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商议(第1/2页)
    林沐赶紧牵着花冶离开富贵身边……总觉得不能让这一人一兽的凑在一起……

    不能在这里,那就领着花冶到卧房里去。

    其实自己就是想问问花冶能不能出些人力,在一天之内搜集到木兄信上要的东西,如果可以,自己或许能跟花冶达成一笔交易,不仅木兄和自己能赚一笔,还可以连带上花冶一起。

    问题就是不知道花冶能不能看得上这种小生意。

    一路上花冶就跟着林沐这么走着,到了林沐卧房门口。

    “嗯?花冶,怎么了?”花冶撒开了林沐牵着自己的手。

    “沐沐不是要进去休息?我进去做什么?”

    怎么花冶也有这种正人君子的时候了……连一起沐浴这种事情都做过了,还纠结这是谁的卧房做什么。

    再者说,自己又不是个大姑娘……他顾虑什么呢……

    林沐又牵起花冶的衣袖,道“我是有正事要与你商量的,外面雨这么大,总要进来说的。”

    听了这话,花冶不出一言,跟着林沐进去了。

    林沐的卧房也是一个月前花冶叫人去布置的,虽然没有过多陈设,但又不会显得很苍白,给人的整体感觉就如林沐是一样的。

    温文尔雅,清淡素然。

    进了屋后,花冶并没有自行走动,而是就直直的立在哪里,像是静候林沐的下一步安排。

    林沐这边进来之后挪开凳子,先是点了桌上的蜡烛,又倒了两杯茶,示意花冶坐下,心道今天花冶怎么了……呆呆木木的……还真不像他。

    “快坐啊。”怎么了……说到底这地方还是花冶的呢,客气什么。

    怪不习惯的。

    花冶没管林沐递给自己的那杯茶,饶有兴致的盯着林沐的双眼,道“沐沐说有什么事情和我商量?”

    “是啊是啊,事关花冶你今早给我的那张纸条。”林沐将纸条放在桌上,展开,指给花冶“我想与你商量的就是这个,里面写了买主会以重金收购这几样药材,这中间人是我恩人,我一是手边没这些货,二来我也对草木泽没什么了解……不如就把这桩生意分与你了,你在城中人脉广,我们就做一笔生意。”

    其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以前没有跟人谈过生意,第一次就是花冶这种生意场上身经百战的老手。

    虽然之前他说过经商为官属实无趣,可是花冶跟着那个传说中的泽主这么些年了,不可能只靠着这张好皮囊的。

    这单生意如果花冶他能瞧得上眼……

    “也就是说,沐沐你有单子,而我出货的。”直截了当,一招中命。

    “对对对……”这个时候附和就好了……

    花冶眼神有些犀利,这大概就是他在外面办事的样子吧……有些可怕。

    盯着林沐许久,花冶道“这生意嘛……我不需要。”

    “是是是……”这个时候附和就好了……

    果然人家还是没能瞧得上这些小钱吗……

    “但是沐沐有忙我是要帮的。”端起那杯茶,徐徐饮下。

    “好好好……”

    附和就……嗯?花冶的意思是……

    不做生意,就为了卖自己个人情?

    现在不止是要欠着花冶的钱了,连人情都开始欠着了。

    利滚利,利滚利,抽筋又扒皮。

    将那杯茶放下,花冶道“那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五车新鲜垂盆草,三棵上等红香木就会侯在长生殿前。至于几时出发,就看沐沐你定夺了。”

    果然是花冶啊,办事效率高的不得了……

    “甚好甚好,不如就我们一拿到东西就即日启程。只是我自然不会白收下这些东西的,事成之后,木兄一定是要占大头的,剩下的就我与你三七分成,如何?”

    “生意我不需要,钱,我也是不需要的。”花冶笑意盈盈,一点点逼近林沐,嘴唇在林沐耳边亲启“钱我是不要,那沐沐拿点什么来偿呢?”

    拿什么来偿……

    林沐提溜一下从凳子上弹起来……

    太诱惑了,太诱惑了!

    没想到的是花冶抓着林沐的衣袖不放,两人一进一退,直把林沐逼到床榻边上。

    “噗通……”脚下一个不稳,林沐一屁股坐在床上,仰头看向花冶……

    有点危险哦……

    “花冶你听!外面有人叫你!”

    急中生……智?

    花冶一手挑起林沐额前散落的发丝,道“嗯?哪里有人叫我?外面雨声太大了,我可什么都听不清呢。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你怎么偿我啊,啊?”

    用上力,林沐站起身来,要把花冶推出去“你……你出去听……外面确实有人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