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拜师(中)(第1/1页)
    店内。

    昨日林沐随便一指就拉着花冶急忙来到店里,除粗略的看了一眼外也没什么印象了。店里依旧是古香古色的小药格一排一排地静静爬在墙上,如果仔细看去,药匣子的圆形拉环上已经磨出了金属本有的颜色。

    意外的是,店内柜台前并没有离人婆的身影。

    “离人婆婆?”林沐试探性的问了一声。正是未时,这正是人们到了下午该吃吃喝喝的时候,客人少了,离人婆也没在。

    “离人……”

    “进来,从下面那个柜子进来。”柜台后传出离人婆的一句话,林沐低头看了两眼,在柜台下面发现有一块活板门,只要弯腰就能从客人的位置钻到那面高大的药柜子后面,离人婆应该就在后面。

    林沐听了离人婆的话,从柜台下转过去,穿到柜子后的暗室里,进去的第一眼林沐就看见一个不高的身影,正在尝试着碰到较高位置的一个匣子。

    不用多想就是离人婆趁着现在客人少,来药柜后面暗室的架子上找什么药材。

    林沐也看出离人婆的意图,几步上前,拿下匣子,递给离人婆。

    离人婆接过这个看上去有些旧气的匣子,当着林沐的面打开了。只见里面是一块被磨得平平整整的乳白色方块,离人婆用手戳了戳那块小方块,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林沐听的一样“巨狰的牙骨,别的什么动物的也行,就是它的最好……这么多年就这一小块了,也快烂了。我自己是从来没用过,这东西极珍贵,主要是也少见得很。”

    林沐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听见离人婆又开始自言自语继续道“是别人送得一块牙骨,本来是有的人疮口离灵印进了,会有溃烂,用这种兽骨入药可以加速伤口愈合,其实这是医师们的事情,可是谁让有些人的问题就出在灵印附近了……就都来找我这个老婆子。前些年我在给一个小公子治病的时候偶然间发现这东西还可以用来改变灵印的形状……让这些东西的价格是大涨特涨,有些富家小姐啊公子啊就爱这些,年轻人都爱他们那张脸啊。这么多年,狰快要被灭了族了吧,草木泽里估计是找不到了,你看看,我记得就是前几天……土族有个小公子来过,说是看着自己印子的形状不满意,都是有钱人家……有钱人家……”

    狰?这倒是没听说过,林沐好奇问道“狰?是什么动物吗?婆婆的意思是,狰只有在草木泽中才出现?”

    “外人都知道草木泽里什么都有……狰以前就成群在草木泽深处散布,自从他们知道了这东西的牙骨对于灵印美化有奇效,现在已经看不见了。狰是野兽,凶猛无比,可是架不住这些人吹嘘它的牙骨有奇效,有人提过了牙骨值钱就有人收,这些个亡命之徒去了百人也就回来十个,但是只要有人带了牙骨回来,就还会有人去。”

    离人婆摇了摇头,盖上了装着巨狰牙骨的盒子不再提起,又摸了摸架子上的一个小壶,将壶递给林沐,说道“这是长在泽中的一种草,你就叫他,嗯……我也记不住了,用来改变灵印颜色的,这是绿色的草,可以让杂修伪装成木族灵修。你是不知道有多少杂修挤破脑袋都想装成你这种木族的灵修。”

    “龙葵,小分量入药能美化灵印,使灵印更亮。不过要与蛇毒混合使用。”离人婆又填了一句“可别用多了。”

    林沐的目光随着离人婆在架子上摸索的手指走来走去,又看见离人婆在一个小罐子上停住了,确认了一下,拿起来向林沐介绍着“这是白鼓钉,碾碎了入药,能消肿。”

    离人婆也没说要林沐来到底是为了做什么,只是一件一件的为林沐讲解着架子上的各种小玩意儿,离人婆不停地说,林沐也不厌其烦的听。

    直到天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