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九十四 孔家(第1/2页)
    ()    “鸿门宴?”

    单冰儿心中因为柳梦絮的这番言论而感到震惊,无论孔家如今如何封闭,可在里面待上过一些时日的单冰儿是不论怎样也不会相信,孔家会像柳梦絮话里说的那般,要成为修界巅峰,又要在宗门大比上摆什么鸿门宴。

    “我觉得………不可能的。”单冰儿犹豫了一会后,开口说道,在她心中无论是老黑,小白,亦或者是孔麒麟,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柳梦絮望着单冰儿,轻声笑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虽然我不像你和任重似得如此接近孔门,但好歹我也是孔麒麟的学生,他也是我的导师。

    纵然我修为微末,孔导师高深莫测,我看不清许多,可这些年接触下来,我感觉孔麒麟导师根本不会是那样的人。”

    “那………为何还会这般传言?”单冰儿脸上得表情似乎是在询问柳梦絮,为什么不同她师门解释,这种谣言四起,抹黑孔家的行为,对于修界的安定来说,并不算好事吧。

    “我只是缥缈谷一第子,虽说我师傅在缥缈谷还算是有些地位,但我本身还是人微言轻,就算我去同我师傅说这些话,他们也不因为我在孔麒麟身边待过一段时间就会相信我说的话,毕竟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代表不了什么。”

    柳梦絮的话让单冰儿默然,单冰儿知道柳梦絮说的是事实,宗门不同于家族而且更加复杂。

    “那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孔家是在摆鸿门宴呢?要知道孔家一向不问世事已经许久……”单冰儿觉得孔门的名声一向很好,虽然已经长久不与修界往来,但至少在修界中也享有盛名,怎么会突然就被修界这般说,其原因何在?

    “那都是因为………一周之前发生的事。”

    “一周之前?”单冰儿一脸的疑惑。

    “原来你们都不知道?哦,对的………你们单家一向是亲近孔家的。”

    “一周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单冰儿再次追问道。

    柳梦絮神色复杂,仿佛想起了第一次自己听到这消息时的场景,望着单冰儿轻声说道:“就在一周之前,孔家派出了一个人,这人踏遍所有宗门庙宇,给各路宗派留下了一张请柬,而那张请柬,就是邀请各路宗门前往参加三月三由孔门举报的宗门大比。”

    “所以呢?这里有什么问题么?是因为孔家要举办宗门大比,所以让有些宗门不舒服了么?”

    虽然说以前的宗门大比从来都是在春夏之交的时间进行的,而且基本上都是由龙虎山等几个大宗举办,孔家举办还是第一次,然而追本溯源,早个几千年前,孔家也不是没有举办过宗门大比………

    “问题并不是宗门大比……”

    “那是什么?”

    “问题是那个送请柬的孔家之人。”

    “他怎么了?”

    “他所到之处,扔下请柬一言不发,如果没人招惹他还好,但是一旦有人拦住他问话,他就会直接出手,毫不留情的攻击对方!”

    “怎么会?!”

    单冰儿瞳孔一缩,连连摇头,如论如何她也不会相信,孔家的人会这般做派。

    “事实就是如此,现在还有好几个第子重伤躺着,尚且还没有脱离危险,如今因为那个传递请柬的人,所有人都对孔家颇有非意,甚至于有些宗门还派出了长老级别的人动手,然而不仅不能将那人留下,反而自己被打成了重伤,这等修为又默默无名的人,如今的修界中除了孔家………还有谁能培养出来。”

    柳梦絮其实自己也不信孔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问题就是,宗门也没必要骗自己,而且多放打听出来得消息确实如此,也就是说,真的有一个修为高深之人,在给孔家发送宗门大比的请柬,并且给孔家狠狠地带了一波仇恨。

    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将修界一众宗门不放在眼中,也将孔门放在了修界的对立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说孔门的请柬不安好心,而那宗门大比是鸿门宴。

    单冰儿总算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不论是单冰儿还是柳梦絮,此刻都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单冰儿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中任重的头像显的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刚刚柳梦絮告诉自己的事情说给任重听,然而仔细想一想,单冰儿却发现,这件事就算说给任重让他知道,可是任重也改变不了什么,还徒劳的让任重多想………

    沉默了许久,躺在床上的柳梦絮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认真的看向单冰儿,开口询问道。

    “你知道上次孔家究竟从阴司将谁救了回来么?

    你是否确定现在的孔家还是孔麒麟做主?”

    “这?!”单冰儿震惊与柳梦絮的问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回答不了这两个问题,犹豫不决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