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灵气飓风(第1/2页)
    跟先天玉清境界的刀王栾廷恭一战,让黄宸风受了很不算轻的内伤。外伤到没有,可见龙血炼体诀对身体的淬炼真的不错,堪称是铜皮铁骨。

    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山洞,黄宸风和薛青霜等人就在此休息了。

    “我得疗伤,还请两位老师兄看着点。”黄宸风拱手道。

    虽然曾逍剑和江炎以前很看不惯黄宸风,但是经过这一战,他俩看到了黄宸风的实力、天赋和坚韧的意志,更重要的是重情义。因此,他们在心里认可了黄宸风,只是表面还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

    “小师弟,你可别小看栾廷恭的幽冥血戮刀气,若是自己疗伤不行,还是恳求我吧。”曾逍剑道。

    “还好,我应该可以的。”黄宸风言罢,就到山洞里边的位置盘膝打坐,运转天山玄阳功疗伤。

    黄宸风如今觉得若是还有一些蜀南大还丹就好了,可惜当初只在龙行镖局得到过一颗。

    天山玄阳功不愧是紫穹烈山楼的三大镇派绝学之一,浑厚的内功运转于身奇经八脉,让黄宸风觉得暖洋洋的,如同置身于温泉里。

    其他人为了不打扰黄宸风疗伤,都在山洞前边位置,很安静的坐着,只是偶尔小声的说几句。

    黄宸风的脑海里不断浮现着今天这一场战斗,这还是首次正面跟先天玉清境界的高手对决,不得不说修为境界真的是一个很难逾越的标准,尤其是跨越后天和先天之间的鸿沟。

    随着剑气刀芒的光影不断的在黄宸风的脑海里浮现,黄宸风的心中一片空灵,这是一种很奥妙的状态。

    恍惚间,黄宸风对太极剑法、沧海剑法和飞雪剑法的感悟都加深了,并不是对具体的招数加深了印象,而是对这三门剑道绝学的本质剑意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所谓的武道感悟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候刻苦修炼很久也没有收获,一旦有那么一个契机,灵感就如同山谷清泉般袭来。

    不知不觉,黄宸风将沧海剑法感悟到了第九层。而太极剑法和飞雪剑法并不是着重于层次的划分,而是剑意的感悟,相比较而言,沧海剑法更重在对剑招的发挥。

    黄宸风犹记得沧海剑法的剑谱上曾经记载,沧海剑法一共有十二层,后天境界的武者最多能够修炼到第九层,至于剩下的三层,须得达到先天境界才能够修炼。

    “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吗?”黄宸风扪心自问,不甘心就这样结束此次的顿悟。

    黄宸风一边在脑海里不断的想象着之前战斗的场面,许多玄妙的剑招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再度在脑海里浮现着。与此同时,黄宸风继续运转天山玄阳功,不得不说,他一心二用的本事真的很不错。

    司徒高看到这一幕,但见黄宸风周身似乎有淡淡的火焰光芒在闪烁,只不过并不明显,只是偶尔的闪烁。

    “两位大侠,我提个小建议。我这徒儿黄宸风正在修炼突破的关键时刻,我们这些人都到山洞外边去待着吧,以免影响他。”司徒高压低声音道。

    尽管曾逍剑和江炎是鼎鼎大名的飞雪十三鹰里的大侠,平时很高傲,但也很关心黄宸风,也就没有多言,直接点头就走出了山洞。

    司徒高待着薛青霜、薛瑶光也走了出来。

    “请问曾大侠,我们的宸风如今已经拜贵派的掌门为师了吗?”司徒高拱手,微笑着问道。

    “没错,听说你是他以前的师父,但如今黄宸风已经是我们掌门的亲传弟子,以后你还是要跟他保持距离啊!”曾逍剑并没有压低声音,直言不讳,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而已。

    薛青霜曾经镇守蜀地云洲城好几年,有一种坚强和自强的品格,她听得这话,觉得对司徒高太不尊重了。

    “前辈,希望你说话放尊重些。难道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司徒叔叔永远是黄宸风的师父,更何况,黄宸风都没有说什么,你为何说这些不着调的话。”薛青霜上前一步,慷慨陈词。

    曾逍剑转过头来,以凌厉的目光看着薛青霜,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很高挑,有一米七几,而且有着一种为将着的英姿飒爽气概。

    “真不是一般的女子,不过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当初我这飞雪第八鹰的名号在栖龙冰原打响的时候,你可能还在家玩泥巴呢!”曾逍剑冷笑道。

    薛青霜的话确实让曾逍剑有些怒气,大侠都很自傲,尤其是曾逍剑这样长期被奉承的高手。

    铿然一响,曾逍剑背后的剑被内力引到出鞘,他右手接住剑柄,顺手往右边撩斩过去。

    深青的剑气相当磅礴,呼啸而去,顿时在七丈之外的一棵古树就被斩断。

    薛青霜沉默着,她很明白,这个时候不要再说话了,否则会彻底激怒曾逍剑,也该适可而止。

    司徒高上前一步,挡在薛青霜前边。

    “哈哈,都是自己人,何必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