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来信(上)(第1/2页)
    风声呼啸穿厅堂,雨声沥沥过屋檐,如果不是天上这一片阴云,现在应该是日上三竿了。

    可能是昨日一天里林沐经历的太多了。从昨个早上发现自己醒来被花冶发现、回宫、制药、发药,到晚上将富贵养在长生殿里,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直让林沐的脑子有些处理不过来。

    今早醒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酸疼……疼啊……比昨日从地洞里醒过来的时候要疼上不知几倍,差点就让林沐没能下得了床。

    怎么办,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还有一堆事情等着自己去解决呢。

    可能活着的人就是这样了,这也就是有人让自己体验一回,如果没有重生这码事,自己想体验都体验不到呢……

    起床后一番穿戴,不止要记得带上那个雨铃铛了,花冶又给了自己一个小玩意儿,以后出门还要带上那个精致的小木盒。

    与以往不同的是,林沐以为花冶还会像以前那样在门外等着自己起床呢,今日却没有。

    送饭来的宫女仍然是以薄纱掩面,见林沐来了轻声道“林公子,花大人说他今早还有些事务未处理,让林公子用了午饭后吩咐车马自个去印灵店里。”

    午饭……已经接近午时了。还得赶快去师傅那里才行。

    “谢过姑娘了。”接过食盒打开一瞧,里面竟然摆了昨日花冶点的那种素肉,想来这定是花冶昨天注意到自己多吃了几口这东西,就吩咐人加到膳食里来了。林沐也没管那些花里胡哨的的菜式,又是挑了个最圆最白的馒头,往长生殿里走去,该去看看富贵了。

    林沐进去时,富贵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正细细地舔舐自己的伤口,虽然还未做任何的医治,林沐看着这大家伙也快好的差不多了。

    林沐心道别看这是个稀缺物种,还是个幼年的稀缺物种,生命力还是顽强的很……

    见林沐来了,富贵也摇头晃脑的,不再梳理自己的毛发,而是瞪着它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林沐的一举一动。

    林沐想绕到富贵的另一面去看看伤势……

    “这……”富贵的背后是一做由白骨堆成的小山,连骨头上的鲜血都被舔得干干净净。从骨头的外貌上看来,万幸不是人骨……不过看起来也是种猛兽的样子。

    应该是宫人来喂过了。当初遇见富贵的时候就觉得它是种猛兽,可是相处下来觉得它的性情温和,甚至可以与人为伴。

    现在这画面又给了林沐不小的冲击,猛兽还是食肉的。

    “嘤嘤嘤……”这样子,又是要林沐摸摸了。

    “你就在这里乖乖的,别惹事,我到了晚上就回来。好吗?”

    “嘤嘤嘤……”

    “真乖。”

    从殿里出来,直奔师傅的所在而去。

    要入冬的天气有些冷了,如果没有这雨铃铛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正午,落下的雨滴在地面上聚集成一滩,表面上已经有了一层薄冰。

    还是那条熟悉热闹的街路,印灵店仍然在那里等着。拐进店里,林沐第一眼就瞧见师傅站在柜台里,台子上放着算盘,师傅应该是在算账。

    “师傅,徒弟回来了。”

    “近两日不见了,可遇见什么稀奇事说出来让我这个老婆子听听?”离人婆笑起来慈祥和蔼,盖不住的有些沧桑。

    林沐钻进柜台里面“有的有的,这两日下来,徒弟可做了不少事。”

    与师傅提了那日说过的宫中人得了热疹子,自己取了药分发下去的做法,师傅自然是很高兴。

    “凉香粉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救急药,之后还是需要些正经药物的。年轻人是不在意这些,但是也要免得日后烙下病根。”

    “是,徒弟明白,如今徒弟住在宫里,帮这些宫人也是容易的事。”

    “那今早怎么没见那位紫红色的公子来送你?年轻人闹了矛盾就要好好解决……”

    “师傅!”

    “我说的也没错……”

    “师傅!不是这样的……花冶只是过于繁忙了,您也知道他是宫里的大人。”不知到为什么,师傅说这种话的时候,林沐总觉得是师傅在暗示自己什么……

    一时间堵不住师傅那张碎碎糟糟的嘴,林沐有些脸红。

    “好好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可不懂,可是徒弟啊,你这两日不在,可有不少人来问你去哪里了,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啊小伙子的,我看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

    “师傅!”

    今日也没什么客人,两人就在店里捣药的捣药,算账的算账,林沐是心不在焉的,离人婆这嘴可说个不停……

    店外有一人走来,离人婆眼睛有些花了,碰了碰身边正在埋头捣药的林沐“徒弟,你看那个人穿着紫色的外袍,可是你家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