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我不是砍刀2(第1/2页)
    既然打不得杀不得,那就只好做回自己的本职工作,送子吧。

    十个月后,男人抱着怀里那长相俊美,一生下来就眼珠子乱转的儿子,总觉得喜忧半参。

    男人给孩子取名常安,只求他平平安安。

    常安一岁的时候,男人田地里的粮食收成减半,村子里的人暗地里高兴地不在少数,终于不是第一啦,今年自家也可以挣个第一啦!

    倒不是村子里的人恩将仇报,而是男人占了第一太多年,村子里的人被压得太狠,难得有争夺的机会,如何能不高兴?

    粮食评定第一出来后,大家都往男人家送了粮食。

    收成减半,是不足以支撑到新粮食收获那天的。

    男人对着父老乡亲深深一拜,自己许下的愿,哭着也要忍下来。转头看着正对着院子里的公鸡龇牙咧嘴比谁更威武的儿子,男人压下了打他一顿的冲动。

    “常安,回去了。”村子里送来的粮食,男人每家只收了一小部分,能度过到明年秋收时刻就好了,自家媳妇儿的绣品还可以卖些钱。

    常安两岁的时候,男人地里的粮食仍旧只有半份收成,女人的绣品在她正式开始刺绣之后,也落了下乘。

    县城里有了个秀得更好的姑娘,她的绣品更加灵动秀气,比女人的更好。

    女人头一回拿着卖剩下的绣品,回了家。

    常安已经可以跑的很利索了。院子里的公鸡,头顶上的毛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光秃秃的耸拉着脑袋,要死不活的样子。

    男人一眼没看住,待再看见常安的时候,公鸡的脖子已经和脑袋分家了……

    常安正笑眯眯的甩子公鸡的身子,鲜红的鸡血撒了一身一脸,简直不要太恐怖。

    “常安,你这是在干什么?”男人蹲下身子,两只手分别抓着常安的小胳膊。

    “我赢啦,就听我的!”常安一句不着调的回答,便不再回答其他的问题了。

    “你什么赢了?你怎么就赢了?”

    “爹地,抱~”常安直接撒娇,一问三不知起来。

    那只鸡,最后进了一家三口的肚子,女儿以为,自己儿子这是馋肉了,所以才出此下策。

    常安七岁了,村子里的孩子们,不敢不和他玩。常安下水摸鱼,水里的鱼总是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他们先是聚在一起,仿佛商量事情似的,之后便有两到三条鱼自主的跃上岸来,等待着被常安捉去。

    一次两次,常安觉得好玩,五六次之后,常安便不再下水捞鱼了。

    那些鱼,当然是被常安拎回家做了汤。

    这样子的事情,发生在常安身上,太过普通了。

    常安八岁了,女人为了养家,熬坏了眼睛,刺穿了双手,撒手而去。男人疯了一样的大哭,哭完之后,擦干眼泪,起身去厨房给常安做饭。

    常安十岁了,男人却老的像五十岁般,土地也种不了了,每天靠着常安抓鱼卖鱼的来的钱,维持生计。

    终于,男人也熬不住了,流着泪抓着常安的手,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男人快要死的这一天,求子娘娘化成的那个老太太再次来到了男人家里,“这时他惹的祸,就该他自己承担。你们,进了你们的责任。往后,你们两个再有什么事,就一起求,从最开始,就一起求!”说完,拉着常安的手,飞天而去。

    第二天早上,男人醒了过来,家里还是十多年前的家里,窗明几净,粮食堆满仓,女人比之前更年轻些,似乎是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

    “常安,常安呢?”男人起身下床,鞋子都顾不上穿,仿佛疯了一样的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寻找,叫喊,却没有丝毫的回应。

    女人被喊叫声吵醒,穿着衣服下了地,看着仿佛被妖精附体的男人,愣了半天神。

    自己好像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他还是那么的年轻帅气,真好,真好。

    常安被求子娘娘带了回去,送给了一个铸剑的仙人,仙人嫌弃不已,“这哪是什么宝剑,这就是一个遇神杀神遇妖杀妖遇见什么杀什么的混蛋!”

    “给了你,随便你。”求子娘娘一阵风般消失在铸剑老头眼前。

    常安跟着仙人,从烧火开始,到打铁,铸剑,百年千年时间,再也没有出去过,直到他临死之时,才求了个恩典,让我之后的一百年,能陪伴在生身父母身边,不论以什么形态什么物件,都可以。

    仙人挑了一块千年难遇的银玄铁,按照其特点,铸了一把刀,这把刀,放在农活一流的男人手里,那就是一把万能的刀,男人会爱不释手,女人会经常擦拭,也算是了常安的那颗尽孝之心,虽然他们已经忘了自己曾经还有个不争气的儿子,一个叫取名常安的,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儿子。

    后来,男人女人都已经不再人世了,这把几乎是能的刀,也消失不见,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