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古树(第1/2页)
    嗯?天色渐晚了,还有人跟我一样无法入城才在这荒郊野岭瞎转悠吗?

    只见那人一袭紫色长袍轻垂在地,泽中本就多淤泥,这几日接连阴雨更是让在泽中的行人寸步难行,而这人的长袍及地竟然不染一点污泥,似与大泽古树这自然美景融为一体,又显得格格不入。长发摇曳在风中,将狰狞的紫衣称的柔情似水……单是一个背影,就不难看出此人相貌必定非凡。

    背影已如诗,扰乱泽中。

    林沐刚看得有些入迷,那人也似乎察觉到了林沐的存在,缓缓转过身来。

    不出所料……果真是一表如诗,眉宇成画。

    这人有灵印,这是一种林沐未曾见过的颜色,一时也分不出是哪家的灵士,灵印呈紫红色,静静地伏在此人的右侧鬓角处,为这人俊郎的面容上蒙了一种妖冶之感。

    可以确认的是,这必定不是五大家族中人,应该是那些正统灵修口中的“杂修”了。

    只是有一点突兀的是……他腰间的玉佩……

    林沐心道那是块什么东西……

    ?????

    那是奇丑无比的一块玉。

    要不是这人相貌非凡衣着得体,林沐怕是要以为他腰间佩着一块石头了……

    啧啧啧……这是个什么……好好一个公子哥,佩一块石头是作甚?

    那人转身时眼中带怒意,林沐分明察觉到那人眼神带着杀意,只是见到林沐的一瞬间,这人的面容刹时间又换做一脸柔情,似是宠溺般的看着林沐,迎面走来,仍是不带一缕凡间尘埃,好不妖媚。

    玉树云中步,人似画中来。

    陌生人几步就来到林沐身前,人长得有些像姑娘模样,但是这高大的身躯已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沐了。

    还是人家先开了口“不知公子如何称呼……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啊?”男子上前竟然一把挑起了林沐的斗笠,一张俊俏的面容像是要贴在林沐脸上一样,这人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林沐。

    看得林沐臊得慌……

    如果眼神是一条缎带,恐怕这人已经将林沐束缚的插翅难逃了。

    还不只是视觉上的“欺凌”,随他而来的是一种令林沐感到极为熟悉的花香,幽幽的,勾得人迷离陶醉。

    又很熟悉。

    而留给林沐最直接的感官,是灵印直露在这人面前,一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万一他认出自己前身主人的身份,不知道又要怎么被人摆布了。林沐自打重生接替了林端则的这副壳子后,每每有人来问他姓甚名谁时都会有些迟钝。

    林沐顺手将斗笠整理好,回应着人家“在下姓林,字端则。”遂将斗笠系好。

    那人抿嘴一笑后也回复了林沐一句“花,单一字冶。如今天色已晚,草木泽内出了名的凶险。林公子既然是木族来的客人,怎不去草木城暂住?”声音如从天而来,魔音直动人心弦。说着,花冶从袍中伸出一双纤细修长的手,直接将斗笠拨在了地上的泥中,林沐低头见斗笠上沾了不少污泥,已经不能用了。

    这人是什么毛病吗?真是……人落泽中被人欺……

    花冶的手并不立马放下,而是在林沐耳边轻轻摩擦着,慢慢移到了林沐眉间的灵印上,这举动极为亲密,还真不像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虽说第一次见面做出这样的举动确实不合礼数,可林沐是个非现世之人,自然也不拘泥于这等小事。

    林沐只觉得有些尴尬,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动手动脚的……慢慢推开了花冶不老实的手。

    “林某正是因为……并无草木城所需的商旅票才独自至此的啊。”原本自己就是囊中羞涩,自己知道还好,一说出来,有些羞愧难当。

    可这花冶看上去倒是不介意自己正与一个不名一文的乞丐交朋友,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弯度“我与林公子一见如故。”

    “我在城中有住处,不如……林公子随我回城中暂住?”

    嗯?林沐心想你与我素不相识怎么就一见如故了?莫不是看上林端则的好皮囊了?

    “若是不麻烦的话……”林沐当然希望有人能带自己。

    “我既然邀请公子了,自然是不麻烦。”

    “那就……那就请花公子带路了。”此人危险是危险了点,可天要黑了,自己要是再不找个落脚的地方,长夜漫漫,怕是不好度过了。“等等……”林沐刚要转身,突然想起自己忘记了……“这树……”

    林沐对于这棵树仍是心有余悸“可否向花公子打听这树是从何时就在泽中了?”林沐自从进到泽中心,就感到一种强烈的压抑感,直觉得自己是找对了,方才与花冶交谈后林沐差点就忘了这棵树的存在,花冶既然有草木城的通行令,那显然是在泽中常居之人,不如直接打听打听?

    “公子是问这棵树?……这树可有些年头了。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