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惊喜(第1/3页)
    ()    每个人都会犯错, 要学会宽容, 试着再给他们一次迷途知返的机会。

    陈盏怀揣着圣父情节,从走过的侍者盘中要来一杯鸡尾酒,仰起头时露出脆弱的喉结。

    这一瞬间会让人觉得他软弱可欺。

    系统:你好可怕。

    陈盏散发着柔和的笑容:“又过去了十分钟。”

    风鹤完可以称得上是当地的龙头企业, 今天还请来了歌手助阵。若是来宾再身着晚礼服, 形式上有些类似于明星慈善晚会。

    陈盏的部身家还没有拍品的底价高, 没可能凑这个热闹。但不影响他瞻仰一下名家名作。

    正在进行展示的是一副绘制着冰冷海洋生物的作品,色调极其黯淡, 陈盏对艺术的敏感性不强, 也能从中感受到压抑的窒息感。

    买这么一副画挂在家里,岂不是活受罪?

    大概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何等肤浅, 视线随意一瞥,看到之前给殷荣澜作画的少年,此刻双眼放光, 似乎颇为欣赏这幅画作。

    小牌子随意一举, 就是几十万的加价。

    开始竞价后无人再随地乱走, 陈盏坐在位置上, 目睹大佬们一个接一个举牌, 思索这幅画最后会花落谁家。

    刚有此疑问, 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殷荣澜此行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它, 请人代拍也不一定。

    在最后成交额出现前,陈盏弯腰从边道离开。

    系统:现在就走?

    陈盏冷笑一声,再不走他怕听到拍卖价后连这最后二十个小时都不愿意给。

    回去的路上放弃坐车选择溜达着到酒店, 期间买了些只有拓海市才有的特色小吃。

    殷荣澜正在客房内查看下属发来的电子版文件,听到敲门声后结束手头的工作。

    接过陈盏手中几个沉重的大袋子,打趣问:“百货商场大购物?”

    陈盏指着其中的一个袋子:“这是你的。”

    殷荣澜看后一愣:“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陈盏:“带回去分给朋友。”顿了一下微笑着开口:“三番四次给你借车,又帮忙照顾狗,不给他们带回去点东西,不太地道。”

    似乎为这份周到的考虑略感惊讶,殷荣澜说了声谢。

    陈盏倒了杯水缓解口渴,靠着桌边问:“有没有看我今天的更新?”

    殷荣澜那时正在处理下属传来的资料,大概扫了遍文,想着也算是看过,便点点头。

    陈盏同往常一样向他征询作为一个读者的意见。

    殷荣澜用‘一贯的优秀’作回应。

    双方一问一答交谈时,陈盏的手机突然震动,不是电话,而是闹铃的音乐。关闭后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晚上好,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九点整,天气阴……

    殷荣澜不记得陈盏有开语音播报的习惯,生出几分纳闷。

    第二次报时是在去楼下自助餐厅用夜宵,他们周围人不多,因为手机的动静几道目光汇聚于此。陈盏也不在意,耐心等到语音播报结束。

    “为什么要每隔一小时设个闹铃?”

    陈盏回答的模棱两可:“提醒自己珍惜每分每秒。”

    一夜相安无事过去。

    第二天陈盏起的时间和平常差不多,没有特殊情况,殷荣澜醒的同样早。

    打开窗冷风迎面一吹,人便神清气爽,陈盏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风景后道:“风鹤集团创始人的寿宴就在今天晚上。”

    殷荣澜唇瓣动了动,还未出声,陈盏已经从第一个字的口型当中窥知结果:“我明白了,你不配。”

    殷荣澜颔首。过了一会儿,复又缓缓开口:“我下午就要坐火车回y市。”

    久留于此,会增加暴露的可能。

    他倒是装的挺像模像样,收拾着洗漱用品,把陈盏给买的纪念品都装好。

    声称要提前去火车站,吃过午饭后,殷荣澜就先说了再见。

    “一路平安。”陈盏目光平静,挥挥手告别。

    殷荣澜注视着他,笑了笑说:“回去后联系。”

    豪华的客房又恢复了独处时的安静,突如其来的静默让人有些不适。

    陈盏终究生出些于心不忍,眼瞅着距离殷荣澜走已经有一个小时,打了个电话过去。

    “到火车走没?”

    “嗯。”实际上专机都到了,正在准备登机。

    陈盏顿了下,善意提醒道:“路上如果无聊,可以先看一遍我写的小说打发时间。”

    殷荣澜的声音含着笑意:“不会无聊。”

    在陈盏陷入沉默时,主动解释道:“我在打游戏。”

    他还想再试试通过其他支线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