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危机(上)(第1/2页)
    人呢!?

    怎么转着转着把身边的人转没影了?

    还是说难不成自己把自己绕晕了,现在还没有太清醒过来……

    不过好像确实是忙不过来的。

    那刚刚自己转了几圈来着?好像是……四圈了,那再绕回去试试……

    一圈,两圈,三圈,四圈……

    还是不见花冶踪影。

    不对,虽然花冶以前也是来无影去无踪,可是比如现在这个时候,他绝不会留自己一个人在这种有些诡异的地方的。

    这片花园里本来就是没什么声音的,因为周围的花花草草都是死的,自然不会吸引来什么蜜蜂蝴蝶之类的小昆虫,也没有什么小溪河水流过,不会有什么蛙鸣虫叫。但是现在的这里比刚才两人进来时还要静得多。

    刚才还是有风雨声的。

    现在,只剩下雨声点点。

    林沐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一个月前在渡口湾的那个晚上,也就像现在自己身处的环境一样安静,可是随后发生的,是血雨腥风。

    似是爆发前的宁静。

    林沐低声试探性的发问道“花冶?”

    无人回应。

    “有人吗?”

    林沐突然再脚边发现了什么!刚才这棵树下面分明是有一朵花的!而且看看四周的环境其实也有变化,之前与花冶是顺着一条小路走来的,可是从那条路看过去,林沐总觉得有什么变化……

    如果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他自己现在所处的根本就不是刚才和花冶闲逛所至的那个地方了!

    “沙沙……”远处的金花丛里突然传出一阵响动,过于突出的响声使林沐下意识的猛一转头。

    响声即刻便停止了,但是直觉告诉林沐,那一定不是花冶。

    花冶给自己的感觉是从不拐弯抹角神神秘秘。

    可是如果不是花冶,那会是谁?来的时候只有那几个人,只有花冶随自己一路走到这里来,如果不是人,那会是什么猛兽?

    如果要逃跑,首选就是那条来时的小路。

    只要那条路还在就错不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如何一定不能向着刚才响声传来的方向跑的,想想上次自己是怎么遇见富贵的来着……

    那也就林沐走运了,正赶上像富贵那种性情温和的动物,如果这次……

    跑跑跑!管他是什么,往回跑就对了!

    林沐冲向那个小口,一股脑的扎了进去。

    心道自己一个普通人,能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先回去就算不错了,至于花冶,林沐打心底里觉得花冶他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什么保护,另外更麻烦的是,如果自己现在一声叫喊,指不定会招来什么牛鬼蛇神的。

    不如就按原路返回,去最开始的花园门口等着,说不定自己一出去还能发现那些人都在外面等着自己呢……

    走在这条路上返回,林沐是一次都没敢回头,连目光都没向两边瞟一下,谁知道又会有什么东西出现,现在的林沐只想快些回去……如今身处异地,只求别再出什么岔子。

    “嘶……”路旁金树丛的一根枝条翘得老高,本来是植物也没什么,只不过刷过金粉后的植物都是坚硬无比,林沐一个没注意,被划伤了右手的手背。

    怎么这么倒霉……

    看样子伤口不深,可是也在止不住地流血,这得处理一番。用什么呢……

    老规矩,扯衣服。一回生两回熟,林沐伸出左手一个用力,又将这件新衣服的一个衣角撕下来,一番包裹,继续前进……

    撕了一件也是撕了,毁了第二件也就那么回事了……至于还不还得起,大不了以后就还一辈子债了……

    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暂时逃离了一处潜在的危险,林沐的步伐放慢下来,踩在一地掉落的金花瓣上,声音清脆悦耳。

    可是走了没过多久,林沐就觉出来别扭了,这条路刚刚自己是不是来过?可能是记错了?

    那是什么?上前……这是刚刚那枝划伤了自己的树枝!原因是这条树枝上面竟然还挂着自己的一滴血珠,鲜红色,就是不久前挂上去的。

    林沐看了一眼自己手背上的布条,已经隐隐的有些血渍渗出来了,也就是说,刚刚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所以说这的确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首先可以确定,花冶在这种情况下是绝不会轻易离开的,现在人不见了,这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操作,让林沐进入了一个完不同的花园,在林沐所处的花园里,这一条路是无法通向原点的,而是会越走越远。

    那就是说,花冶现在应该仍然在真正的那棵金树下,亲眼看着自己数了三圈之后就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那现在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