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来信(下)(第1/2页)
    金族?金族有什么特别之处?

    “师傅是说金族有什么不对的?”

    离人婆放下纸条,目光有些不定,始终没有做出回应。

    良久。

    “有钱为何不赚。去吧。”离人婆像是缓过来了,淡淡说出一句话,继续道“随我到后面来。”

    林沐随师傅钻进柜台下面,进入药柜后面的屋子。

    离人婆从架子上翻找了半天,拿出一个小壶,林沐记得的,是那日他拜师之前,师傅拿出来过着小壶。

    当时师傅说的是,她忘了。

    离人婆从壶中倒出一把绿色粉末,道“这是垂盆草粉,能变任何灵印为暗绿色,就是说,能让任何灵修伪装成木族灵修,这东西也不只是对于灵印有效果,也有药用价值。”离人婆又从一个匣子里拿出一小捆草,拿起来对着林沐道“这就是垂盆草了,你朋友信里写的就是这东西。”

    那捆植物绿油油的但是有些蔫,应该是被摘下来很久了。那植物的叶子很是肥硕,一片片如伞状向四周分布开来,规规矩矩的。

    “师傅,金族有商人这么大老远的要买这些东西,是因为垂盆草很是稀有?”信中说的高价买三棵红香木自己还是能理解的,毕竟除了草木泽以外,连木族都没地方找这种木头去。

    可是费人力物力的求这种一种草是为了什么……

    离人婆解释道“这垂盆草,也不是说别的地方就没有,它长起来可不挑什么黄土黑土的,就连砂土上都能看得见它的幼芽。只是草木泽里长得比较好而已,就好比金族产的宝石就比土族产的光泽要好上几倍一样,取药自然取上成为佳,有商人大老远的花重金就为了几棵草,也不稀奇。”

    想想也是,人都说物以稀为贵,有人花重金得了这种草,就可以拿得出手,挂着个什么堂而皇之的名号再以更高价卖出……

    无尖不商,无尖不商。

    离人婆突然叹了一声道“金族人最看中的就是金钱,你说他们看中重是看重,可是赚他们的钱可也是最容易的。”

    可能师傅眼中的金族,就是富人的代表了,守财,但是又对事物趋之若鹜。

    林沐道“徒弟明白了。”

    “你明白了?我可什么都没说……”

    这……师傅又开始了……

    “师傅,您可还记得您提起过的巨狰?”

    闻言,离人婆的眼睛一亮“提这个做什么?”

    “徒弟只提起过是怎么找到药材、怎么发药的,可还没跟师傅说起来这一路上的见闻呢。”

    林沐这才将从自己是如何出宫、遇见巨狰,到带它回家的一系列故事报给师傅,这一连串的故事是让离人婆脸上一阵阴晴……

    听完后,离人婆缓缓叹出一口气,道“原来这大泽里还有狰的。”

    “徒弟一直以为这种野兽是个凶猛的物种,可没想到竟然通人性。”

    “没人想去了解的。”

    没人想去了解的。

    不小一阵沉默,静得能让人听得清店外的雨声。

    “既然如此,徒弟就去问问花公子哪里有大量的货源,如果货源来的快,到手的即日便出发,徒弟是想快去快回的,如果能用的上花冶的传移术最好……师傅可有意与徒弟一同前往?就当做出游玩乐了。”还记得花冶上次去过金族的,说是没遇见什么趣事,不过自己也从不少人口中听说过金族的名景琉璃边,这次前去,就可以一是为了见木兄,二是做生意,第三就是也顺便好好享受享受山水之乐。

    “我?带上我这个老婆子做什么?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喜欢到处走走是好的,你要是缺个伴,不如就叫上那位花大人跟你一同前往,说不定你们俩还能……”

    “师傅!”又开始了……师傅这张嘴……

    “罢了罢了,今日就这样了,你若是真有心做这趟生意,就早些回去准备准备吧。”离人婆挥挥袖子,让林沐回去吧。

    今天店里确实没什么客人来往,再加上本来林沐也是晌午来的,听了花冶来的消息更是没什么心思在店里了,得了师傅的准,道“那徒弟今天就先回去了。”

    林沐也没耽搁,告了辞就走了。

    又是早早回宫的一天,林沐想着在街上随便走走转转,可是没想到的是,最近几日草木城里的人也开始抱怨这阴雨天气了,虽然城中基本上是人手一个雨铃铛,但是总有被天气毁了心情的客人。

    人一不爱出门,客源就少了,离人婆的印灵店、灵机楼之类的必需品店虽然都没受什么影响,可是那些卖金的卖银的、卖些小玩意儿的店铺就遭了殃。

    沿路走来,城中没了一个月之前的热闹景象,街上叫卖雨铃铛的丫头小子也不见了身影,林沐抬头看了一眼昏暗的云层,心道这雨还要下到个什么时候。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