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遇险(第1/2页)
    此时已是深夜。

    “木兄有没有觉得……这四周……过于安静了。”林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渡口湾是金、土、木及草木泽分界点,更是四族中商人的长居地,虽说是夜深,可在水湾上来往的夜行船只也从来没断过,可今晚……

    “咻!”

    “咻……咻……”

    几团红影从周围草丛中窜出,无声落地间拂袖一挥,红衣人从手掌心翻出几团火球,直逼木族熟睡时的众多灵门弟子!

    即使木灵反应及时,也难免有被烫伤的,更别说是在种夜深人静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火球一旦解除皮肤,稍微一贴就是一大片溃烂。

    慌乱之中一人大喊道“是火族魔士!大家准备!是火族……”四窜的火球吞噬了喊杀喊打的叫嚷,刹那间木灵火灵打成一团。

    至于平民百姓,死的死,逃的逃。灵修斗法,哪里还有他们的事。

    这火族魔士本应是火祖煜烬的子弟,煜烬居于火族无人之地,无人区领空常年天火环绕,与周围连绵的活火山相映,简直称得上是人间炼狱。这等惨相,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富饶之地。自身条件不成,那就走出无人区出去烧杀抢掠。土族地域广阔土壤肥沃,又加之盛产人间吃食;金族以富饶美丽闻名的琉璃边上天然裸露的临海金矿,这些都被火族抢去了不知多少……

    要说常理,各族灵祖应该控制着族中灵士不相互进犯,可是煜烬根本无心管这些自家的小杂碎,有些火族灵士甚至要主动寻求煜烬的庇护,求而不得有人还想出投其所好,问题是,无人知晓煜烬的踪迹,更没人知道煜烬喜好什么。

    而木族这边势力温润但犀利,火族灵士没法子突破木族布在长生林中的万藤城墙,因此木族的地盘上并不会常见火族的入侵。

    土祖垣埃与金祖锐锦向来交好,身为两位对自族负责人的灵祖断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受欺辱,一同相约联合去同为一族之祖的煜烬那里寻仇,令天下人没想到的是……两位灵祖竟然是被煜烬一人打成二人重伤。

    就连这都没能激起煜烬的一点点兴趣。

    直到……火灵们一时兴起想“偷个腥”,这是看上了水族水域的东西。没想到偷到了大头上,火族灵士碍了水祖潭泷的眼……最后煜烬竟然是尽数屠杀自己家的火灵,剩下为数不多的火灵四处逃窜。

    煜烬这一出手,算是大告天下自己彻底不再庇护火灵,一时间残余火族灵士人人喊打四处逃窜,成了现在众人口中的火族魔士。不仅是火族内部碰灰碰的一头雾水,连外人都看不清为何煜烬如此无情。据传闻,凡事目睹过火祖真容的灵士,在内乱中尽数被屠杀……

    看来这天夜里押送林沐的押解大队是被魔士们当成了木族的商队才被盯上的。

    一半灵士间叱咤斗法,一半民众四处逃散。

    林沐可还被关在囚车中!

    这正是林沐期盼已久的好时机!可是……怎么出去呢?

    自己可不记得前生有没有见识过这般精彩的灵士斗法,林沐眼看着自己刚才还在自己身旁的木灵纵灵藤从地底汹涌窜出直奔敌人追去,火灵们拿捏苍火团力度也是毫不示弱,看得林沐甚至伸出双手学着木灵的模样,试图隔着囚车从不远的地面上试着能不能唤出一根枝条,正当林沐看着学的入迷……

    “咔嚓……”是囚车锁链的声音,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铁链声毕,木之吹探出头对着林沐说道“林公子……你并非林端则,即使木族有任何不详也都与林端则一人一同去了,至于林公子你……快些逃了吧。”方才木之吹趁乱拾了囚车的钥匙,忙来救林沐出去。林沐眼见木之吹的外衣上已经浸满了不知从哪里蹭来的血迹,连开锁的手都有些颤抖。木之吹再料事如神,说不过也就是个书生,哪里见过这等场面。

    都说不知者无畏,林沐也不会白白待在这里被人当成活靶子,拉起刚刚为自己开了锁链的木之吹飞快向着附近树林的深幽处逃跑……

    两人远离战场,穿过森林后来到一处平地。林沐见四周已是一片平静,张口道“木兄救命之恩……林某当真无以言表,若是他日有机会……”

    林沐突然发现,自己并不能许给木之吹什么。

    甚至无法给自己什么。

    “林公子也不必多礼了,木某只有一事相求”林沐闻言眼神一亮,木之吹倒是有个让他报答的机会。

    “林公子虽说是借尸还魂,这壳子是我木族灵门大公子的身子,降生即痴傻,可灵智不会错,他日若是林公子有机会习得木族灵术……”木之吹顿了顿“必定重领木族归于正统,万万不可走了火族的路子。”

    哪有什么谁对谁错,只有日积月累的偏移,才让人走了完不同的路。

    “我木某方才也对林公子说过,无论林端则大公子对我木族有何种弊处,也无论是真是假,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