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出城(第1/1页)
    “木兄,是你的马车到了?”

    木之吹之前还在埋头收拾行李,闻言看了一眼外面,道“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估摸着大概是了,我们走吧。”

    林沐在身后跟着,出了房门,走向院子里那个正在跟一棵巨大柳树嬉戏的家伙,在它面前蹲下道“富贵,我们该走了,我瞧着你身上也没什么伤了,花冶他把你养的还不错,如果你想跟着我们也可以,但是如果……如果你还想回到草木泽里,现在我们就该分开了。”出了这个门,林沐随木之吹走,富贵也就可以自由了。

    “嘤嘤嘤……”富贵乖巧地用它的大脑袋在林沐肩膀上蹭了蹭,林沐也知道,它并不想离开。

    那就带着吧。

    出大门,正有一辆马车停在大门口,这辆车要比普通的马车长得多,前面是驾马车夫的位置,中间有车厢可以住人,而后面的一部分则只有顶棚,应该是用来放货物或是备品的地方。

    林沐和木之吹搬了一堆东西放到后面的棚子里,木之吹看着也差不多了,道“端则,上车。”

    木之吹只是叫林沐上去,之后搬上最后一个箱子,疑惑地看着林沐愣在原地。

    “端则?该走了。”也是该走了。

    林沐刚才一回头发现,也许自己的生命中再也遇不到那个每一次都扶着自己上马车的男人了,那样温柔,也那样危险。

    也只是迟疑没多久,林沐还是缓过来了,毕竟要走也是自己想出来的,还在这里叹息个什么劲。

    往事不可追,未来犹可待。

    天上的雪落的更急了,好像是要催着人走一样……

    林沐看了一眼远处那座高高的宫殿,只回眸瞧了一眼,转身就上马车了,又对着富贵道了一句“富贵,跟着我们的马车。”

    如果说未来如何,林沐还真是不知道,如果真如木之吹说的,有朝一日自己能学习到什么灵术,说不定还真的能凭着林端则的血脉优势而有所作为呢。

    谁知道呢。

    以木之吹的观察力自然也看出来林沐刚才在顾虑什么,没说什么,见林沐已经一步迈进车厢里,自己也钻了进去。

    “驾!”吆喝一声,马车动了起来,这条路已经走上了,林沐估摸着自己是没有回头路了。

    “木兄,这车夫可是你熟人?”林沐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觉得不像,方才木之吹连一句话都没跟车夫说过的。

    木之吹瞥一眼窗外,街道那么安静,连一声犬吠都听不到。

    “并不是熟人,只是认识的一个类似镖局的运货人而已,我付了钱,吩咐下去时间地点要做什么,主顾之间根本不需要交流,也免去些麻烦。”

    也好,拿私下来说,如果花冶真追查起来这件事,也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毕竟这一趟下来,运货的人连“货”是姓甚名谁都不清楚,何谈出卖呢。

    林沐一直匆匆忙忙的也没来得及问木之吹对于下一步的打算如何,现在坐下了才想起来问“木兄是在土族安顿了?”

    “端则说的不错,我离开金族时就已经发出书信给处在土族的好友了,目前已经在土族置办了一座院子,说起来,就算是富贵进去也住得开。”也不知道木之吹成就之后的这些年里到底从各处得了多少金钱财产,竟然是一出手就如此阔绰。而非纨绔,只因德才兼备。

    两人乘坐的马车渐渐慢下来,时间上算起来应该是到草木城的哪个关口了,林沐刚要挑起帘子瞧瞧外面的情况,就被木之吹拦下。

    “端则别露脸,外面的车夫跟守城的灵修都是熟人,现在估计正是在打点些事情。就算是熟人,被记住了日后也是麻烦。”自己不露脸也没用啊,外面还有富贵那么大一个目标呢,谁能记不住……不得不说……这办事效率还真是高啊,整个过程下来一语不发就能把事情办成,木兄到底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还真是处事圆滑黑白通收……

    外面大概是交代完了,随着车夫的一声驾马声,马车又开始动了起来,这一晚上的折腾与惊恐后的高度紧张,让林沐在这驾车上晃悠着靠着车的一面墙壁就睡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