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遁逃(上)(第1/2页)
    雪夜的天空是血红色的,但是在这片花园里进行着的事情才算得上是真正血腥。

    林沐眼看着那个白骨兵从哪里拿来一把铲子,干完一系列的活,杀人、挖坑、放人、埋土,还很细节地在土上踩踩填实。等到他走远了,林沐才敢动弹,转头钻出自己藏身的灌木丛,用手捂着腰间的金铃铛就背向逃跑。

    林沐是头都没敢回……一边小跑着往长生殿的方向跑,一边心里寻思接下来该怎么办。到底是跑啊……还是留在这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好……

    花冶是说过了自己是他“看上的人”,这要是自己就这么跑了,万一有人追杀过来怎么办?

    就在林沐已经看到长生殿大门的时候,他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管他是真是假,保命要紧!

    就算是假的,哪怕那个白骨兵能在自己面前能像富贵那样乖巧得直蹭自己也没用了,这宫里水太深,又是金族又是火族的,自己是留不得了。

    今天这一出是彻彻底底让林沐看清楚了众人口中的那位草木泽的花大人的真容了。有人传过他冷酷无情,而自己一直以来觉得他温文尔雅……

    而如果是真的,那更得跑……

    开门跌跌撞撞地进到卧房……收拾收拾,最好连夜就跑了,但是现在还没过午夜,还有些时间呢,就先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要带着的东西。

    衣物……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花冶吩咐人送来的,诶?凑巧了,今天穿的这一件也恰好就是刚重生那阵在囚车里穿着的衣服。那就带着穿着一件带一件吧,入冬了,宫人送来的衣物也厚了起来,就带上一件白袄子走。

    说起来,之前已经撕坏了花冶两件衣服了……

    至于银票,虽然说剩的不是特别多,就留下一张够自己周转的,剩下的就搁在这张桌子上,如果花冶看见了,就当是答谢这些日子的照顾用了,如果人家能看得上的话……这些身外之物就该舍掉的就舍掉吧。

    还有什么?这个木盒子……不如就做个纪念吧,带着了带着了;

    但是这个金铃铛,林沐再三思索,还是把他压在了那叠银票上。有些东西包含的东西太重,林沐怕它会碍了自己离开的路。

    再者说,万一自己又不小心摇它响了一下,直接把花冶招过来可如何是好……

    而且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雪了,雨铃铛,也挡不了什么了。

    也是这时候林沐才发现自己终是一身清爽,这一趟下来,还是这幅壳子,多了的就是一个带有纪念意味的木盒子。什么都不曾带来,也没能留下什么,或是带走什么。

    对了,要去哪里?林沐摸摸身上,从胸口处掏出一张纸条,这是方才木之吹给的,说是如果决定了跟他一起走再打开看的。

    现在就是时候了。

    纸条慢慢展开,之间上面写着的,是木之吹如今在草木城歇脚的住处。林沐快速看了纸条上的位置,还好这地方跟师傅的印灵店离得不远,所以他认得去这里的路。

    拿起装有一件衣物的小包,想来想去也没什么要拿的东西了,

    但是最后走之前还要去看看富贵,这大家伙也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

    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来到长生殿,那个大家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大殿中间又是一座新堆出来的白骨小山,估摸着应该是刚吃过食。

    “噼里啪……”殿中未亮灯,黑暗中响起了林沐熟悉的声音。

    嚯,在这呢。

    林沐对于富贵发出来的这种警示声音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冲富贵摆摆手,小声道“这里这里,富贵,是我。”

    富贵上一刻还在呲牙,闻言后明显一愣“嘤嘤嘤……”

    这个只会嘤嘤嘤的小怪兽又来了。

    林沐伸手放在那只巨大的脑袋上轻轻抚摸“富贵啊,我现在要走了,以后你跟花冶好好过吧……要是他欺负你……我也没办法,你就跑吧!”岂止没办法,现在要跑路的就是自己。

    “嘤嘤嘤……”富贵眼睛泪汪汪的看着林沐,又开始嘤咛起来。

    “你嘤嘤嘤也没用,我要是再不走,我可能命都没了,那……我走了哈。你……你别跟着我了,我也养不起你……”富贵也知道主人没想带着自己,眼巴巴的就看着主人退出去。

    林沐直奔长生殿身后的矮墙,要是想光明正大地从宫门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只能翻墙出去……林沐记得这个后身有一棵歪脖子树来着……

    对对对!就是这棵。

    将装衣服的包袱向上一甩,直接挂在那根向宫外长的枝条上,琢磨琢磨哪里上的去……说实话,以前林沐也不知道自己爬没爬过树,林端则那就是更不可能了,一伸手,一迈腿,先如此如此,再那般那般……竟然也让林沐爬到了半树腰的位置。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林沐发现自己是真的上不去啊……还是太高了,恐怕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