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寻木(第1/2页)
    蓉枂驾车还算稳当,林沐坐着觉出来不比宫里那些车夫差到哪里去,像是特意稳点怕要颠着了车里的人一样。

    林沐心道这俩人也是够奇怪的,一个古灵精怪的胆子不小,一个身材健硕没想到心还挺细……

    这是个什么组合……

    林沐突然想起什么,挑了眼前的帘子,探出大半个身子,问蓉枂“蓉枂,你认得去这个地方的路吗?”

    林沐拿出离人婆给自己写的那单子,给蓉枂在地图上指出了一个位置。

    “认得认得,林公子是外来的人可能不知道,这地方叫‘泽深’,是我们草木城里面商队去过最远的边界处,据说这林子的深处危险重重,还丢过不少人!但是林公子也不必怕,泽深和大泽的更深处隔着长生林,对对对,就是木族领地那片长生林,把我们草木城都圈进来了。”蓉枂一面把车驾得稳稳的,一面为林沐讲着这些有的没的。

    “还有,咱们几个刚经过的地方这地方叫‘泽中’,就指的是草木城这一片的沼泽地。林公子您问刚入泽那块?那里……我们都叫长生林……”

    林沐听的很认真,那日自己随着花冶进宫时,林沐就发现自己寝殿的牌匾明晃晃写着‘长生殿’三个大字,长生林又有一部分生在草木泽里,这怎么解释?

    雨又有些急了,车轮所经之处的水花溅得都高了许多。

    “林公子,快些进来吧,外面雨也不小,别淋着了。”忽闻身后帘子里的萧绮发了声,这是叫林沐回去好好歇着呢。

    一旁听着的蓉枂不是很乐意了“嘿你个没良心的,我还在这受累这呢,你小子不说两句好听的就算了,还刺激我。”

    “怎么啦?我叫林公子回来歇着呢,你驾你的,反正你一年到头也没病没灾的……这点小雨算什么……”

    林沐就像是听着小两口拌嘴似的,放下帘子,坐回萧绮身旁小声道“萧绮,人家驾车也辛苦了,你拿着这个去给蓉枂带上。”林沐从腰间佩戴的金银铃铛上取下一个,递给萧绮。

    其实方才没考虑过那会儿是想都摘下来的,毕竟两个一起取下方便些,林沐想了想后……拿下了银色的那颗,塞到萧绮手中。

    银色的这一颗算自己买的,将来要把票子还给花冶的,金色这颗,则是人家给自己的赠礼,不能乱送给旁人的。

    萧绮也小声谢过林沐,起身。

    林沐在车里就听见了帘子外头的两人低声聊了几句什么,估摸着是蓉枂在问萧绮肩上的伤势之类的,随后是铃铛叮当作响,这是给蓉枂带上了。

    林沐心想着这雨还挺有情调的。

    天公不作美,鸳鸯避雨荷。

    不,是鸳鸯系银铃……

    也是许久没能欣赏欣赏这些自然美景了。

    上次在泽中……还是自己未进城的时候,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了。那时候自己在泽中漫步,听鸟叫看的花开倒是不少,要说最美的……还是那晚与花冶同归的泽中夜景…萤虫如灯火摇曳,迷蝶与群花共舞。

    也不知到底是景美还是人美。

    萧绮又落座在林沐身旁,驾得再怎么稳的马车难免还是会有些颠簸,两人随着马车慢慢悠悠的频率,不知不觉的有些疲倦,靠在一起睡了片刻。

    “林公子,林公子,快到了……”

    蓉枂在外面的一声叫喊把林沐从睡梦中带出来了,林沐揉了揉眼睛,看着身旁这孩子睡得还挺熟,把萧绮也叫醒了。

    林沐走出车外,看见蓉枂正清理着车轮边上的污泥,看来是淤泥太过泥泞,马儿不愿前行,车轮就陷进泥里了。

    “蓉枂,剩下的路也不远,你找个稍干燥些的地方把马车停了,我们走过去,采了需要的东西就回来。”林沐还记得之前蓉枂跟自己说过,泽深的交界处是一片长生林,而不远处墨绿色高墙一般的森林,应该就是木族标志性的长生林了。

    “好嘞,萧绮,你也下来,咱们让这匹马把这大家伙拉到那片去。”蓉枂指了一块略高的小平底,示意萧绮与自己一起用些力气把马牵过去。

    林沐看了当然也要搭把手,也没顾得上自己身上这一套看着就贵重的布料“我也来,萧绮,你去拉马,我跟蓉枂在后面推车。”

    形势混乱中众人也没再讲什么妥不妥的,三人一齐合力将车马送到了刚刚蓉枂说的那块小高地上。

    “就搁在这吧,林公子,您带路,带着我们去找要采的草。”

    林沐纠正了萧绮“并非是种草药,而是种木头。”

    “木头?林公子早说啊,要是砍木头咱们三个可扛不回去……”

    “噗……”林沐忍俊不禁“也就治治宫里这些个人,用不上那么些……找一棵树削下点树皮就解了……”

    三人一边向着泽深边界处的森林走着一边闲聊起来。

    “林公子,我们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