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判断(第1/3页)
    ()    微博账号还是在认识陈盏后新注册的, 加入陌生群对殷荣澜来说是一种新鲜的体验。群主后续发了几条严苛的群规, 细读下来,一切影响陈盏更新的都被会归为黑暗势力。

    殷荣澜的赞同表情很快被淹没在群友点赞的浪潮当中。

    “唔……”

    轻轻的响动让他放下手机。

    陈盏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眼, 手放在颈椎处左右晃动了一下脖子。

    靠在床头睡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不标准的动作, 陈盏调整了一下坐姿, 稍微舒服点后想开窗透会儿风。

    殷荣澜阻止了他的动作,伸手摸了摸额头, 不是很烫:“好点了么?”

    陈盏喝了口水, 微微颔首,余光又瞥向放电脑的位置。

    殷荣澜皱眉:“你现在的情况, 不适合工作。”

    陈盏幽幽道:“我要用三倍的字数补勤。”

    或许是因为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下午,烧退后反而格外精神,一丝睡意也无。

    见状殷荣澜打开电脑:“你说, 我来写。”

    陈盏想了想, 手腕确实有些酸痛, 便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咳嗽一声, 清了清嗓子, 用略显低哑的声音开始陈述:

    不久前咨询过的情感专家主动打来电话, 他说很担心我的精神状况。

    我也觉得最近昏昏沉沉, 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里。

    情感专家从前修过心理学, 委婉地建议要学会适时放弃,最好能再抽空去精神科一趟。

    对此我表示不服。

    “我做了那么多,为什么她最后还是选择嫁入豪门?”

    情感专家温言相劝:“你可以做一个对比, 才情,家世,性格等等,进行换位思考。”

    站在马路边许久,采纳他的建议细细进行了分析。很快我得出结论:除了脸,自己一无是处。

    但这侧面说明还有好看的面容和林池昂相媲美。

    既然如此,何不简单粗暴的直接进行勾引?

    花钱疏通剧组得到一个配角,剧本里一出场就会为下水救女主而亡。

    女神看我的眼神很冷漠,只是为了顾拍摄进度,并未做额外要求。

    开拍前,我细致的连一根头发丝都安排好它将会滴落水珠的方向。

    正值春日,湖岸两边生长着绿色植物,我很清楚在阳光下自己会展示什么样的画面:敞开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白瓷一般的脸蛋因为挣扎泛着薄红,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就像是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

    一声轻笑不合时宜的在屋中响起,陈盏侧过脸,望见殷荣澜的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抱歉。”殷荣澜迅速恢复往常的面色。

    如果不是他眼角残存的笑,陈盏几乎认为是错怪了对方,淡淡一瞥后继续开口:“从她的角度,可以看见我的颈部弧线,那微微颤动的喉结,会在青涩与成熟的交界中,透露出致命的魅力……”

    殷荣澜在创业初期,曾经为了一份完美的产品介绍费劲了心思,但都不如此刻所面对的挑战。

    尽可能面无表情地敲字,正准备就其中的某个措辞提出疑问时,余光扫见陈盏因为发声跟着一起动的喉结。再想到半分钟前才在屏幕上打下的一行字,心情不知为何有着轻微的紧张。

    殷荣澜的打字速度很快,不到一个小时,三千字的成品便顺利宣告完成。

    段落排版陈盏完不用操心,对方差不多处理好了一切。

    “晚些时候发比较好。”

    陈盏点点头,和他是一个看法,再拖上一时半会儿,想捆绑炒作的人差不多就会乱了阵脚。

    其实都不用等到明天,陈筎和她的团队现在已经焦头烂额。

    喝到一半的香槟被狠狠摔碎在地上,玻璃渣子溅在周围。手指无意识地在发间来回,精心烫卷的头发不免变得凌乱。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零点前网友还友善地开着玩笑,仅仅是指针轻轻一转,所有人的口风便齐齐调转。按照原先的预想,网友在扒出她的身份后一定会不停和姜颖做对比。起初她会被说得一无是处,时间一长,又会有人抱不平,因为同情从而粉上。

    但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拉姜颖下水,从水军那里买来的阅读量还没一会儿就被压了下去。

    手机不停震动,看清是经纪人的来电后陈筎目中重新燃起希望。

    “事到如今只能破釜沉舟。”经纪人直接说出方案:“找媒体大肆报道你和陈盏的恋情,把假的说成真的。”

    群众在听多了看多了后,潜意识里会认为他们间真的存在一段感情。

    陈筎犹豫了一下:“万一他做澄清怎么办?”

    “怕什么?”经纪人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