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以言铭心 > 第一百五十三章:少女尸解案7
    “红枣?!!”言漠望向奇铭,“难道,梁姑娘是另一起少女尸解案的未遂受害者?!!”

    官差:“大人比对了失踪案件,并无吻合,所以还不知死者的身份。这处埋尸地和胡术士的埋尸模样很像,周围翻土痕迹并不明显...尸体之所以会露出来,是因为有野狗寻味来刨,被路人及时发现,赶走了野狗,保留了现场。”

    言漠听着陷入沉思...

    奇铭:“怎么了,言儿?”

    言漠:“我们只是审了胡术士的作案动机,却忽略了运尸埋尸过程!”

    “王妃,胡术士交代...”官差接着道,“他将尸体藏在马车的隔层中,因为肢解后尸体的体积变小,易于遮藏,同时加入冰块,在外层盖上软棉花垫子,防止气味扩散同时保温...”

    “冰块!!我怎么没想到!!”言漠眯眼抬头看看天,“这么热的天,冰块很快就会融化...掩埋尸体时,浇灌在翻土中的是冰块化出来的水!!!”

    官差:“胡术士正是如此交代的。”

    “马车...梁姑娘...红枣...”言漠思忖道,“帮我带话给梁大人,梁姑娘该说的都说了!让他将梁姑娘遇害那几天的详细情况都写出来。”

    官差:“是!还有一事,胡术士一案章程已经办妥,那三名少女就在王府门外。”

    话音刚落,梁夫人闻声出来,哭诉道:“找到那贼人了?!!!是谁?!老身定要将他碎尸万段!血债血偿!!害得我的...啊啊啊呜呜呜...”经久苦痛一朝决堤,她身心俱疲,开始痛哭不止...

    “梁夫人...”言漠扶住对方,“我一定找出真凶!你要保重身体,梁姑娘还需要你...”

    与此同时,从院外进来的是穿着便衣的六名护卫,进院后他们对着奇铭、言漠恭敬行完礼,开始汇报。

    “启禀王妃。”护卫一呈上地图道,“这是近几日,我们发现的奇特之处。”

    胡术士已经抓获,言漠本想作罢,随着她顺手接过地图看了几眼,决定还是听听护卫们的说辞...

    护卫二上前指着地图某点道:“萧富商府里六日前新进了好几位美人。这里的刘屠户四日前买了新的屠刀,听说旧屠刀不见了。”

    护卫三:“这里的马府常常购买大量冰块,说是老母爱吃冰。这家关府从一个月前就修了好几回冰窖,运出来一堆臭哄哄的东西!”

    护卫四:“这个陈府老爷喜欢虐待下人,打骂声街坊邻里都能听到,赵府运出来的泔水突然变多,似乎供养了很多人。”

    六名护卫你一言我一语的,在地图上指出了很多疑点,言漠听完觉得甚是脑仁疼!

    她拧着眉毛思索了一会,想到两个案子的相同之处,突然激灵道:“梁夫人...”她凑近对方耳际,“我需要知道梁姑娘遇袭当日的路线。”接着她朗声道,“拿支笔来!”

    护卫五拿出一只小笔递上。

    待梁夫人画好路线后,言漠开口道:“以梁夫人指出的路线为基准,比对看看。”

    六名护卫围着言漠一齐咂摸地图,愣是将益安王挤了出去!七人形成牢固的一圈,什么张三李四家,进行了一通比对!找到相邻或是交叉点!锁定了凶手行动的区域!

    护卫齐声道:“城南繁华三角区!”

    言漠转头道:“回去告诉你家大人,尽快派人前往城南三角区秘密巡逻探查!”

    官差恭敬道:“王妃放心,小人定会办妥这两件事!!”说罢,他行了一礼便奔出了王府!

    奇铭见事情有了些许眉目,便吩咐道:“秋伯,带梁夫人、梁姑娘,还有那三名少女去那处修养。”

    “是。”秋伯应声操办,将梁夫人带出了院门...

    言漠目送完梁夫人,握了握拳头,快步前往王府马厩。

    六名护卫互相张望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跟上,然后他们就齐齐瞟着自家王爷,心中打鼓,刚才好像似乎忘了王爷的存在...

