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略懂略懂(第1/2页)
    考核学堂。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庞清源原本跟徐明礼商量,准备考第一科的时候,就让直接唐宁知难而退。如此一来,唐宁就能进入书院学习。但眼下情况完出乎他们的意料,按照考核的规则,唐宁已经答对一题,只要再答对一题就能够进入甲班。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唐宁没有答对第二题,凭借他第一题答得如此优秀,如此惊人的记忆力,相对于其他学生早已是过犹不及,进入甲班更是绰绰有余!

    半盏茶的时刻,背完《温陵学规》十页。

    若是让他们亲自背诵,背诵前五页还有可能,后边肯定是办不到,更不用说随即抽取选段提问。刚才庞清源可是随即抽取提问过的,唐宁也是一一回到出来。

    庞清源神色微慌,迟疑问道:“牧先生,现在该如何评成绩?”

    牧文善神色复杂,却是不好开口。心里暗道,就凭唐宁这背诵书本的天赋,定是不可多得人才,若是换做其他学生,他们定是非常欢迎。但是……为何偏偏是这位风流少爷!

    这唐大少做的风流荒唐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在温陵听说,当街调戏有夫之妇,美人窟里纵欲高歌,前阵子听说还昏倒在妓院里。这一件件荒唐事,让牧文善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学生!

    牧文善也是心思复杂,发现庞清源正看着他。牧文善顿时摇了摇头,心里咬牙,这唐宁是绝对收不得的,若是他真进了温陵学院,恐怕肯定是永无安宁之日,为了学生着想,他只能放弃!

    庞清源点了点头,一切以学生学习为主!

    牧文善看向唐宁,目光复杂,说道:“这第一题考得是背诵,相对于背诵诗文经书,背诵《温陵学规》难度较小。所以这第二题,考得将会跟其他学生一样,乃是诗词对仗。为了公平起见,这次难度会稍微提高一些,你若是能够对仗出来,我就评你为甲等,让你加入温陵学院。”

    唐少爷名声败坏,所以牧文善有意为难他。唐宁心里边觉得不舒服,但也不好发作,谁叫唐大少名声败坏,他也可以看得出来,这几位先生都是非常看重学生品质,若是因为他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他们可就成为书院体学生的罪人。

    不过,唐宁既然已经决定要走科举之路,那这学院只能是继续依照唐富贵安排,肯定是要通过第二题的!

    唐宁脸色认真,看向三位先生,说道:“先生尽管公平对待,出题吧!”

    庞清源开始有些欣赏唐宁,说道:“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若你真的是来书院读书,那我便提前说明,虽然你记忆好,但除了记忆,学习还要讲究才学才行。所以这第一题考得是背诵,这第二题便是才学对仗。不知,你可懂得作诗?”

    唐宁笑道:“学生有看过几遍诗词文章,对于诗词一道不敢自持,只能说算是略懂略懂。”

    庞清源自然是不相信唐宁说的话,谁不知道他唐大少不学无术。

    为了公平起见,避免唐宁有借口反悔,他取出一个签筒,说道:“这签筒里边乃是诗题,由你自己抽选。”

    唐宁向着签筒抽出一张签条,庞清源接过签条一看,只见上边写着《双叠回文诗》,几位先生瞧了瞧,脸色立马变得有些古怪。

    这签条写的《双叠回文诗》,乃是去年中秋诗会出的题目。记得当晚的诗会,即便是极负盛名的柳大才子,也对不出这首双叠回文诗。三位先生目光怜悯地看向唐宁,竟然抽到最难的诗题,看来连老天都认为他不该进入温陵书院。

    庞清源拿出一个卷轴,这卷轴里边便是《双叠回文诗》内容。他在唐宁面前慢慢的将卷轴打开,上边刚好写着五十六个字:

    飞鸿倦阵云空邈秀水依山小径香辉落旷亭长对影桨归娱苑故寻芳

    稀花艳杪幽苔绿劲草菲洲沃野苍微露冷烟篁韵细岭题诗客逸倾觞

    唐宁面露思索,庞清源双眼微眯,解释道:“这第二课考得题目,要求根据这五十六个字作《双叠回文诗》。”

    听完题目内容的牧文善脸色微变,骤然变得有些严肃。

    所谓的双叠回文诗,拆开念就是双叠体兼回文诗。类似于叠字回文诗,例如静久思伊归期阻,就是:“静思伊久阻归期,久阻归期忆别离,忆别离时闻漏转,时闻漏转静思伊。”就要用所提供的这七个无规则散乱的字,重新组合并作出一首诗。

    但这第二科考核规则却并不是怎么简单,不是叠字回文诗,而是双叠回文诗!

    这是在叠字回文诗的基础上,要求作出的诗即可以正读两遍,又可以逆读两遍。也就是说,在短时间之内,唐宁要用这五十六个无规则的字作出四首诗词。

    唐宁知道第二科的题目很难,也知道书院的先生有意为难他,但他万万没想到会难成这样。根据他的印象,似乎后世对于这双叠回文诗记载的范文也是少之又少,几乎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