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狰(上)(第1/2页)
    支走了萧绮和蓉枂,林沐开始向林子深处走过去,就是……刚刚他恍惚看见那朵花的方向。

    也不只是单单为了找那朵花,林沐真心觉得如果分开来会快些,可是看着萧绮和蓉枂的样子,两人不像是想要分开的吧……

    下着雨的沼泽地泥泞又难前行,林沐也发现自己身上穿的锦绣外袍根本就是在帮倒忙,伸出手来,将衣袖向后掂了掂,一用力,撕下了自己袍子的下摆。

    也怪心疼这布料的……也不知道以后要赚多少钱才能换上自己欠花冶的这份钱……

    鞋上、裤腿上的污泥暂时是顾不上了,连衣摆撕都撕了还怎么还回去,这要是吩咐宫人去浣洗,说不定他们还要问问自己去了哪,被发现就不妙了。

    主要是如果被花冶发现就不好了,虽然说自己想出来就出来是自由身一个,但是心虚还是有点心虚。

    林沐在林子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红香木和方才那朵花,沿路也采了不少师傅曾经提起过的草药,想要采到名贵的草药,还真是得向林子深处探探……

    忽然,林沐发现不远处正正好好就立着一棵暗红色的树木。

    想必是师傅说得那种红香木了。

    林沐几步走到树跟前,先是绕着树走了一圈,又丈量了一下,林沐伸出双臂环住树身,双手刚好能在树后面交叉。

    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但是如果能将整根树运回去,师傅明年怕是不用再进这种木头了。

    可是这也不是林沐想带回去就带的回去……

    罢了罢了,还是不要太过贪图,林沐抽出一把短刀,将随身准备好的袋子取出,一边在树身上刮树皮,一边用袋子一片一片地接着。

    林沐目光一瞥……发现了几步之外有一朵紫红色的花。

    又是这种花。

    林沐生怕再一个眨眼,这种花又会缩回地面找不见了,将短刀和袋子收好,慢慢移向那朵花……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这朵花竟然没有消失,就静静地等着林沐走过来。

    林沐记得每次只要是触碰到这种花的花瓣,脑中就会闪过像是自己前世的片段。第一次是自己刚刚重生的时候,在木族押送自己的囚车里,第二次是在还没进入草木泽时的路上……

    这次应该也是相同的反应吧,林沐伸出手来……

    当林沐的整只手握住那朵花的时候……

    “啊……”依旧是脑子里一阵绞动般的疼痛……

    这一次,林沐脑子里的画面更加清晰了。

    画面里确实是一棵树,像是……像是与花冶在草木泽中初见,花冶提过的那一棵枯死的古树。也确实是那朵花,就是自己刚刚触碰到的这一种。

    可是剩下的……怎么都想不起来。

    林沐挺珍惜这种花的,毕竟每次只能碰见这么一朵,这要是一丛花,自己就能摸个够了……

    不再回味那朵花带来的记忆碎片,林沐站起身来,估摸着最近又见不到这种花了……正事要紧。

    林沐打开刚刚慌忙之中胡乱系好的袋子,只见里面的几片红香木树皮还没不过袋子一半的容量,看来还是要再削些回去。

    正想着要回到方才取树皮的位置,林沐这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诶?刚刚明明记得从那棵树走过来不过是几步远的距离,怎么一个转身……那棵树就不见了?

    林沐自打与萧绮蓉枂二人分离时也生怕自己迷了路,早早做好了计划,给自己定好方向,以太阳为向导,向东走直走,绝不与这条直线离的过远,可是刚刚又像从前那样,碰到那朵花之后一阵眩晕,加之林沐现在身处林子深处,树枝树叶浓密蔽日隐天,现在是真的分不清方向了……

    诶?那是……

    在林子更深的地方,林沐一眼就看见了那棵亮红色的红香木。林沐又从身上摸出师傅给自己写的那单子确认了一下……‘红香木,有异香,以成色分上下二等赫为下,嫣为上。’

    是了,看来这一片林子应该是没被人造访过,看着质量如此高的一棵香木居然没被人砍走,怎么就被自己找着了。

    林沐也是心大,没再想着自己迷路不迷路这回事儿,几步上前去,又从袋子里抽出短刀,努力地削起树皮来……

    “亢吃亢吃亢吃……”

    这么好的红香木,自然是要余出来点回去带给师傅的。

    “亢吃亢吃……”

    ……

    随着树皮一片一片的进入袋子里,林沐削了也不知多久,直到天黑得都有些看不见了,手里的袋子也近乎有些装不下了,林沐这才停下手里的活……

    “噼里啪……”

    什么声音?林沐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又慌忙收起袋子,机警地探查四周的情况。

    “噼里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