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龙口下的少女 > 第七十五章 三千公里外的希望(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
    “你们为什么要进来!”泽兰娜的冷着脸问道。

    “呃……这个,主要是好奇。”鲁本陪着笑脸,倒是没把索妮塔供出来。

    “是我要来的,”索妮塔反倒自己站了出来,不过还是没好意思说实话:“我以为伊顿大哥在梦境中会变成人形,所以想来看看。”

    这种人间惨剧的情况下约什么会啊?即使她是一名吸血鬼在这种情况下都笑出声来,更别说是约会了。

    嗯,从这个角度来讲,刚刚和墨菲斯托聊得很开心的泽兰娜其实比吸血鬼还铁石心肠——这个主要是每天做梦习惯了。

    “变人?我为什么要变人?”

    “比起这个,我们不是应该去救人吗?”

    鲁本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学楼,此时许多幸存下来的人们已经开始试着从废墟中救人,事实上,刚刚鲁本摔下来那一下引起的二次塔防,可能还让更多人受伤。

    “不需要去管他们!”泽兰娜抢回了控制权并提高声调说道,随后又叹了口气:“他们只是梦境中的角色,是曾经发生过的灾难中的投影,重点是你们!”

    “我们?我们怎么了?”

    “试试看,你们还出的去吗?”

    索妮塔愣了一下,口中发出了几个奇怪的音节,却赫然发现无法与现实世界连接了:“这是怎么回事?”

    泰洛瑞斯是一个唯心的世界,虚幻和现实的分界线并没有那么分明,梦境和现世的区别也没那么大,只是常人的灵魂过于羸弱,梦境才显得如此虚幻。

    诅咒梦境虽然主角是她,但本质上却是魔剑产生的梦境。而由于魔剑剑体中所蕴含的灵魂数量过于庞大,诞生的诅咒梦境也几乎和真实世界一般无二。

    虽然他们能够接着泽兰娜这个“桥梁”进来,想要离开,却需要和离开泰洛瑞斯一样,破开“世界壁垒”。

    “我们要是在这里死亡会怎么样?”鲁本小心翼翼的说道。

    按照常理,在他人的梦境中死亡最多遗失一些记忆,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又不是灵魂进去了。

    “你们的灵魂会和魔剑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直接接触。”泽兰娜沉着脸说道。

    “灵魂接触?”索妮塔的眼睛一亮。

    “别以为这是一件好事!”泽兰娜不耐道:“魔剑的十三任持剑者都姓卡德利安,你以为它为什么只揪着我们一个家族坑?”

    “咳咳,”墨菲斯托干咳了两声:“不至于用坑这个词吧?”

    泽兰娜没管他,抢过来控制权继续说道:“那是因为除了我们家族成员以外所有和它接触的人都会灵魂受损!”

    “哪怕现在的墨菲斯托的力量还没完开发出来,不至于立刻崩碎你们的灵魂,也会对你们的灵魂造成很严重的伤害的,你们可能会死的!”

    是的,从一开始泽兰娜在意的就不是什么侵犯隐私的问题,从墨菲斯托到奥纳塔希亚,她在这方面的神经早就被磨得无比粗大了。

    众人一愣,都没想到问题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你不是有梦魇吗?”墨菲斯托问道。

    泽兰娜皱着眉头再次拿出了玉净瓶:“梦魇在毁掉诅咒梦境的时候,也会由此感染梦中其他人。”

    她手里的梦魇还是变异型号,相当凶残的那种,可能感染者睡上几觉就被梦魇逼疯,不过……总归还有治疗的希望。

    “收起来,收起来,”墨菲斯托这个冒了出来:“让这个噩梦安然结束就好了,小女孩,刚刚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其实关于梦境的希望,我是有线索的。”

    泽兰娜松了一口气,有线索就好,其实以她的身手而言,在诅咒梦境中最困难的并不是生存,而是解谜一般的找到代表希望的那一点:“什么线索?”

    “好像是人类高层很早之前就发现了大洪水的倪端,制作了方舟,只能你们能找到方舟,就肯定安了。”

    “你知道方舟在哪儿?”

    “当然,就在珠穆朗玛峰附近。”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上的吧?”泽兰娜又开始回想从这个身体上得到的记忆:“喜马拉雅山和咋们这儿少说三四千公里吧?”

    “我们有多少时间?”

    “电影里今天晚上方舟就能入水了。”

    “……”就一天那还挣扎个蛋啊,我们就是长六条腿也跑步过去啊!

    “只要我们能抢来一架飞机……”

    “别想了,”泽兰娜摇了摇头:“最近的飞机场在两百里地外……”

    “那私人飞机?”

    “这种九线的小县城哪来的那玩意?你找私人航模都费劲,”泽兰娜说着不由叹了口气:“要是奥娜在就好了。”

    奥纳塔希亚的体型和普通的客机也差不多少。

    “她可以在啊。”墨菲斯托忽然说道:“我能随意进出梦境,想办法把她也拉进来就好了。”

    “你能随意进出梦境?”鲁本惊讶道:“能带人吗?”

    “不能,原理不一样。”不同于他们入梦,墨菲斯托是不需要睡觉的,进出诅咒梦境都是用真身,不存在带人的可能。

    “不用想着我能将你们带出去,”墨菲斯托最后说道:“我去把奥利奥弄进来,马上回来!”

    说罢,剑影一闪,便原地消失了。

    “怎么带?”鲁本一脸懵逼的说道:“不是不能带人吗?”

    话音刚落,墨菲斯托便刷的一下又回来了:“鲁本说得对啊,你们有主意吗?”

    “入梦术。”索妮塔立刻说道:“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巫术,哪怕没有天赋的麻瓜也是有可能施展出来的,对比鲁本和卡米洛背后的魔纹,用我的血在巨龙的脑后复刻一遍,但复刻的时候要保持自己的精神状态处在聚精会神和懵懵懂懂之间……”

    “好,交给我吧!”墨菲斯托说完,再度消失了。

    “时间有限,我们必须干点什么。”泽兰娜有些没头没脑的说道。

    梦境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同,不过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比值,而是受到梦境主人的主观意识的影响。人脑会自动忽略一些较为枯燥乏味的工作,从心不在焉到神贯注,梦境的时间流速和现实差了大概有五到二倍,在现在灾难随时可能到来的情况下,必须保证时间流动速度较慢。

    众人对视了几眼,不约而同不远处的废墟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