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值不值得(第1/2页)
    最新网址:..co

    自凌云弱和玄虎一道闯过了试炼之地第二层,玄虎在学院内就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不止受到了学子们的追捧,连亓官院长都亲自接见了。幸好,得知那位老爷爷是圣宗老者,神力无边,她才不需要担心玄虎被拆穿。

    院长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机缘,并允许凌云弱今后可以带灵兽一起试炼。这下,白夫子再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但因上次受伤还未痊愈,凌云弱近两日也没再去试炼之地。不过,如今可以带着玄虎自由行走在学院内,对凌云弱来说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只要,别遇见那个白胖子!

    可偏偏事与愿违!她不过是午膳吃多了,想趁着别人午休的时候,带着玄虎出来散散步消食一下,好巧不巧得正好遇到了刚要出门的白夫子。

    凌云弱下意识地扭头就走,便听到一声呵斥:“站住!”

    虽然这回没被定身,她也没敢继续开溜,只回头僵笑着打招呼:“下午好啊!”

    白夫子拧着眉头不说话,凌云弱以为他又要开始训人了,赶紧站好装乖巧。

    “那个,若是你现下有空闲,便为我做两坛甜茶,我晚些要出门办事。”白夫子踌躇了片刻,才板着脸说道。

    “哈?”凌云弱有些反应不过来。

    出门办事要带两坛金桔柠檬茶?这是要当礼品送人吗?还有,干嘛让人帮忙却是这副嘴脸!

    这些话也就是凌云弱心里想着而已,她才没胆子说出来。

    等她去膳房忙活完,将两坛甜茶递给白夫子时,竟听到白夫子说了句:“嗯,表现不错,下回可抵一次罚抄学规。”

    语罢,乐滋滋地提着坛子出门了,剩凌云弱一人呆楞着。

    “你倒是留个欠条啊!这样空口无凭的,到时赖账我跟谁说理去?”凌云弱小声嘟囔着。

    看到一旁打盹的玄虎,便抱起它往回走。快到女学居时,从不远的小林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究竟是为何?”是左琳络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你为何这般欺负我?”

    嗯?谁敢在学院里欺负人?凌云弱险些没忍住就要冲过去,却听到了翼风骤的声音。

    “左师妹,你我的亲事本就是父母做主,你……既然未成之事,你又何必执着?”翼风骤这话说得有些心虚,也有些无奈。

    原本两家正在议亲,但前两日他按耐不住给他父亲写了封书信,说起了司寇吟萖没有死在妖族手中,而今在学院里修习,还把她近日的表现一一细表。

    翼宗师听说后,立刻改了主意,说族中一长者病危,议亲暂缓。翼夫人纳闷不已,那位长者又不是多近的亲戚,就为了他耽误孩子的终身大事?

    而左秋鹤如此聪颖的人,怎会不明白翼宗师这话的意思。虽然不明白究竟是因何缘由,但两家的亲事怕是无法再谈。

    左琳络知道后,当然无法接受,这就跑来质问。可被翼风骤一句话,又给顶得无语了!

    这事由翼宗师出面,她能怪翼风骤什么?若说多了,不仅是丢了女儿家的颜面,更是不尊重长辈。

    一时不知如何分辩,又心中着实委屈,不由得就嘤嘤哭了出来。

    翼风骤一向不懂得宽慰人,便杵着由左琳络径自哭泣。

    凌云弱在暗处看得直翻白眼,风骤师兄的桃花运真是旺,可依他这性子得枯死多少枝桃花啊!

    正腹诽着,怀里的玄虎忽然发出一声呼噜声。凌云弱做贼心虚,转身要躲,却被人一定,直接僵在了原地。

    待翼风骤走过来时,她才干笑着说道:“呵呵,我啥也没听见……”

    翼风骤没料到是凌云弱,当即怔住,脑子有些慌乱。她该不会认为他与左师妹有何牵扯吧?

    “云弱师妹?”左琳络这时已擦好眼泪,走近瞧见凌云弱,面上又羞又恼,“你……你竟躲着看我笑话?”

    “啊?没,我没有……”凌云弱吞吞吐吐地,“我是不小心……我听见你说被欺负,才……”

    凌云弱觉得无论自己说啥,好像都解释不清自己偷听的事实。只好转移话题:“我是为你打抱不平啊,琳络师姐!”

    左琳络:“……”

    凌云弱将矛头对准翼风骤:“风骤师兄,琳络师姐有何不好?她长得貌美又可爱,还是高干子女。你即便是有颜也有才,可以你这木讷的性子,有几个女子能接受得了?你竟还嫌弃琳络师姐?你……你简直让我不知如何说你才好!”

    翼风骤:“……”

    “你看你,把人都惹哭了还不知道安慰人家,光会干看着。如此不懂体贴,以后还怎么疼你老婆……额,疼你夫人?以后还有何人愿嫁给你……”凌云弱喋喋不休地数落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