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文物修复师(第1/2页)
    每个人都嘱告薇要好好休息,薇嘴上答应,和大家一一道别,看了一眼醉得一塌糊涂的大卫,心里早就做好了熬夜照顾他的准备。

    夜晚的绿城很美,大卫瘫睡在薇右边,薇时不时地照看他,当醉醺醺的大卫无意识地靠过来的时候。

    电台广播正在播放一个午夜谈心的节目,打进电话的是一个与妻子有家庭矛盾的丈夫,薇被女主播莱娅甜美的声线吸引,称赞这女声真好听,她一定很美很温柔。

    阿米尔听了,又是摇头又是笑,告诉薇,其实她是个女汉子,她的声音欺骗了你。

    “啊,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是我妹妹。”

    “那她一定很可爱吧?”

    “现在吗?不存在的,要说到可爱的话,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今天白天都没能看到你们排练。”薇真的很惋惜这件事,事实上,为了招待自己,他们一下午都没有排练,又问:“你们最近有演出吗?”

    “下次吧,会有机会的。上半年,我们去了德国、吉尔吉斯斯坦和土耳其交流演出,下半年,每个月也去了一些州演出,但不多,主要是当地政府邀请的文化演出,接下来到明年下半年,就是筹备新专辑了。”

    大卫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浑身酸软无力,才意识到昨天喝多了,掀开被子,踏在白色地毯上,双脚竟有刺痛之感,挣扎着起来去了卫生间。

    在镜中端详自己,看见了:双眼布满血丝,脸色苍白,困倦,眼睛下方挂着的眼袋上那一抹被隔夜酒精洗涤过的淡蓝色,还没有消失,其他的一切如常。

    热水浸润脸庞后,用毛巾擦干,然后开始剃须。

    窗外,阳光正好。

    昨天晚上路过阿米尔家的时候,薇提议阿米尔回去早点休息,由自己开车回去,阿米尔问薇是否有驾照,薇把国际驾驶执照给他看了,他又担心薇一个人并不能把大卫扛回他的房间,薇说不用担心,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很多次。

    大卫吃完了薇准备的早餐后出来,薇正在画对面的雪山。

    “有灵感了?”

    “灵感?这是必修课。”

    “那个。”大卫抱着一直在薇旁边转悠的菲比坐了下来,低着头想要隐藏情绪,心里却在问:“她看出来了吧?”

    “昨天晚上我们怎么回来的?”

    “到了阿米尔家的时候,我开车回来的。”薇回答,然后又补充说明:“我有国际驾驶执照。”

    “喔,我没有很麻烦你吧?”大卫有些心虚。

    “你说呢?”这么客气?薇很诧异。

    “我没有说奇奇怪怪的话吧?”大卫捂住眼睛,不好意思看薇。

    “没有。”

    有些失望?大卫也说不上来,那些平时不敢再在她面前吐露的心声,没有说出来吗?但又庆幸,有些话,还是别让她知道了吧。

    “你以前,不会用这些明亮的色彩。”

    薇笑了:“人总是会变的。”

    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吃了午饭后,大卫开车去了工作室,到了晚上19点左右,薇正在厨房忙碌的时候,告诉薇今天会晚点回来,让薇自己吃饭。

    “好,回来的时候开车小心点。”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大卫开了门,发现薇正端坐在沙发上。

    薇站了起来:“吃过了吧?要喝水吗?”

    大卫把包放好后,点了点头:“谢谢。”然后把一个袋子递给薇,里面是薇喜欢吃的西红柿干,还有意大利面条。

    薇把水递给他,他说:“其实你可以早点休息,不必等我。”

    “去了哪里?这么晚。”薇一边给菲比喂牛奶一边问。

    “白森林。”

    “白森林?”

    “嗯,其实是因为他住在白桦林里,我们叫那儿白森林,下午我和阿加利因为乐器的原因,拜访了一位在乐器博物馆工作的文物修复师,但没能见到本人。”

    薇来了兴致:“我能一起去吗?”

    大卫打电话询问阿加利是否可以,很快,那边答应了。

    薇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觉得似乎又回到了重前,只是,一切都变了。

    到工作室的时候,其他人还没到,只有阿莉娅到了,今天这位美女画的眼线很好看,薇悄悄称赞了她。

    为了新专辑的拍摄,有很多工作要做,阿莉娅和扎娜需要去拜访一直合作的服装设计师。

    阿加利和扎娜到了以后,大家开始分头工作了。

    “等了一年了,终于好了。”阿加利难掩兴奋,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说,在知道它被挖掘出来以后,就一直期待着能早日听见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