伤。

    这让他想起在他还小的时候,母亲因为乳腺癌入院,还在是早期,治疗的及时,他在得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触动,他照顾她,陪伴她,安慰她,支持她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然而过了几年,他才在一个深夜出了一身冷汗。

    他差那么一点就失去她了。

    而他在时隔两年之后,才感到紧张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