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风口浪尖(第1/2页)
    大大怪把乌云介绍给了那个小矮人,那个小矮人名叫七个。

    七个也在这桌坐下了,四桌刚好满了。

    七个是个话痨,一坐下就停不住,呱啦呱啦一大堆,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不久前的那场大战。

    他说话从来不过脑子,说完之后才发现八两跟大大怪的脸色不对,连忙闭嘴。

    乌云倒是对那场大战挺感兴趣的,只不过,他当时只有看热闹的份,没有参与进去。

    “那场大战死的人多吗?”乌云问。

    七个说“当然多了,很多刚刚进入网文界的人都死了,可惨了。”

    “不过问题不大,他们只是在网文界死了,还可以去其他的地方吗嘛。”

    在这片大陆上,分为无数界,网文界只是其中一个界而已,在某一个界被术法攻击死去,就会在这个界中消失,永远不会再这个界中出现,可自行选择其他界。

    很少有人会换界,因为换一个新的界重来所遭受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那如果不是被术法攻击呢?”

    “那那个人就会真正死去,永远消失。”大大怪说,吴克一直是他们心中的一根刺,虽然他跟八两平时看不出来,但是他们的难过不比凉面少,吴克永远是他们的好兄弟,就跟那次许下的承诺一样。

    那天夕阳正好,吴克走进了拖更者联盟的大门,闪亮的光头是那么显眼,那老头汗衫是那么帅气,再加上黑色的人字拖,整个人散发着与旁人不同的气质。

    更别提他手上提的肥宅快乐水跟卤味。

    “谁想吃,先叫我爸爸。”

    这个兄弟承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吴克永远都是他们的好弟弟。

    如果不是他偷偷更文被发现,他应该也会来参加大会吧,毕竟,他一直都想来这里。

    吴克曾经救八两于狗嘴之下,他所研究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剩下三百六十天闲逛的拖更法,得到了广大拖更者们的应用。

    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偷偷更文。乌云心里对这位前辈产生了深深的敬佩。

    七个边说边吃,一点都不耽误。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几人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袍,带着墨镜,身上下连跟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的人走了进来。

    “那是现任拖更者联盟最高长官,小黑黑。”大大怪给乌云说。

    小黑黑朝大家挥手打招呼,便在保安的保护下低着头,以为自己很酷,其实像个犯人一样进了后台的一个小房间。

    片刻,又是一阵喧哗,只见一个七彩爆炸头,刘海遮住半张脸,内搭横条纹长袖,外套黄色小马甲,下身穿破洞牛仔裤,脸蹬红色匡威的男子走了出来,从其他人的议论声中,乌云才知道他是小黑黑。

    七个凑过来跟乌云说“这就是伪装术,只要穿上这身衣服,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真实面貌,真实身份。”

    小黑黑坐在正中央的一张桌子上,然后他便开始说起了官话,乌云一向不爱听这些,于是便专心吃毛肚,一个不注意,八两就得夹走。

    “不是,你这不厚道啊。”七个对八两说,“这下了十片毛肚,你一个人吃十一片。”

    “我帮你们试试熟了没?”八两没有丝毫愧疚。

    乌云趁他们争论谁吃谁是狗的时候,手疾眼快,夹起刚下的肥牛送入口中,就连嘴角留下的红油都没有使他的帅气丢失半分。

    乌云将肥牛咽下去,说“不好意思啊,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啊。”

    就在这时,乌云发现周围所以人的目光都看着他。

    他在心里吐槽“怎么着,吃着肥牛还吃出偶像感了。”

    “这就是乌云大神留下的唯一血脉。”小黑黑说。

    乌云感觉自己嘴边的红油已经凝固了,一口口水呛在喉管里,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小黑黑把乌云迎到自己中间的那张桌子上,又叽里呱啦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

    可是乌云的脑子只剩下“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是谁的儿子,又是谁的丈夫,从哪里,到哪里去,苍茫的天涯上是我的爱……”

    随后,小黑黑又把浑身僵硬,人多看着自己就说不出来的乌云带到后面小房间。

    随后,大大怪,八两,七个也被带进来了。

    小黑黑走在他们对面的皮沙发上,冷笑着看着他们。

    “请问您带我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儿吗?”大大怪小心翼翼得问小黑黑。

    小黑黑说“大大怪,现任拖更者联盟驻H城小河沟小区分部部长。”

    “八两,副部长。”

    “乌云,副主任。”

    “你们的副主任凉面没有来。”

    看来小黑黑是调查过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