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初唐小驸马 > 第六一三章 你这足失的有点多
    这打官司可比吃饭难多了,一打就是几天,程处瑞和韩峰两人在公堂之上唇枪舌箭,基本互不相让,就算是随长纯他想早点结束也不可能,现在关注这件事情不只是百姓,就是文武百官也在关注,最后李世民大手一挥,公审。

    这次可牛B坏了,高搭大台,随长纯坐在主座之上,现在坐着文武百官在听审,百姓自然也在听审,可怕就在于,如此多的人居然一声不发,所以程处瑞等人在台上所言下面人都听很清楚。

    “关于此事,二位都出示了证人,证物!但确无法为二人所言有一定论,最关键的就是两位当事人在这几天之中并未出面。不知是否可以出堂。”随长纯这话一点没错。

    “去!告诉程处瑞和韩家人,当事人必须出面。”这是李世民在台下的命令,也是一道圣旨!有这道圣旨,那还说什么,程处瑞只好让人去见自己家的小泗,而韩峰也让人把他的儿子抬进来。

    “民女程小泗见过大人!”小泗这几天被关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好像给自己的大哥惹麻烦了,此次她知道自己真的闯大祸了。

    “韩家韩子涛见过大人!恕小人有伤在身不能给大人施全礼!”几日不见这位韩子涛更加白静了,面上已经无胡须。语气也在发生的改变。而且眼神……

    “哟!韩家小子,我这里有一本武功秘籍可想学,书名为葵花宝典,练此宫第一式须练此神宫,必先自宫,虽说你这不是自愿,但事已成,何不成为一代武林高手!”

    “程驸马,你这样有意思吗。拿一个小儿开此玩笑。”韩峰直接站在自己儿子面前。

    “哦!看看,你这人不实好坏,我这不是准备废物利用一下。不说其它的,这小子根骨清奇,也是一代奇才,要不这样吧,你现在也不是男儿身,我给你保个媒吧,你看你长的忧虑清目秀的,有不少断阳之人喜欢吧!不过你不能当功,只能当小受,其实也不错啊,可以好好的享受。”

    这话更损,韩子涛可没有他爹的养气功夫,大喝一声:“程处瑞我要杀了你,你他妈的……”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程处瑞一个健步冲在韩子涛面前冷声说道:“小子,开你玩笑是看得起你,你如果敢把后面的说完,我不管此处有多少,我直接斩杀于你,老子的娘也是你能随便侮辱的,告诉你。老子可以随便开玩笑,你不行!明白吗?”

    冲天杀气直接顶向韩子涛,韩峰阻拦也已经晚了,韩子涛只是一个公子哥,哪里见过这么大的杀气,直接吓的下面一阵疼痛,有红色的东西流出来,这是吓尿了!但伤口所在,又流出血来。

    “程处瑞你别欺人太甚。”韩峰怒喝一声。

    “操!给你脸不要脸,老子本想给你们韩家留个面子,这些天老子扯皮就是想让你见好就收,现在好了!你们丫的居然不实好歹,也罢,今日咱们就做一个了结,现在所有人都到场,不是你们韩家灭,就是我程家赢!”

    韩峰这么细琢磨,怎么何着都是你们家赢,但他也不逞这口舌之利,而是转身对着随长纯说道:“大人,现在当事人已到,还请大人断案!”

    “下面程家小泗,面前此人你可认识,他身上的伤可是你所致,如是,又是因为何致对方如此重的伤!”

    “人我认识,化成灰我也认识,他的伤也是我干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哥不让我说!但我仅说一条,他不应该伤害一个女子,我虽未成年,但我也是女子,同样感同身受,对于玩弄女性的人,我不能放过他!”

    这话说的落地有声,其实很多人都能听出来,这一定是程处瑞教的,当然也确实是程处瑞教的,可以说这几天程处瑞磨牙扯皮的,真以为是干什么,他是在等时间,因为有一些部属还需要时间,所以才会如此磨牙的,就在昨天老刀告诉他,一切准备就绪,而且看老刀的样子,恨不能马上冲进去杀人!

    “到是一个敢做敢当的女子,长像也不错,老程,这可不像你的种,看看你们家处瑞还有处默这几个小子,一个两个……唉不说了!不知道你们家小泗可曾有婚约,要不结个亲?”说这话的明显是刚回来的,不知道长安的事情。

    “哈哈,老张,这个可不行,我老程别的都好使,但对于小泗的婚姻大事做不了主,别看我是父亲,但还是不行!小泗的婚姻我们家处瑞说的算!”程咬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丢人,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个家伙,原来传闻是真的!”张姓大官说道。

    “程小泗,我韩子涛见你惊为天人,想与厮守一生的情侣,没想到你居然因为我的一不小心失足之错,对我下此狠手。都说最毒妇人心,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有此狠心。”

    韩家也不是傻子,教的东西自然也不差,都会把自己往外捡。

    “我们家小泗确实是天人不假,可你确是小人一个,韩子涛,你不是说你只是一不小心失了足,那今天我就让你这个不小心多几次!来人啊,把所有的苦主给老子带上来。”

    随着程处瑞一声令下,在外面呼呼拉拉的进来足足有上千人之多,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悲怯和苦处,还有一些人眼中满是恨意。

    “呵呵,韩小涛,你说你是一时失足,你这失的足还真是不少,看来这鞋有些不跟脚啊。来来让我和你好好说说。”

    “贞观初年,韩家沟,农民韩老汉之女,韩小花……那年你对多大啊!行啊!

    别急,继续,我念到的人上前一步……”接下来程处瑞足足念了大半个时辰,每一人每一家都有名有姓,地址随处可查!

    这些人家中女子全部被人奸染,最可怕的就是有很大一部份都自杀了结,这就是一出人间惨剧!

    “韩峰兄,不知道你对你儿子的所做所为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