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初唐小驸马 > 第六一五章 秦琼的请求
    “原来这世间真有人吃人的惨剧!”李世民听到来人报,也亲自去看了一下现场,出来的时候饶是他也大吐特吐起来,就算很多杀人不眨眼的人也反着胃。

    “这已经失去了人性,所以陛下没必要感慨,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善后。”长孙无忌说道。

    “嗯!韩家人必须全部捉拿归案,有反抗者杀!”这一声命令下去,韩家这个大家族,如果给他们十几年可能就会晋升到五姓七家那种大家族,可惜没有机会了。

    程处瑞自然不管这些,他带着小丫头回到家中,小泗他决定亲自带了,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爹是指望不上,而且这次事情闹的太大,或许一时半会也见不到他。

    韩家啊,咎由自取而已,这时老刀出现了。程处瑞望着老刀身上的血迹:“听说你动手了!”这是李世民告诉他的,老刀发怒,就算是李世民的手下也不敢动,最后李世民只是淡淡的说道:“随他吧!”

    “是!老刀领罚!”老刀说着就跪下去。

    “起来吧,只此一次,我知道你有不为人知的过去,但我想经过这次的事情也应该解开了,家中安全还是要教给你的,你需要的是冷静,不过心结解开之后,年纪也一大把了,什么时候给我添一个弟弟妹妹啥的,有没有相中的人。娶来!”

    这也是李秀宁和程处瑞最关心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拿老刀当外人,有很多事情都不隐瞒老刀的,做为这中的忠臣良将,老刀可以说和死士差不多,他可以为主家做任何事情,确偏偏不会叛变,这是古代人的气节。

    “谢谢成全!想不想听我的故事?”老刀第一把手中的刀放在桌子上,也是第一次见到老刀的刀离开手和身,这让程处瑞很惊讶。

    “老刀叔等我一下啊!给你拿点好东西。”程处瑞说完就转身离开,很快就一手托着两坛子酒,酒坛子上还有一两盘花生米:“听故事,讲故事哪能没有酒和菜。白酒小菜,先不说其它的,今日就不用碗了,直接坛子。”

    听到程处瑞的话,老刀哈哈一笑,拿起一坛子酒,拍开泥封一口饮下半坛子,哈出一口酒气:“给劲,你小子还是有好酒,这是什么藏起来的,我都不知道。”

    “那是不能告诉你的!这可是唯数不多的好酒,有酒就喝,不要问!”程处瑞吃了两根花生米,以前他拍完电视或者电影就喜欢这么喝酒。又或者三五好友坐在一起吃着串,喝着扎啤,那感觉得劲!

    “我没有名字,其实我有一段谁也不知道的过往,我有妻子,我有儿子,我也有一很美满的家,但是因为仇家。我的妻子被仇人奸杀,儿子被发现时已经在锅中煮了,只留下一治和孩子的骨架!”

    这故事有些惨也有些恐怖,想想今天的画面,总之他不敢想,如果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他会不会发疯,想来应该会吧。

    程处瑞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自己还真没有坚强到失去人性。老刀喝了一口酒,说道:“我找仇人,我也想喝他血,吃他的肉,可惜,我还是一个人,我不能!最后杀了,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

    程处瑞一脸的黑线,大哥,你玩我呢,这故事,还真是有头有尾,很老刀的一个故事,要是自己讲,不说三天三夜也差不多,估计最后能开一个评书专场,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

    对于程处瑞内心中的吐槽老刀不知道,他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人也轻松起来。整个人瞬间就不一样了,而且程处瑞能感觉到老刀整个人都在蜕变。

    原来那个仇就是韩家人,今日他是去报仇了,没想到一切就是那么巧合。老刀的仇报了,人也放下来,现在他好像突然一下子突破了。

    “哈哈哈,痛快,今日大仇得报,修为又更上一层楼,值得喝一坛子!”两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你喝酒我陪着,就这么简单。

    这酒劲头十足,最后两人都醉了,还是暗处走出来的李秀宁安排人把两人送回房中。

    第二天事情还在继续,韩家人一夜成了过街的老鼠,而程处瑞又再一次告诉别人,最好不要告他,不然有可能家破人亡的,因此一些打程处瑞的主意,有想法之人全部打消了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呵呵!我说小泗,你就不能好好的学学习。唉!算了,想干啥就干啥,要不你跟着小武!小武最近有一些不开眼天天找她麻烦,你帮着点。”

    小武眼睛一亮,最近她都让李泰和虞家小子给闹的实在是闹心,有了小泗现在风头最紧的丫头。那两个家伙会收敛一些。

    而程处瑞还有事情要做,李秀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她又怀孕了,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自己和李秀宁结婚六年,除了现在这两小家伙,就再也没有怀孕。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你现在别在我面前闹心!”看着围在李秀宁身边的程处瑞,前来溜达的秦琼也乐了。

    “秦伯伯您怎么来了,看您的气色,老孙还是有两下子的!”秦琼的毒也已经找到了办法解决,虽是麻烦,但总算是有,不过以后秦琼上战场的机会不多了。

    “孙神医不亏是神医,说起来有一件事情,我想去你那学院上课,我这一身本事也是时候找个下家,听说你那个学院有不少好学子,正好在那里找找,最主要的就是老友都在,确实很有意思!”

    “行!一句话的事情,您随时都能去,至于说您想教什么,自然有人安排。”

    程处瑞多希望越来越多的能人都去给自己当免费老师。

    “处瑞,处瑞……”外面冲进来一人,正是李怀仁,看到这小子急冲冲的样子,程处瑞好奇道:“你小子来干啥,不给饭吃的!”

    “没心情吃你的饭,出事了,出大事儿了!”

    这他妈的还让人消停不了,又出事,有完没完了!自己就不能得瑟几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