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年少有为.自卑(第1/2页)
    薇起来的时候,看到对面雪山上蓝色车厢的缆车已经开始运作了。

    大卫穿着宽松的缎面墨蓝衬衫,越发趁得他俊美忧郁,倚靠在门口,这家伙正在吃酸奶。

    他的头发很黑很黑,古典脸庞,俊美苍白,妖孽细致。他不说话的时候通常很高冷,当他看向你的时候,眼神总是迷离而澄澈,明亮而矜持,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更致命了,没有任何女人能逃脱他的吸引,包括男人,只要他愿意的话,那总是自带无辜、伤感而又堕落的气息,总是会让人不自觉地想靠近,这人太危险了,容易引人犯罪。

    如果说这样美貌绝伦的少年,还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瘦削,加上肤色太过苍白,这让他的美看起来有些病态,但上天显然为了弥补这个艺术品的缺憾,而又给他馈赠了完美的身材比例,加上186公分的身高,大概只有薇站在旁边,才会让人有相得益彰、天生一对的感叹。

    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大卫已经吃完了早餐,坐在沙发上等薇了。

    早餐是一杯牛奶,橄榄油煎半生蛋和酪梨沙拉,薇给沙拉加了莱姆汁,心想,这么多年,他的饮食习惯倒未曾改变。

    薇边吃边说:“我没有给大家带礼物,待会儿你陪我去买吧。”

    “啊,你是客人。”大卫说。

    “是去扎娜家里吗?”薇想了一下,仍然觉得有必要。

    大卫摇了摇头,开始催促薇:“你吃完了吗?她的生日在下个月,礼物到时候再买吧。”

    薇吃完最后一口煎蛋,喝完牛奶,去厨房把碗洗了,大卫拿了一把钥匙给薇,嘱咐薇要好好保管,薇把它放在背包里,锁了门往大卫停车的地方走。

    见到的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得薇眼睛有些睁不开眼,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蓝了。

    大卫开车很快,说是为了避免市区堵车,薇第一次仔细观察这座名城,心中充满欣喜。

    这里没有其他国家大都市那样的妖娆和福利繁华,冷意似乎也比那里来得迟些,远处的山脉白雪皑皑,薇把手伸出去,那仿佛就在眼前。

    整座城市规划严谨,街区布局以井字、棋盘式分列,薇着迷于道路两旁住宅墙上当地艺术家的涂鸦。

    大卫是个很好的向导,一上午,几乎带着薇跑完了市内的各种大型购物娱乐中心,公园、博物馆、国家图书馆、国家马戏团、美术馆等地标性建筑。

    能来到这里,和大卫待在一起,缘于两人关系的转变。

    薇走后,大卫去找过波林娜,希望能请她出面解释两人之间的清白关系,这激怒了波林娜。

    “你让喜欢你的人去和离开你的人解释喜欢你的人对你毫无感情?这是不是有点,可笑?留在剧院,你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要忘记你的梦想。”

    “可是,她就像是水,我就像鱼,我注定不能离开她。如果不能让她留下来,我待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波林娜觉得,这种比喻太可笑了,你在剧院生存下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很容易吗?没有谁天生离不开谁:“离开?你是一个天使,你要折断自己的翅膀吗?”

    “如果当我有一天飞到我想去的地方,而代价是我再也见不到我爱的人,那么这一切将变得毫无意义。”

    波林娜将双手搭在大卫肩上,想要给他一种力量:“有些人,注定是路人,他们或许搭伴走过一段路,在彼此的心里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但注定,他们不是可以分享彼此荣誉的人,你还没去过你想去的地方,你怎么知道那里会不会有更美的风景呢?”

    《幻灭》球公演的那天,薇去了,波林娜看到了薇,但是薇不知道,原来,大卫从未忘记她。

    好不容易得到薇的电话号码后,大卫犹豫了三天,拨通了那个号码,由于紧张,不停得喝水,在公寓内走来走去。那边终于传来说话的声音“你好!”

    是她的声音!

    大卫吞了口水,泪眼潮湿,几乎不记得怎么说话的,那边开始发问:“喂,你是?”

    “是我。”

    长久的停顿,以致于大卫以为她挂断了电话:“你在吗?”

    “有什么事吗?”

    这礼貌而疏冷的客气让大卫知道,两人的关系冰封多年,已经不存在解封的可能了。

    “喔,我,你好吗?”

    “咚”的一声,那边挂断了电话,但是,几天后,戏剧性地,她又主动打来了电话,且要求见上一面。

    在咖啡馆见面的时候,大卫心里忐忑又紧张,那时候薇已经是大画家了,且有了传闻中的男友。

    “你最近好吗?”大卫的第一句话是。

    薇看着大卫的眼睛,笑了:“很好,找我有事吗?”

    大卫把票伸向薇,想告诉她,无论如何,他并没有放弃少年时候的梦想,自己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