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荒原红城 > 第582章 我的爱人
    从车上找了几个培训用的圆珠笔送给了孩子,不管怎么样算是个小礼物。告别了孩子们,我不知道该不该联系华雯,孩子们说她不在,难道是又上山去了?把车停在路边,我开始体会这个小镇。

    这是个全新的小镇一切都是新的,以至于我之前路过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过这个小镇,最热闹的地方大约两百米长,分布着饭馆和小商店,其它地方就显得很是安静,一眼能看到新的学校,我之前没有注意过,这次才注意到那高高飘扬的国旗。

    学校在新的镇子的另外一边,远离穿镇而过的公路。绿化不怎么样,路边的树都很小,树田里的土不多,和路面有落差,我猜测也许就是阿里木江想的那种方法,把原有的土和石头都挖走,从另外的地方拉来土回填,这样就能种树种花了。

    还不到一支烟的功夫,就看到远方一堵墙一样的沙暴快速的靠近,斜阳照在只遮住了半边天的乌黑的云,一场沙暴,也许还会夹着暴雨即将来临。我决定给华雯打个电话,不要什么惊喜了,要问问她现在是不是安全。

    电话打不通,提示不在服务区,看来不是去县上了,可能还真的还在山上,也许我要去山上找她了。按上次的走法,还要开车走一个多小时,我决定等一等再看情况,我不能直接在沙尘暴里冒险。

    和喀什有点像,在路上行走或骑着电瓶车的人并不着急着躲避沙尘暴,而是正常的在走着。眼看那堵沙墙就推了过来,瞬时狂风让我站不稳,上当了,因为当地人不慌不忙的在走,我以为没啥呢,没想到瞬时的风那么的大,这样真的有危险,被风吹着跑了几步,我躲进了路边一家商店。

    店主人没问我,我估计他是看出来我是来躲避风的。还没等我聊上几句,屋外就下起了冰雹,有鸽子蛋那么大的冰雹,敲的四处叮叮当当的响。

    我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冰雹,很想去抓一把拍张照片,于是站门口把胳膊伸出去想试试砸在胳膊上有多疼。

    老板笑着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我估计大概意思是说不要出去,很危险。冰雹并没有砸在我胳膊上,但在乒乒乓乓的声音里,我的心却跌入了低谷,不远处普拉多正在被冰雹无情的砸着。

    冰雹下了几分钟,就变成了大雨,我直接就冲出去看车的情况,这可是华雯的车啊,本来没事的,偏偏我要偷偷的跑过来。

    就那么几米,我已经被淋透了,不过好消息是车看起来没什么事。也许是冰雹比较软,再次回到店里,老板指着他店里的迷彩服问我要不要。

    “冷,别的衣服没有,都是新的,村干部一个样子呢。八十块钱一套,那个背心嘛二十块钱,鞋子十九,袜子五块,裤头嘛十块钱,毛巾嘛,五块钱。”

    老板拿出一套迷彩服,一双解放鞋,作训的弹力t恤,还有袜子毛巾等全套。我也没犹豫,直接用毛巾擦了擦,找了个角落就把湿衣服全都给换了,不换不行,我牙齿已经打颤了。

    这边驻村的干部比较偏好穿迷彩服,所以老板才说像干部一样,我知道我这样穿其实和民工差不多。当然质量要比我这一套好很多,这个我知道,和发给培训班学员的差不多,老板至少多要了一倍的钱。

    刚换好,把自己的衣服拧干的时候,就听到商店外面有汽车喇叭响,我反正不认识什么人,就没在意。

    “阿达西,是不是叫你的呐。”老板对我说。

    我这才探头看了看,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华雯坐在一辆哈弗的副驾驶位置在对我招手,她显然是比我给惊喜到了,有点疑惑还带着点想笑不能笑的表情。

    用老板给的塑料袋装了湿衣服顶在头上跑了出去。

    “二傻,你怎么来了?还穿成这样,出什么事了?”

    “刚到,给你个惊喜,但一来就给了个下马威,怕冰雹打坏车,所以被淋湿了。”

    “活该!开车跟上吧。”

    说完,华雯坐的这个车就往学校那边开去,我赶紧开车跟了上去。进到学校院子里,雨就已经停了,风依然很大,远处已经露出了半边的蓝天,华雯这才把车上的人都给介绍了一遍。

    开车的是一个学生的家长,义务服务,并不是华雯她们想占便宜,这个家长在县里卖烤肉,这两天正好在山里搬家,就做了车夫。

    同车的都是华雯的同事。

    “这个黑黑的民工是我的爱人。”华雯给我一一介绍完她同事后,给大家统一的介绍我。

    我心里乐开了花,却看见这几个老师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为了不破坏华雯的形象,赶紧说了一句话:“俯首甘为孺子牛。”

    不过我一说出来就被华雯在胳膊上扭了一把:“别拽你的文青气质了,对了,你怎么会在商店哪里?要不是我认识车牌,还真不敢相信你来了。”告别了另外几个老师,华雯带着我往她办公室走。

    “刚上来,看到几个学生,就问了问认不认识你。然后知道你不在,我就说先在商店里聊会儿天,了解一下迁移的新镇的风土人情,结果还没聊呢就被冰雹吓着了,一开始以为是沙尘暴呢,正想打电话问问你在哪里好去接你。”

    “你有没有问学生们是怎么认识我的?我现在不带班不教课,但好像全校都认识我。”

    “问了,颠覆了我对你的印象,他们说你不好,你很严,搞的他们没时间玩,经常为了交作业被批评。晚上作业做不完也必须要睡觉,早上起的早,还要早自习。”

    “嗯,这就对了,必须用短的时间把学生和老师的一些懒散观念都要改一改,将来他们会感谢我的。”

    “填鸭式的教育真的好吗?”我问。

    “不好,但我必须要坚持推广,上上个学期期末考试,年级及格率只有百分之十几,你能想象吗?经过一个学期的逐渐严格,上个学期及格率已经上升到九十几了。”

    “也对,我一直记得喀什那个朋友的叹息,他说他女儿高考的时候班里第三,结果是两百九十几分,专科都够不到。之前他一直认为班里前几名应该至少有个大学上。”我最近总是想到这个事,就给华雯也说了说。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