    奇铭心中轻叹一声,拿过地图好好记了一番又还给护卫,微微抬了抬下巴,护卫们才干练地行走带风跟了上去!

    言漠来到马厩端详各种大小的马车,为了不惹眼,凶手的马车不会很大。她挑中一辆马车钻进去,装扮尸体藏身,感受空间大小,敲敲拆拆,寻找车内可能设置机关的位置...

    刚跟上来的六名护卫见王妃姿态多变,齐刷刷原地转了半圈!背对马车群!!

    “藏尸马车...”言漠终于从马车上下来,吩咐道,“各位,少女尸解案其实是两件案子混淆在了一起,之前发现的尸体乃是胡术士所为。如今又有新的死者出现,并且有了新的线索,死者口中含有红枣,接下来,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寻找这种大小的马车,行径可疑的,一一排查!”

    众人齐呼一声是便准备分头行动...继而想到他们此刻是便衣,不能亮出王府侍卫的身份....

    护卫一讪讪地询问道:“王妃...这要怎么查?”

    言漠面不改色:“非常时期,当然是非常手段!”

    “......”护卫们面面相觑,这是要他们私闯民宅,偷鸡摸狗...

    烈日炫目,便衣护卫们兵分几路,暗中跟踪可疑的马车,待马车归巢,便悄悄潜入院子,上车仔细查看一番,又悄悄离开...

    半日后,等他们回到王府,已是大汗淋漓...

    护卫六拿出地图道:“王妃,除了出城的马车无法查探,其他马车排查无疑的都在上面做了标注。”接着他指出一点道,“属下们发现,有一辆可疑马车进了这处暗巷,内里来去复杂,但是来往出口处的人都面色泛青,体弱佝偻,疑点颇多!而且有几人拿着红枣!这里面必有文章,我等未敢轻举妄动!请王妃定夺!”

    “暗巷?面色泛青...红枣...”言漠深蹙眉心思索着,“面色泛青是气血不足的表现之一,红枣...具有补血的效用...难道...走!去看看!!”说着她拿上苍泣准备往外去...

    “他们才刚回来,怎么也得先喝口水缓一下。”奇铭边品茶边道。

    言漠顿住身形,看到护卫们满头大汗,觉得是自己忽略了...

    正当此时,岚伯拿来一托盘的冰品,还有凉茶与绿豆汤出现在门口。

    “王爷吩咐的,来,大家解解暑。”岚伯招呼护卫们和他走。

    众人齐呼一声谢王爷便退下,享用冰品休息去了...

    奇铭给言漠又沏了一杯茶:“城南繁华三角区构成复杂,除了一些富商,还有很多三教九流,这是详细地图。”说着他拿出一张图纸,“你好好记下地图,方便行动。”

    言漠展开一看,发现这张地图不仅详尽了很多,还用不同颜色的笔记标注了护卫们禀报的异样。

    半个时辰后,护卫们在院中集结,言漠拿上苍泣挺拔走出,不曾回头,却甩出一句:“王爷您太显眼了,还是留在王府好好养伤吧!地图我收下了!!”

    “.......”奇铭不得不顿住刚想跟上的脚步...

    护卫们眼观鼻鼻观心,何曾见过自家说一不二、笑间运筹帷幄的主子这般要不到好...

    一炷香后,几间矮房上探出三两脑袋,而身后不远处可以看到富丽堂皇的宴觞楼,那是富贵名仕爱去的奢华酒楼,繁华的酒楼与昏沉的暗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言漠一行人正在等待那辆可疑的马车,暗巷中错综复杂,欲想直捣黄龙,跟着马车是最好的选择...

    “王妃!那边来了!”护卫一指着前方轻声说!

    “记住!以后在外面要叫我大当家!”言漠领头,猫身前进,跟上马车的行进路线,“你们两个跟我来,剩下的把守此处!”

    “是!”留守的四名护卫轻声应喝!!

    马车转过几个弯,通过一些隐避的巷道,终于在一处暗色的大门前停下!

    空中划过几个影子!!言漠与两个护卫落在大树上!见机一越,躲过马车来到暗处大门建筑的一角屋顶上!!

