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灵元灭世 > 第430章 属——法技
    似乎有风,吹拂着众人的衣裳,但是这风却并不温暖,但也不寒冷,纵使寒冷刺骨,对于眼前的这些人来说,自怕也只是小事一件罢了。

    光是这第一场淘汰赛,就会进行很长的一段时间,虽然已经有不少的参赛选手被淘汰,但却依旧不足四分之一,而第一轮的比赛,至少是要淘汰掉一般的人数才对。

    不管是什么比赛,只要是淘汰赛,基本上人数就会削减一半,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相同的认知,就像是生来就已经知道一般,而对于那些早早结束掉比赛的选手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消耗的魔力刚好可以得到补充。

    两柄金剑再次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冲击也再一次的将两人给撞开,毛洋瑞看着自己的对手,心中很是无奈,自从自己突破到法导士境界之后,遇到的每一位对手,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境界。

    但是在实力上,自己却是远远不及,那种感觉,就像是凭空出现很多强者一般,当中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像是一直以来的好运气,突然消失一样。

    “不需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吧,能够达到法导士境界,又怎么可能连这种挫折都无法忍受?而且,法导士之后的法新法技,你可是还没有释放出来啊,难不成,是想作为底牌吗?”

    毛洋瑞鬓角有着汗水流淌,对方说的,自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情况却是比这还要糟糕,他虽然突破法导士境界也有一段时间,但是却并未领悟到任何新的法技。

    若是对方真的释放出,唯有法导士以上境界的法者,才能够释放出来的法技的话,那么毛洋瑞,指定是没有多少希望的,除非他真的有这么高的天赋。

    能够在对方释放出这个法技的时候,直接偷学,不需要领悟,若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还有着一战之力,盗版的虽然比不上正版的,但只要后面多多熟悉一下,还是可以成为自己的攻击。

    但是这种疯狂的想法,却不曾出现在毛洋瑞的脑海当中,他虽然在修炼之上的确有着不错的天赋,但想要做到上面说的那样,却基本上不太可能。

    “看你的样子,莫不成还不曾领悟到属于法导士境界的法技吧?”一直盯着毛洋瑞的他突然之间说道,而毛洋瑞接下来的神色,却是让他确定了这个想法。

    突然之间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毛洋瑞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但是他并不知道,对方其实只是试探一句,而真正让对方确定想法的,反倒是他自己的神情。

    对方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在你输掉这场比赛之前,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们法导士境界的法技吧!”

    对方还未开始吟唱,毛洋瑞就已经感觉到空气当中灵气的变化,“锐利——金精灵,吾唤,借吾——汝力,金属——闪耀。金属风暴!”

    两人所处的这方空间,突然掀起狂风,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对方释放出来的法技所导致的,单单只是吟唱,就已经引起这般动静,这个法技的威力,也就可想而知。

    而在对方的周围,一片片宛如碎玻璃一样的金属片儿闪烁着金属光泽,这便是对方的法技——金属风暴,很显然,这是一个范围型攻击法技。

    对方手掌前推,金属风暴带着欲将人撕裂的锐利之感,冲向毛洋瑞,毛洋瑞知道,自己或许无法挡住这次的攻击,但是无论如何,现在还没有结果,都要尝试一下。

    不愧是五行属性当中,攻击力排行第二的存在,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毛洋瑞释放出来的防御当中,就已经出现细细的裂纹,若不是同样都为法导士境界,毛洋瑞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同样都是金属性法者,见识到法导士境界的法技,你应该感觉到幸运才对,而败在金属性法技之下,也是你的光荣,毕竟你也是金属性法者,终有一天,你也会释放出这样的攻击。”

    对方说的并没有错,两人同样都是金属性法者,在法技这一方面的修炼上,基本上都是无二的样子,但是,比赛就真的和对方说的一样,到此为止吗?

    不,并没有,毛洋瑞还有招数没有释放出来,而自己只需要挡住这一招金属风暴的攻击就行,毛洋瑞加大魔力的输出,本来摇摇欲坠的防御,正在快速修复。

    毛洋瑞的这些做法,在他看来就是垂死挣扎,金属性法者,自然是对金属性的一切都很了解,他相信,不需要多少的时间,对方的防御就会再次出现裂纹,除非一直输出魔力进行维持。

    事实和他所猜想的并无二样,但是他却猜少了一点,便是毛洋瑞的两大攻击体技,第二次修复防御的时候,这两大攻击体技就被释放出去。

    而此时,对方的思想现在却在运转着,想着要怎样快速解决掉毛洋瑞,法导士境界的魔力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消耗完,而看现在的局面,依靠那一次又一次修复的防御,已经足够挡下自己的金属风暴。

