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存疑(中)(第1/2页)
    “刚才来的人买了些什么?”林沐收了钱又退回到小屋里,还在捣药的离人婆随口问了一句。

    林沐道“还挺神秘的,说是打听泽主……然后就买了个雨铃铛。师傅你说巧不巧,以前在草木泽里我是没遇见过金族的灵修,这次去过金族了,这就遇见一个。”

    离人婆停下手里的活,望向林沐问道“刚才的人是金族来的灵修?”

    “是啊,师傅不是说过金族的人是最瞧不起草木泽的?我还以为他们来都不会来草木城里呢。”

    “按理说他们也不会来。”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悠悠闲闲的度过了一下午的时间,直到放在桌子上的木盒将木针转到申时末尾时。

    “师傅这里可还缺什么,我回去之后让花冶都准备上,就当以平常价买了上等货。”

    “虽然那位花公子有钱,可是徒弟啊,要独立啊,不能靠着人家,年轻人啊……在一起就是要……”

    “师傅!徒弟是说我们向花冶买那些东西,他有这个货源,我认识这个人,不如就从熟人这里买货呢……”师傅要说什么林沐还不知道吗……

    “嗯?哦哦哦……好好好,那今日也没什么事情了,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去,已经下了一个月的雨了,徒弟啊,这个雨不会真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吧……你要不要去找花公子帮你瞧瞧?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师傅!徒弟还是先走……”

    “唔啊啊……”林沐眼前突然闪出一道亮光,怎么有点眼熟……对了,这是灵修可以发起推送的一种传信灵术,之前自己叫花冶给木之吹推过的。

    这个东西来的时候只是一大片亮光,怎么打开来着……

    先碰一下……没什么用啊……

    自己搞不明白,那就求个救,又退回来对师傅道“师傅,这东西要怎么开?以前都是花冶帮着代传代收的……”

    离人婆瞧了一眼那封“信”,上前比划了两下,几个字慢慢显现。

    师傅还是师傅……

    林沐一看,果然又是木兄的来信,这又是托哪个金族的灵修朋友送来的,大概信上说的就是上回邀请自己去金族,没成想自己重伤被人直接救回了草木泽,当天晚上还在等着林沐与花冶归来的木之吹还并不知道当时林沐处境危险,直到两日后才从各路小道消息听得这一些遭遇种种,先是深表歉意,再来就是……现在木之吹已经在草木泽中准备安顿下来暂住几日了。

    那看来林沐要去见见老朋友了,上次见着木之吹的时候还真是没好好尽兴。

    现在木之吹应该还在城里安顿,那自己就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哪里来的地主,这可都是别人家的地盘。

    想到了!就去寻春楼,自己跟苏蓉还算认识,正好也请木兄尝尝寻春楼的独酿,再叙叙旧,最适合不过。

    “那徒弟今日就先回去了。”

    离人婆连眼皮都没抬起一下,道“不等宫里的车马来接了?不是那位花公子吩咐的要宫里的人接你回去的?其实徒弟你也不要这么拒绝人家的好意,花公子也是担心你啊……”

    “不了不了,今日徒弟还有些要事要做。”

    离人婆依旧手里捣药,嘴上碎念“有什么要事也要跟人家说一声,打声招呼总是要的。”

    “要事”,主要是吃吃饭,喝喝酒。

    不,喝酒还是免了吧。

    跟师傅告辞,林沐出了门直奔寻春楼。

    还是那个连雷雨天都盖不住热闹气息的街道,与印灵店地处的那个位置完是两个景象。

    林沐走到寻春楼前,抬头确认了一下店名,是自己醉过的那个店。

    又是还没等进去,苏蓉先带着她身上那股极有诱惑力的气息迎上来“今天又是刮的哪阵风……呦,这是下的哪场雨,把林公子您自己吹来了?”

    没等林沐接上话,苏蓉又继续道“诶?我可没记得花大人今天吩咐要备上酒菜等您呢,林公子快随我进来……”

    苏蓉领着林沐这就要直奔二楼,林沐叫住她道“苏老板,今日就在楼下即可。”

    “也行也行,林公子要什么吩咐就是,花大人什么时候来,我再吩咐人上酒菜,还是上回花大人在我这订的素肉?”

    “这次等的不是花冶,酒菜随便上上就好,不必如之前那般铺张。”

    “苏老板等等!”差点忘了一件事了。

    苏蓉还是那副小女子的样子“林公子吩咐。”

    “我记得没错的话……苏老板和花冶一样是花族的灵修?”

    “是的呢。”

    “能不能帮我推个信给别人……就是那种灵修与收信人之间可以……”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明白这个东西……

    苏蓉这就伸出手来要开始画出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