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荒原红城 > 第583章 聚餐是必须的
    说到基础教育,华雯表现出的是信心,我则和很多当地人一样对一些现象有着不太好的看法。

    华雯说我身上有难闻的味道,赶着我去宿舍里洗了澡,只是没有衣服换,我仍然穿着一身剪裁很差的迷彩。洗完把自己湿掉的衣服洗了才等到华雯的消息,说是她同事要请我吃饭。

    这几乎就是整个新疆的待客之道,不过这样总是会让我觉得不好意思。

    “华雯,忘记了,应该我主动请你的同事吃饭才对,等会儿我来请客,这里有好点的饭馆吗?”

    镇子上的饭馆不需要预约,华雯说她的同事已经去打过招呼了,让把一些东西先准备起来,馕坑肉什么的先给烤上,没有的菜赶紧去买来。

    这里的外来人口很少,饭馆的生意不多,晚上很多东西还要准备。

    这次见华雯我有种仙女变灰姑娘的感觉,华雯比之前务实了太多,主要是在生活方面。

    “华雯,这次我算是对你又有了新的认识。”

    “什么认识?以前什么样?你这么说是不是说明你还不了解我?”

    “嗯,确实还不能算了解,谈恋爱不就是先喜欢再了解嘛。以前感觉你就是尘间的仙女,今天感觉你是一个普通人,居然有孩子不喜欢你,你能穿的这么朴素,过这么平凡的生活。”

    “我没变,是你变了,上次就说了,我不能把自己高高的放在这里,让大家来仰视我,我必须要和大部分人做朋友,就像你之前遇到的小张老师一样,他们一半是为了生活来当老师,一半是为了美好的愿望奋斗。孩子也是,我要改变那种我就是来给他们开拓眼界的想法,要改变他们人生的想法。我是来寻找符合实情的教育模式,目的就是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

    在往饭馆去的路上,华雯终于告诉我说,因为她父母的反对,她留在这里继续工作是承受着很大压力的,只有我对她的支持是无条件的。

    “我永远支持你,我说你变灰姑娘是一种夸奖,感觉你离我更近了一些,不是那种我需要膜拜的感觉。”

    “搞的你以前好像真膜拜过我一样,不过说到现实,你要好好的工作,下次不准再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偷偷的跑来,要节省点。”

    “我再给你点钱吧,以前感觉你就是富婆,现在看来和我贴近了好多。”

    “你要是有就给我点吧,我来的时间短,收入一般,搞民宿把家底算是掏空了。”

    “那你比我强,家底很厚,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过家底。不过,还是上次的那个问题,你真打算在这里一直当老师当下去?”

    “不会,不过现在想找个学校不容易,都知道我早晚要跑,所以都不愿意要我。”

    “我要你,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还有我。”

    “你脑子塔西拉,还抛弃我,垂涎我美色的人多的是。”

    我仍然没有得到答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急于去寻找答案,是因为我想有个稳定的生活还是说我心疼华雯?

    饭店不算大,有一个包间,包间里有两张桌子,同事们已经来了一部分,晚上招呼来了二十多人,坐的挺拥挤的。

    看着穿着一身劣质迷彩服的我,华雯笑的很开心,总是拿我开玩笑,说某次见到我穿的比现在还丑,某次我去吃饭被当做当地人,服务员看着我听不懂,才明白自己应该用国语讲话。而我则把我喝醉了说自己在美国开着飞机瞎转悠的事又说了一遍,反正大家高兴就好。

    席间大家才明白我和华雯一样,也是为了一过美好的想法来的南疆,一时间就又说了一轮赞扬和恭维的话,看到快要买单的时候,我跑了出去要先买单,结果老板说是已经有人买过了。

    回到包厢,我又感谢了一轮,然后邀请大家去喀什,保证好好的接待。

    “你别光说不行动,要拿出实际行动。”华雯没和我商量过就当众怂恿我。

    “行,这次我回喀什就可以带四个人过去,有喜欢自驾的可以报名。”

    虽然我是客气的说法,但是真的吸引了几个内地来支教老师的兴趣,说是支教,其实基本就是这这里当老师了,当然前提是他们愿意留下来。

    有两个小女老师看着很瘦,穿的也很普通,和我说话的时候表现出了不自信。

    “姐夫,我们没什么假期,但特别想去看看。现在最多能调班两天,加上周末,四天能行吗?”

    “行,不过那样的话,明天就要走,我等不到下个周末,你们现在能请到假吗?”

    “太好了,我们两个本来就请好假了,原来是打算明天去县城一次的。”

    我看了看华雯,她点了点头。和两个小女老师约好明天早上早点走,不过这次不打算四点多就出发。一个叫李静一个叫曾秋霞,问了问,两个人是从甘肃来的,来新疆后其它地方就没有去过。

    “我们的生活其实很枯燥,除了寒暑假,平时很少有机会出去看看,寒暑假大部分老师都会回老家。寒暑假有的时候也不正常,这个冬天就是,很多老师参加培训和搬迁,也没休息。”华雯对我说道。

    我决定耽误点时间走沙漠公路,去到阿克苏回喀什。这样虽然多了三百公里的路,但至少能让这两个小女老师看到一些风景。

    看我好像什么事都要看华雯的眼色,一群老师又嘻嘻哈哈的开起了我的玩笑。看到气氛正浓,我对在场的书记和一个副校长提出了之前的想法,就是想搞一个基金,用来做南疆学校之间的交流。

    “我是这样想的,这些老师真的很伟大,能来农村和山里,在最基层教书。虽然机会不多,但还是有机会去内地交流和培训,而且在内地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和资源。我发现他们在不同的省内学校之间交流的机会少。北疆的一些城市还有库尔勒都有联办的衡水高中,已经是当地升学率最好学校,他们引进的不是老师,而是教育方法和理念。说简单点就是严格和题海,但那是对教育基础较好的区域来说的。我想这些年轻的老师也有机会能和其它学校老师交流,衡水水平现在不敢想,但提高基础教育水平还是有帮助的。另外,也能让这些老师领略一下疆内的人文和风光,我现在生意做的还不算大,每个学期能帮助五个老师完成这样的交流,你们派五个,喀什地区我找一家学校派五个,做一个活动,所有费用我来出,交流内容和方式学校决定,我还安排食宿行。”我表达了我的想法。

    书记和校长还是比较开明的,他们表示了赞赏和初步的同意,但说还是要往上级汇报一下这个事情。

    “那行,这个事上我是有私心的,想让佟老师能得到一些特别的照顾,希望有些不在计划内的实验性质的教学方案能得到实施的机会。”我说道,这个话我没有和华雯商量过,但我知道她的很多想法想实施一定有困难,这边办事还是不够灵活和务实。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