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恐惧(第1/2页)
    太危险了……林沐伸出手摸摸自己脸上刚刚被花冶咬了一口的位置……

    “沐沐这么着急做什么?”后面花冶追上来了,快跑!

    头都没回,林沐就一股脑钻进卧房,关门,坐下,动作一气呵成。扶住额头,心道这都是什么事……

    房外的人跟上来拍门道“沐沐这就睡了?外面可还下雪呢,不怕又淋着我了?”

    林沐回道“你……你回去吧,这才是小雪,耽误不了什么的。”

    门外对的人好像还不死心“那沐沐今天是不会出门了?”

    ……

    “天色不早了,明日再说吧。”

    门外没了声音,也不再执着,大概是花冶也想让自己冷静冷静吧。

    但是现在更多的是焦虑。那个男人说的话是最让林沐耿耿于怀的。刚重生那会儿对于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探索,后来遇见花冶确实有让自己变得充实,可是如果那些话是真的,那自己付出的代价岂不是太大了……

    花冶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好?为什么?

    凝思不通,意犹惘然。

    躺在榻上不久林沐浅睡了一阵子,可还是不踏实,怎么都无法睡着,拿出木盒一瞧,真的不早了。

    可是也睡不着啊……要不……

    如果说外人说什么,林沐自然是不信的。与其在这里纠结,不如就去花冶哪里问个究竟。来来回回自己也就是这一条白捡来的命,不如就去赌一赌。

    有的事情就是要好好解决一下!

    起身,整理一下衣物,走!找花冶去!

    开门,看了一下四周,行!就这么着!

    等等,花冶的住处怎么走的来着?好像以前也没问过,也就没去过,之前都是等自己回房间睡下了之后花冶才回自己那里去的。

    往左走,前方一片水汽,不对……这是氤氲池。那就右拐,黑灯瞎火的在宫里偷偷摸摸的摸索半天,这也就是没碰巧遇上宫里守夜的侍卫,不知道的怕是要把林沐当个贼抓起来。

    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这就来到了花冶的花园,嗯?里面有声音?

    这么晚了,还有谁在里面?

    林沐蹑手蹑脚地钻进一个草丛里,心道这大半夜的,宫里不会进贼了吧。

    好一个“贼喊捉贼”……

    天黑了看不太清楚,但是看什么都能看出个大概的轮廓。

    眼前的一幕让林沐是目瞪口呆!

    只见在花园中间的一处大空地上,直直地立着几个十字的木桩,木桩不稀奇,只是……这上面还整整齐齐地绑了四个人!

    四个人啊!在宫里的花园里!

    虽然离得较远看不清人脸,可是林沐能看清的是这几个人身着金色锦衣,去过金族的林沐一眼便知这是金族灵修才穿的上的服饰。林沐能明显地感觉到这几个人神色慌张,口鼻未被掩盖住,也不敢发出一声。

    “还愣着不说话?你们是真不说那个人是谁?”有人来了!声音熟悉,是花冶。

    林沐根本没听见花冶来时的脚步声,这一声叫嚷把林沐吓了一哆嗦。

    “花大人……我们……您就饶了我们吧……”诶?这跟柱子上的人发出的声音林沐听着也很熟悉,这就是刚才在寻春楼里那桌人其中之一的声音,他们不是被苏蓉叫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种形式。

    几个人都哀求连连,可是林沐眼看着花冶冲着离他最近的一株植物甩手一挥,一根人类手臂粗的红色藤蔓瞬时间从地面上钻出来,直逼那个最先求饶的男子刺过去……

    还没等他再求饶一次,那张嘴怕是再也开不了了。林沐亲眼看着花冶就这样了结了一个人的生命……

    林沐心里是激动和恐惧感并增,但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花冶察觉到自己的气息,这要是被发现了……

    看清楚了,那棵植株就是自己之前吃秃了的那棵灌木丛……没想到这居然是花冶的一种致命武器!

    剩下柱子上的三个人恐怕已经是吓得不敢再发出什么声音了,花冶又继续开口“真不说?”

    “花大人……那个男的只是我们在金族遇见的商人,说是跟我们顺路要来草木城,我们看他也确实是个商人就带着了……今日快到晚上的时候他突然说要请我们去那个寻春楼喝一顿……我们就去了。那个侍女找我们走的时候他一个传移阵就跑了,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花大人……求您……”没等这人继续开始求饶,这第二张嘴也永远的封上了。这人口中说的应该就是今日下午的那个金族男子,原来他们不是一起的?也就是说,现在那个人已经跑了,留下这几个一无所知的人在这里替罪

    “你们剩下的两个,继续说。”那声音听起来都找不到一点感情,与平时的花冶完判若两人。

    “花大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