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蓝门(第1/2页)
    薇被簇拥着挤出早班电车,走下站台的时候,淅沥的雨点狂打着脸,心里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注意到了那个女孩。

    也许是因为感冒的缘故,总觉得脊背凉飕飕的,靠着街边的路灯站定,望着城市高楼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瞬间,眼前忽地一暗,身子的重心有些不稳,血液直冲大脑,糟了,是贫血!

    不远处是一个公园,薇决定找地方坐坐,只是步履越发不稳,脑袋昏昏沉沉地,最终还是弯下了腰,蹲在了柏油马路上。

    无数人当做没看见似的从旁边经过。

    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腿脚发麻,是被人当成酒醉的疯女人了吗?

    “你怎么了?”从头顶传来一个语调闲适的声音,落在自己身上的雨点突然停了,薇愣了一下,进入视线的是一双米色珍珠粗跟鞋和呢色丝袜。

    薇努力地撑起眼睛向上看,站了起来,撑伞替自己挡雨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士。

    直眉、黑色头发,绿眼雪肤,仔细看的话,她的眼角有明显的细纹,约莫四旬以上,穿着米色珍珠扣呢子套装,内搭紫色丝绒纹路长裙,如果说这个优雅的女人脸上有什么记忆点的话,厚重的眼睑可以算上。

    勉强笑了一笑,“谢谢”两个字还没出声,薇眼前一黑,又要向后倒去。

    “是贫血吧,你到我那边坐一会儿吧,还能走吗?就在那里。”

    薇不知道她说的那里是哪里,眼皮总想要合上,应该在前方,手臂被强有力的双手拉了一把,又扶着,身勉强硬撑的意识渐渐松懈了下来,点了点头。

    这里是?

    在烛光摇曳中,单身沙发靠着很舒服,薇睁开眼睛,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窗外的落雨更加细密了,身上盖着一条薄毯子,在南法乡村度假酒店风格的屋子里,柜台深处,播放着CharlesTr那首非常优美的香颂《QUERESTILDENOUSAMOUR》,脑袋好像清醒了很多。

    有女人的声音在问:“你醒啦?”

    薇揉了揉太阳穴,想起来了,失去意识前,一位好心的女士帮助了自己,那声音的源头处,柜台那里,她走了出来,递给薇一个马克杯:“我叫丽莲,喝点姜茶吧,暖暖身子。”

    如此近距离地接触,长相未必是大美人,只是恰到好处地展示着属于自己年纪的时尚、优雅,不得不提的是,她保养周到,没有谁会否认,丽莲看起来五旬以下,薇猜想,她年轻的时候一定非常美:“谢谢。”

    接过马克杯,望向窗外的时候,薇惊呆了,这座城市竟然隐居着这样一处芬芳秘境,私人花园。

    以这座城市的自然条件来说,维护这座花园不算容易。

    “您的花园真美。”

    薇喜欢这座三层洋房哥特式的高大玻璃窗,悬铃树、桑槐、柑橘树下的玫瑰花、鸢尾花、迷迭香、薄荷、含羞草、百里香、罗勒、百合、薰衣草,隐藏在柑橘林里的蜂箱,还有花园里雪松围绕、橄榄树下那简易的天鹅喷泉,有点仿罗马时代喷泉的美感,这里有一种难得的静谧。

    “喔,这是我丈夫生前设计种植的,他们一直长得很好。”

    出来的时候,薇觉得要是再来拜访的话,这标志性的蓝门不至于叫人迷失。

    回到住所的时候,大卫已经回来了,薇问:“今天怎么样?”

    大卫正用一种深情的忧郁眼神看着薇,很显然,他生气了。

    上午,大卫打电话来的时候,还在下雨,两人吃了丽莲准备的简易午餐,分享了一瓶1986年夜丘产的香贝丹葡萄酒,要去午休的丽莲对薇说:“你要和我一起睡吗?”

    “啊,你在哪里?刚才说话的是谁?你背着我在干什么!”

    薇十分尴尬,丽莲就在旁边,赶紧让大卫别乱说话,挂了电话。

    丽莲笑了:“我是说,你要是困了的话,可以在沙发上睡一觉,我要去休息了。”

    “嗯。”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下午,到了那里的时候,没能见到那女孩,薇心想,也是,天气冷了。

    大卫一边尝新买的奶酪,一边怒视着薇,薇觉得这家伙有时候太无理取闹了,但为了不看这家伙的脸色,还是又解释了一遍:“你在闹什么脾气,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对方是56岁的阿姨,是她要去睡午觉,不是我。”

    “哼,我刚看了新闻,一位法国68岁的女作家爱上了一位27岁的小伙子。”

    这……

    薇怎么想怎么觉得大卫是在骂自己?重口?这能忍?

    趴在吧台上看大卫切柠檬,语带双关:“真酸。”

    “晚上吃什么?”

    “牛油果鸡蛋虾仁沙拉。”

    “快点喔。”

    和丽莲相谈甚欢,她说和丈夫定居Alty已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