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阿迪勒(第1/2页)
    阿迪勒穿着灰色的毛衣,白衬衫从毛衣的领口和袖口微微漏出来,柔软的头发下面是宽阔的额头,带着冷冰冰的光泽,这是一个眼睛很大,眉毛离眼睛近的长脸少年。

    此时转身,薇在他眼中看到了温热的柔情,然后他站了起来,笑着问薇:“你是一位画家?”

    “我的工作是画画。”薇觉得这么说较为合适。

    “那我们以后会是同行了。”少年的声音有些兴奋。

    薇笑了笑,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安静的少年,于是问他:“这幅画是你画的?”

    “是,你觉得怎么样?”

    “很像他。”

    阿迪勒请薇走近观看他的画作,薇看到画作下方写有《2013年5月17日作》,笑了:“很有他的风格。”

    “来这里的人都是来找爷爷的,很少有人会和我说话。”不知道为什么,阿迪勒依靠着桌子,看着薇的侧面,觉得心跳突然加快了。

    “你住在白森林里,喜欢黑色?”

    “这是爷爷的家呀。”

    苏拉热画像的旁边,挂着一幅家福画像,一家四口,三代同堂,素“我没有见过我奶奶。”阿迪勒解释说。

    “抱歉。”

    那天回到住的地方后,薇的邮件里收到了一封来自巴黎的订单,一家营销预算不多的化妆品集团请薇以“花园”为题,替他们明年春天要上市的经典香水“绿水”发布会宣传册花几幅图,得知薇目前身在异国,他们希望,能在下周末开一次视频会议,在这之前,他们会把香水试样先寄过来。

    薇一边阅读邮件,问大卫该不该接这个工作,大卫反问:“为什么不接?”

    “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一些气味。”

    大卫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一边分配意面,一边消除薇的顾虑:“你现在有我啊。”

    “你们打算在下张专辑的时候,向博物馆借那两件乐器吗?”薇把邮件的附件下载下来,打算晚些时候再看。

    “这很困难,之前阿加利已经通过音乐协会的领导向文物部门那边申请过,但失败了。”

    “喔。”

    “但能亲耳听一次它们的声音,对我们也很有启发。”

    周一,薇背着画板行囊和大卫同时出门,为了照顾薇的胃,大卫会在头一天晚上准备好便当悄悄放在薇的包中。

    “需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

    风很大,天气阴沉,薇本来在咖啡馆预定了一个位置,但坐下来的时候,发现角度并不是很好,于是决定先走走看看。

    从热闹的市区一直逛到了出租车来不了的地方,坐牧民的马车饶了一圈,在离能看见“白森林”稍远的西面山坡上停下了,这是一个好位置。

    草地上,露出黄土的水洼,山坡下,那锈红色屋顶的低矮小木屋旁边,野生的秋花秋草,疾风席卷着一切。

    远处的电线杆头顶着变幻无常的行云,只看得一抹颜色的松林和水塔,白桦林里的木屋,一直延伸到自己眼前。

    阿迪勒遇见薇,少年的心泛起了涟漪。

    第一次,是在咖啡馆出来的时候,阿迪勒替爷爷去买锉销子,想和她打招呼,但她没有听到。

    阿迪勒和咖啡店老板很熟,问刚才走的女客人什么时候来的?

    咖啡店老板对薇印象很深,倒不是说因为地处偏远,很难遇到大方的客人,她本就是美丽本身,更何况她确实很大方,定了靠窗户的位置一个月。

    阿迪勒每天早上都会去咖啡店问:“她今天来了吗?”

    老板兼店员扎曼库克站在前台,笑着摇头。

    爷爷工作的时候,阿迪勒会帮忙打下手,照相记录,拍下最原始的情况,但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来了,或者不会再来。

    阿迪勒觉得心里缺了什么,空落落的,但不敢问爷爷,也不能问咖啡店老板她的电话,只能站在门口望着对面的街道发呆。

    也许是念念不忘,终于有了回应。

    星期五,从学校回家,坐电车的时候,又看到了她,一个人背着包混在人群中,只看了一眼,阿迪勒就认出了她,想要呼喊她的名字,却只能挤到车厢最后,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周末,做完了爷爷交代的打扫卫生的事后,阿迪勒去了咖啡馆,要了一杯拿铁,跟老板借了本书看,也许是阳光太好的缘故,没看多久,趴在桌子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扎曼库克正看着自己笑。

    那好像真的是她,我的天呐,不会是在做梦吧!

    薇转过头看,阿迪勒坐在靠窗的本来自己预定的位置,一脸茫然,冲他点了点头。

    “请您清点一下。”扎曼库克在预定会员本上划掉薇的名字,把定金交给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