    三人往下看去,竟见到一间间小房内排排坐着许多男男女女,几名类似医官的人正在给他们放血...

    护卫一轻声道:“王...大当家!这是个卖血的组织!”

    言漠蹙眉,脑中闪过一个概念:“卖血?用来给病患输血吗?”

    “......”护卫一一脸迷茫,几息后甩开疑惑,道,“应该是给那些有特殊需求的有钱人供货...”

    言漠:“特殊需求?”

    护卫二:“大当家,坊间有流传,听说喝下或是沐浴少女的血就能永葆青春,若是聪明人的血便能有助学业,还有人喜欢用人血入药...来献血的多数是家境贫寒之人,听说越年轻,卖的血价越高!”

    听及此,言漠不禁有些嫌弃地蹙起眉来,往房间里望去,果然看到一个不过十岁上下的孩子,放完血后,其脸色苍白的父亲就领了一袋重重的铜板!完事后,就有人给父子俩各一袋枣子,蒙上两人的眼睛,带了出去。

    护卫一:“大当家,红枣和血,这里会不会就是凶案地?”

    言漠:“不宜打草惊蛇,跟上那对父子!走!”

    三人迅捷行动,一直跟着那对父子出了暗巷,待那带路的放开两人折回后,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父子俩“劫走”!

    进入一间晦暗的破屋后,那父亲一见来人“不妙”,赶紧抱住儿子跪地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言漠扶起这位父亲道:“兄台莫怕,我们不是打劫的,就是想问几句...”

    那父亲一看对方衣物,就知不是穷酸人家,赶忙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言漠见此,无奈道,“既然这样,我只好报官了!”

    “千万别报官!”父亲央求道,“孩子他娘病重,就靠这点银钱付医药费,报了官,我们可怎么活呀...”

    言漠:“不报官可以,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们这样放血,能得多少银钱?他们又是如何对你们的?”

    “......”那父亲犹豫了一会才道,“这里卖血有规矩,三日只能卖一次,我儿子的血,每罐可以卖得八百文,我的血每罐可以卖得一百文。每来一次都会给一包红枣,说是补血,有时是晒干的,有时是新鲜的...”说着他拿出两包新鲜的枣子...

    言漠:“这样频繁卖血,你们不怕出事吗?”

    那父亲赶紧摇着手掌道:“管事的怕出事,对我们管得很严,如果看着实在不行的,会多给点银两,不让再来!女侠,我们真的只是为了糊口,没有做坏事呀!那里管理也算得当,没有出过骇人听闻的事!要不然小人也不敢带着儿子来!求您别报官!!孩子他娘还需要买药钱!!!”

    “......”言漠沉吟一会后向护卫摊开手掌,“你身上有多少银两?”

    护卫一拿出沉甸甸的银袋双手奉上。

    言漠拿出一锭五十两银子交到父亲手中:“别再来了,回去吧!”

    那父亲喜极而泣,抱着儿子鞠了好几躬才感激地走了...

    护卫一:“大当家,就这样放他们走吗?不过堂当个证人?”

    “若是那院子里有凶案,凶手也没有理由让他人知晓...”目送走那对父子,言漠动容道,“堂堂天子脚下,他们却要靠着卖血过活...走!回院子!检查那辆马车!!”

    当言漠三人到达暗巷入口后,发现护卫四从对面跑过来:“大当家!那辆马车刚出去!老五正在追!沿路会留下记号!!”

    言漠:“你们继续留下看守!我们走!!”

    护卫一根据记号领路追了上去!!!

    经过四五条街,言漠看到了那辆马车,并发现马车上有滴下来的水渍!沿途洒了一路!!与护卫五汇合后,四人继续施展轻功悄悄跟着...

    那辆马车经过几条街,拐了个弯,进了一家府邸的后门!而地上的水渍因为烈日消失得极快!!

    四人找了隐避的位置蹲点,言漠开口道:“那些水很可能是冰块融化出来的...”

    “啊!”此时护卫二望了四周一眼,惊讶道,“王...大当家!这就是那萧府!府里六日前新进了好几位美人!”

