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溅血宴(第1/2页)
    道台府有着高高的院墙,朱红大门两侧,有一对卫兵各持一把大刀站岗,他们披挂坚实铠甲,身姿却不怎么挺拔,正听着府内传来的丝竹曲声,酸溜溜地说着闲话。

    “归义司的人来了三天,道台大人摆了三次夜宴,戏班子都直接在府上住下不用走的,山珍海味更是用一天天好几辆马车往府里拉。啧,可真舍得下本钱,这开销,一天就得几千两不止吧。”

    “不然呢?吴大人不把银子花给人家,难道还能花在咱俩身上?”

    “唉,可惜我武功不济,不然去归义司当个紫衣卫,想来也挺爽的。”

    “瞧你这没见识劲儿,紫衣卫天天干脏活累活,跟一帮子泥腿子打交道,说不定哪天就被人一刀杀了,当不上大小统领,还不及咱安逸舒坦。巡天监才是真的肥差,到了什么地方,当地长官都得求着,供着,好吃好喝伺候着。”

    “我看巡天监的人大部分武功也不怎么样。”

    “切,人家在乎你武功?就到咱府上这些人,别看一个个年纪轻轻的,不是家里有深厚背景,就是自身和朝廷大员相交莫逆。我听说,其中还有位当朝燕天师的师侄!”

    “嚯,你说的是那个柳泉。”

    “没错,就是他。”

    “那位可真是教人羡慕得紧,传闻御剑堂铁手无情应海兰对他有意思,追着他一路到了本城。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应女侠花容月貌武艺高强,我却只娶了一个连饭都烧不好脾气还贼臭的黄脸婆。”

    “哈哈哈,别气别气,谁家没个母老虎呢?等会儿换了岗,兄弟请你去快活快活。城东欢喜楼新来了批姑娘,咱们过去随便挑!”

    “你个吝啬鬼,今儿个咋这么大方,是不是发财了?”

    “昨天去两条赌狗家抄家,小赚一笔。”

    “都抄家了,那能叫小赚一笔么?还不是发大财。欢喜楼可不够,请我去仙人居!”

    “靠,你宰人啊!”

    两名卫兵对着面嘻嘻哈哈,一时竟没注意到有人上了台阶,直等到两个不速之客要迈过门槛正经过他们面前时,才猛然惊觉过来。

    右边卫兵大喝:“站住,什么……”

    “人”字还未出口,一个刀柄已砸到他脑门上,卫兵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往地上倒去。另一个卫兵挥刀欲斩,一根冰凉的针瞬间透过铠甲间隙射到了其后颈穴位,浑身一软,同样栽在地上。

    “哈哈,道台府的人这么不中用,我们都走他们脸前了才发现。”

    季茶轻笑一声,紧随着洪辰迈进门槛。只见前院有一个大大的石屏风,屏风后面光亮冲天,“咿咿呀呀”地传来唱戏声音。

    “呀,看来道台府在办宴会,那吴信义和商驰晖都正看戏呢!”季茶“啧啧”了两声,说,“今儿晚上,咱们给他们演一出大戏,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斩狗头》。”

    洪辰先把左手提着的灯笼放在地上,又将整把碎清风都从鞘中抽出,步子却没继续往前迈。

    季茶走到他旁边,问:“到了场又不敢上戏台子了?”洪辰说:“哪里不敢,我就是先做一下准备。我从前只杀过鱼啊鸡啊竹鼠啊,那些东西都太小,现在是想一想要怎样才能干净利落地把人头砍下来。”季茶道:“嘿,你跟人打架的时候,用刀挺熟的,现在砍个脑袋,就不会用刀啦!”

    洪辰深吸一口气:“好吧,我把他们的脖子当成竹子,从前怎样砍竹子,一会儿就怎样砍他们脖子。”说完快步上前,绕过石屏风,冲着正在看戏的群人发出一声大喊:“请问,你们谁是吴信义,谁是商驰晖?”

    这次因为遵了戴夫人的意思,要特意让别人都知道“戴将军派人来杀吴信义和商驰晖”,所以洪辰与季茶就没偷偷摸摸潜入道台府,而是光明正大硬闯,也不用暗中调查谁是吴信义谁是商驰晖了,直接大喝相问。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突然出现在府上夜宴,手中还提着刀,并大声说出道台吴大人与巡天监商大人的名字,席上众人都有些惊讶。一名文官起身呵斥:“哪里来的刁民?谁放你进来的?还敢拿着凶器,简直胆大妄为!来人,快将他拿下!”

    原本打着哈欠看戏的商驰晖这时却来了兴致,右手一捻胡子,开口道:“别这么着急嘛。我看此位小兄弟来到府上寻我,恐有什么事来报告,现在什么话都没说,怎能断言他就是刁民?等问个清楚,再下论断,也不迟嘛。”又对身旁一名肚大腰粗的白胖子说:“你说对不对啊,吴大人?”

    吴信义忙道:“对,对,您说的自然是对的。不过本城百姓因被戴万山那厮纵容过甚,刁民十分之多,他们的说辞,你可别轻信。”脸上赔着笑,心里却在暗骂商驰晖:这家伙,故意让刁民告完状,想趁机再敲我一笔,真他娘的喂不饱啊!

    洪辰见到那白胖子被喊吴大人,便看向他,问:“你就是吴信义。”

    吴信义冷声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