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花园(上)(第1/2页)
    另有他用?难不成是用来专门造些金族灵修的生活用品的?

    花冶解释道“方才我们经过的露天仓库,二楼的一整圈卧房只是千机阁的冰山一角,那里平时只是住着一些有名的富商和那些爱鼓捣小玩意儿的灵修,从我们住的地方往上去,才是千机阁的真正用途。要说神秘之处,还需继续往上去。”

    林沐听的越来越兴奋了……问道“上面可有什么稀奇的?”

    “从千机阁的顶楼看下去,可以俯瞰金族城的景,而金族境内除了皇宫以外,最高的建筑物就是千机阁了。”这确实是了,刚才自己站在千机阁下方的时候,还真是抬头望去,不见天。

    “传言在千机阁的顶楼,是一个以金姝为首的神秘组织,这组织叫什么,至今也没人知道,说是不知道,其实不如说是根本没人取过名字。其内部成员都是年轻的女性灵修,具体是做什么的,人人都不言而喻。”

    想来想去还能是做什么的,按照金族的“老传统”,即使灵门中的女子有些过人的本事也无法得到重用,有一个也罢,如果多了起来,有心之人将这一群人聚集到一起……将来有一日一定会有很大用处的,可是这些人的身份怎么隐藏?

    舞女!?还真怪不得都是年轻女子……

    林沐又凑近了问道“我们面前的这一群舞女,莫非……”

    都是千机阁的人!

    “沐沐好生聪明,千机阁里隐蔽的地方一直在瞒着整个灵界造一些很是精密的东西,传说杀伤力巨大,虽然其余四家灵门都有所耳闻,可是一直得不到证实……”花冶突然不再说下去了,林沐抬头一看,那位被花冶称作金姝的女子正立在自己面前!

    应该是他来时的环佩叮当让花冶机警起来了。

    不过还是国色天香,国色天香……

    可听起来,这也是个货真价实的蛇蝎美人。

    金姝站在这一桌前缓缓行了一礼,从身后走出一位侍者端着酒杯,呈到金姝面前。

    不缓不慢端起酒杯,上面坐着的金铭钧道“我金族的美人金姝,花大人是见过的。”

    金姝道“小女金姝,给林公子敬酒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还将酒杯倒置,一滴不留。

    她豪爽是大家都看见了,自己这边又得喝了……

    又一杯烈酒入喉,喝的林沐暗自叫苦。

    这边金姝进过酒缓缓退下,没有随着众多舞女一齐退下,而是被金铭钧赐了个座,一改之前舞姿娇媚,端庄坐在殿堂一侧,犹如一朵金花,止静即安。

    桌上虽然摆着各式各样的菜肴,可是林沐翻来翻去自己能吃的没几样,看旁边花冶那样子都像是在帮自己找找邻桌有没有馒头的样子,看着还怪可爱的。

    自金姝和众舞女那段舞之后,殿堂中间也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唱曲儿的弹乐的,不过后来也都没什么可看的了。

    宴中足乐,酒食无味。

    林沐看四周,吃喝的差不多了,也得找个机会开溜了,拉扯一下花冶“花冶,不如我们……找个由头早些回去?”

    琉璃边名景是美不胜收,只是如果自己以这种“贵宾”的身份被邀请来,好像景色也顿时失了些味道。没有复得反山林的思绪,闻到的就只剩下满鼻子铜臭。

    听话的人明白林沐的意思,站起身来,向金铭钧那边行一礼“主人家盛情邀请,是晚辈二人感激不尽,不过今日时辰已晚了,不如晚辈们就先回去,改日再……”

    “等等,上次花大人来琉璃边那阵我们不是说过的吗?”金铭钧没让花冶把话说完,提起的大概是之前的事来“宫殿下方正建着一片金银花园,正想邀请花公子来赏花游园,不如今日就趁此机会,花大人带上小林公子一同前往?都是灵修,来来往往这传移阵并不算回事的。”看来还真是不让自己走了……

    虽然林沐知道,花冶从来没把他自己当做过晚辈,也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凌驾于他之上的,可是既然金铭钧都这么说了,花冶也没再推脱,这可能也是为了迎合林沐好奇的胃口,不如就来一趟瞧瞧这个金族贵族的什么花园。

    “既然掌门都这么说了,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

    金铭钧闻言也喜笑颜开,连忙叫人去准备上。如果林沐没听过金族的这些喧嚣异事,说不定还真的认为金族的人都像木族的那样和蔼可亲。

    金铭钧从高座上下来走至殿堂中央,伸手一挥,面前出现一团金黄色的火焰,不再是林沐常见的点点闪烁,而是一种极为柔和但强大的光芒。

    不愧是掌门级别的狠角色,连开个传移阵的的架势都与别人不同。

    几个宾客纷纷触碰到火焰一个一个地消失,金铭钧也在示意花冶和林沐过来。林沐只好拉起花冶站起来走过去,伸手上前轻轻一戳,把自己和花冶都带进传移阵里。

    临走之前林沐还怪疑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