    话音刚落,府内就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

    众人纷纷警觉!!!

    “顾不了这么多,直接闯入拿下!!”言漠亮出苍泣,直接飞身越进围墙!三名护卫紧随其后!四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传出声音的房间!!

    不过几息,护卫们便将三名男子一起钳制住走了出来,其中一位便是萧富商!另两名是驾马车的男子!!

    这一响动吓坏了府中的下人,他们纷纷四处逃窜!!

    言漠将房内的女子带出,发现对方身上没少一块肉,脸上涂得浓艳极了,正是萧富商新纳的美人!

    “宵小!你们是何人?!!”萧富商破口大骂道,“别碰我的美人!她可是我新收的!本大爷都还没尝鲜呢!!”

    言漠见那美人无碍,开口问道:“刚听到有人惊叫,可是他们强迫了你?”

    美人摇着头,羞涩地开口道:“奴家正与老爷在屋内...突然,那两个男子就闯了进来...这才受惊叫了一声...”

    言漠看了两名男子一眼:“他们想虏你?”

    美人摇摇头:“并不是...他们找的是老爷...”

    言漠放开美人,径直前往停在不远处的马车,上车后她摸索了一阵,终于发现暗格!可是打开一看,里面都是血罐子!!冰块是用来保护那些刚脱离人体的鲜血!!!

    这一过程看在那两名男子的眼中,他们一人穿着蓝衫,一人穿着灰衫。

    萧富商不老实地继续骂道:“还有王法吗?!光天化日下,私闯民宅!!我可是有人罩着的!!告诉你们!那位可是不好...”

    惹字还没出口,萧富商就被言漠的冷硬气息吓地直直软了下去...

    言漠没有理会萧富商,对那两男子问道:“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蓝衫男子眼珠微动,机灵地回道:“大人!我们只是贩卖血液而已,还请大人开恩!!留小的一条活路!大人若是不嫌弃,小人这有纯净的少女鲜血,可葆青春,容颜永驻!!”

    “少女鲜血?”言漠冷声道,“原来京郊地发现的少女尸体就是你们干的?!”

    那两个男子若不是被护卫抓着,一定会扑通跪地求饶!

    “天地良心!我们哥俩哪敢做那样的事情!不过就是拿人一点血,做点买卖而已啊!!!”

    萧富商满面流油,脑子倒是灵光,似乎想通了前因后果,大叫道:“这可不关我事呀!我只是个买家!买点少女血养生延寿!也好和这些美人多快活几年!!你们可别弄错喽!!!”

    言漠定定站着,想了想,问道:“一罐少女血需要多少银两?你今日又准备要多少?”

    萧富商眨眨自己的小眼道:“不多,就两罐!一罐二十两。”

    马车的隔间内起码藏有十几罐血液,萧府只要两罐,说明还有买家,而凶手与这暗巷的血液交易一定有着联系!一罐二十两实乃暴利!经营许久,却无人检举,看来暗巷的拥有者是有些门道的,绝不是泛泛之辈!言漠发现自己行动早了!!!

    “还有哪些买家?!”言漠语气冰冷地问道。

    蓝衫男子眼珠乱转!紧张地瞄了一眼马车,摇着头不愿开口...

    言漠注意到这个细节,快步走向马车,在里面一通翻找,果然找到一本实时记录的账簿!

    正当此时,萧府的下人找来了附近巡逻的官差,说是有人私闯民宅!

    官差一进门就认出了言漠,正欲行礼...却看到王妃以手势阻止,便只是拱手作礼。

    言漠正愁没人手,将账簿交给对方道:“里面的买家一一寻出!带往京兆府!还有他们!!”

    萧富商看出了官差对言漠的尊重,赶紧转着自己的腰身道:“诶!官爷,这位女官爷!我身上有宝袋!这一切真的不关我事呀!宝袋您随便拿~这府衙就免了...诶!真的不关我事呀!!我有钱!通融一下!要多少都....”

    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官差塞了一块粗糙的帕巾!几人利索地将嫌疑犯们带走了!

    这日的京兆府可谓是门庭若市!黑压压一群人挤满了院子!!

    言漠来到停尸房与仵作会面,之前她要求仵作将第一具尸体再仔细检查一遍。

    “尸检如何?”