    毛洋瑞两大体技释放的时候,对方居然然不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毛洋瑞怎么会放过呢?空灵箭和玄灵枪被他分开进行控制,空灵箭在前,玄灵枪在后。

    谁能想到,他居然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难以自拔,这样的做法,直接导致毛洋瑞的空灵箭,直接刺穿他的右肩膀,这种难忍的疼痛,瞬间拖回他的思想。

    他看向自己的肩头,毛洋瑞的空灵箭还在他的身体里,任他如何猜想,都对眼前的情况感到无法接受,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后方,玄灵枪也在这个时候刺出。

    毫无例外地,他的两个肩膀,现在都已经受到很大程度上的伤害,若是毛洋瑞控制两大体技脱离他的身体,他的战斗能力,将剩下不多,便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已足够毛洋瑞获得胜利。

    而毛洋瑞自己,防御和金属风暴之间的魔力较量,虽然最终是毛洋瑞获得胜利,只是这魔力的消耗,也是不少,而且他隐隐之间感觉到,对方在魔力存量上,也不是自己所能够比拟的。

    直到现在,虽然对方的肩膀,都已经被自己的体技所伤,但是毛洋瑞也依旧觉得,自己想要获得胜利,也不是那么一件轻松的事情。

    不知道对方还有着什么其他的手段,毛洋瑞连忙控制自己的两大体技,毅然决然的从对方的肩膀上拔出来,对方的脸庞一阵抽搐,那种疼痛可想而知。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倒是忘了体技的存在,就算你伤了我的肩膀,便以为我已经没有任何反击之力吗,未必太可笑!”他忍着剧痛,一字一句的说道。

    确实,自己给对方带来的伤害,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些伤口,运转魔力便可止血,而一位法导士境界的法者,说身上没有任何的灵药,你会相信吗,至少毛洋瑞是不相信的。

    此时此刻,毛洋瑞便已看到,对方的伤口上,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想要止住血液的流逝,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毛洋瑞再次动手,控制着两大体技袭击而去,趁着这两大体技还在有效时间内,趁着自己的灵识还可以继续供应,毛洋瑞就没有理由放弃攻击。

    然而,毛洋瑞掌握这两大体技,难道对方在这一方面,就会落后吗,事实证明,毛洋瑞的两大体技,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在紫玄绫的防御之下,毛洋瑞想要动弹对方的一根汗毛,都做不到。

    看着这紫色光晕的护照,毛洋瑞的脸色一阵阴沉,自己怕是没有多少的胜算,不管是在法技上,还是在体技上,自己都略输对方一筹。

    而且,紫玄绫是属于玄体体技,那也就是说,对方还有一个灵体体技,除外两个防御类型,剩下的三个类型,不管是哪一个体技,对毛洋瑞来说,都是一种隐患。

    然而,他现在就算是知道这个隐患的存在,但是也没有办法采取措施,紫玄绫的防御,并不是他能够攻破的,他虽然有过破开紫玄绫的经历,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那个时候,他是进行长时间的蓄力,并且凭借着已经突破法导士境界,而对方却只是巅峰大法师而已,然而现在,对方既不会给他蓄力的时间,也不是当初那个巅峰大法师能够媲美。

    也就是这个时候,毛洋瑞感觉到不知所措的时候,对方却是决定要出手了,而出手的方式,自然不会是法技攻击,他们现在掌握的法技,难以达到一击必胜的程度。

    他所掌握的灵体体技,实际上是最为好用的,虽然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但却能够制造各种意料不到的结果,而这个体技,就是摄神鼓。

    只不过,他的内心还有点犹豫,这才第一场淘汰赛而已,若是现在就将底牌祭出来的话,对于后面的比赛并不利,只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没有多少的选择。

    法导士境界的法技,他也只是领悟到其中一个而已,便是此前释放出来的金属风暴,原本以为战斗就会这样结束,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被对方采用消耗战给击破。

    他们都不知道,下一场的淘汰赛会是在什么时候进行,若是紧接着在第一场淘汰赛后面进行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这些已经释放体技的选手来说,就非常的不友好,然而,他们并没有选择。

    纠结一番之后,对方最终还是选择,将自己的摄神鼓释放出来,他是法导士境界的实力,就算后面的比赛再怎么艰难,多少还是有着一定把握的。

    毛洋瑞现在已经做好准备,根据他这点时间的观察来看,对方接下来的攻击,就会把自己解决掉,若是他猜得不错,应该就是摄神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