    仵作:“回王妃,第一具尸体,小的虽做过处理,防止腐败过快,但毕竟已过六个月,再查也...不过!小的听闻新尸于此相似,便再次察验了其口腔,可惜里面只有牙齿,没有枣核...”

    “......”言漠蹙眉道,“新尸体呢,察验得如何?”

    仵作:“回王妃,这具尸体,上面有屠刀的痕迹,切口干净利落。胡术士案件中的尸体是生前被砍下手脚,因失血过多而死,那第一具尸体也与此相似。但这一具并不是,截面没有喷血的痕迹,乃是死后截肢。而且,王妃请看,尸体身上的血痕并不连贯,若是能找到四肢,与这血痕吻合,便是铁证!只是...以小的经验,大多数尸解凶手都会将断肢剁碎投河或是喂给野狗...还有...小的发现,死者的舌头呈现肿胀,是死前留下的...王妃请看,里面还有从眼睛流下来的血液残迹...”

    “这是...”言漠看明白了,眉心蹙得更紧!

    仵作不好意思地垂首道:“这可能是凶手的癖好...”

    言漠:“挖人眼睛,还和血亲吻!真是变态的癖好!!”

    仵作拿起证物托盘道:“这颗枣子并没有特殊之处,有一半腐坏了...枣子很脆,一般入口容易留下齿痕...可是它却没有...所以小的判定,这颗枣子是死后才塞入的。”

    言漠思索着道:“补血的枣子...血液残迹...凶手对血液似乎有着某种执着...那第一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仵作适时提醒道:“王妃,小的当时让稳婆检验过,这第一具尸体可是处子之身,所以才会与胡术士的死者相混...”

    言漠:“一样的挖眼与断肢,却与新尸体有着多处差别...对了,新尸体的死亡时间呢?”

    仵作:“大约是五日前的三更时分...”

    言漠:“五日前,在发现胡术士案最后一名死者之前...”

    仵作:“大人已经对比了存档的失踪案,与这两位死者都不相符。要么有人家,女儿失踪未报,要么死者,是从外面偷偷带进来的...”

    “偷偷带进京城...”想到自己也曾是流亡在登记名册之外的人,言漠并不觉得稀奇,“女儿失踪未报...”她想到了梁燕燕...梁姑娘没有见到歹人,不到迫不得已的境况,愧疚的她也不愿让其参与此案,再受刺激...

    得到死者的死亡时间,京兆尹吩咐官差对那堆血液买家进行排查,将嫌疑较小的暂时关押在一处。同时,官差们发现这本账簿中有一个巨大的买家,却一直以空白代替其名称。

    那两个男子自从进了府衙再没有开过口,京兆尹准备用刑,却被言漠阻挡。

    言漠:“暗巷的血液买卖绝不是凭借两个混混就能经营起来的,他们不说话,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东家,大人不如先查查他们的身世,还有幕后老板。”

    “王妃说的是。”京兆尹立马派遣官差去查探!

    言漠看着被关的买家,想来想去,觉得似乎遗漏了什么,她翻看着那张详细的城南地图,对着护卫道:“将图纸上有问题的人都抓来!”

    此时,另外三名看守暗巷的护卫已经与官差交接,六人齐齐回到言漠身边,除了老大老二,剩余四位拿着地图去抓人了,哦不!应该说去劫人了!

    期间,益安王派人来请王妃回府用膳,言漠给打发走了,说是自己会在京兆府用膳。

    直到日落西山,事情终于有了进展,买家们经过筛选,只剩下两位最为可疑,他们分别是萧富商和关老爷。

    四名护卫发现的可疑人物中,有一批已经和血液买家重叠,便只带回了刘屠户和陈豪绅。

    同时,巡逻的官差有了新发现!富丽堂皇的宴觞楼内也有秘密血液交易!!当下便将马老板带来京兆府!并留人看住宴觞楼,不让宾客离开!!

    京兆尹:“看来,账簿上的空白大客户就是这宴觞楼!”

    萧富商、刘屠户、马老板、关老爷、陈豪绅五名嫌犯齐聚大堂!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