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学院录取!(第1/2页)
    呼!

    秋风通过角落的木窗,吹进静怡的学堂。

    唐宁发现三位先生都没有说话,眼神正直勾勾又像是少妇般幽怨的看着他。

    唐宁现在是作出诗来不错,但即便他作出了诗来,但一些内容牧文善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啊!

    牧文善靠近庞清源,低声请问:“庞先生,唐宁这双叠回文诗……对吗?我怎有些不明白。”

    庞清源目光复杂,轻抚白须,解释道:“你也看到了,这卷轴上边总共有五十六个字,考的便是将这五十六个字,任意组合成回文叠诗。所谓的双叠回文诗,便是语意双叠,词句双叠,行文双叠。所以方才唐宁先正读作了两首诗词,而后又逆读了作了两首诗词,此为回文。

    至于双叠一词,我举个例子,例如: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这就是四字重叠。而所谓双叠,便是前后两首诗所有文字都有重叠。因此,他才会一开始先正读两首诗,此为双叠,又逆读两首诗,此为回文。”

    牧文善即便听完庞清源的解释,认真点了点头,听懂是听懂……但听懂不代表就理解了啊!

    即使牧文善心里有意为难唐宁,想要在鸡蛋里边挑骨头,最好是能够点出诗里边的不足之处,但他嘴里试着念诵四首诗词,却发现这四首诗词有理有据,不仅将五十六个字完美契合,诗旨的阐释和诗境的把握,可谓是简明而精当!

    三人心思各异,目光落在唐宁身上。

    见到先生都被四首诗词震惊住,唐宁心里风轻云淡,若说愉悦倒谈不上,但觉得微微解气,毕竟对方是有意在为难他,现在可以狠狠打一下他们的脸也是极好的。至于记恨在心到也谈不上,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风轻云淡的小事,只要能进入学院就好。

    仔细想来三位先生为难他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唐大少的名声如此败坏,而这三位先生出发点都是为了学院的学生。前世唐宁都在努力奋斗学习,知道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对于学生来说多么重要。

    但知道归知道,别人有意为难,唐宁心里肯定是不舒服,再加上他已经决定走科举之路,所以这温陵书院还是要进的!

    沉默!

    落针可闻的沉默!

    过了半盏茶时间,三位先生才在震惊中慢慢恢复过来。

    唐宁淡淡微笑,说道:“学生已经作完题目。”

    牧文善欲言又止,庞清源钦佩大笑,直接说道:“这回文叠诗……好啊!!哈哈哈!你有所不知,这首诗词乃是院长亲自所出!即便是我,只能是勉强作出来啊!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啊!今天实在是叫我大开眼界!”

    唐宁谦虚笑道:“先生言重,学生不过是略懂诗词而已。”

    庞清源笑容顿时僵住。

    牧文善有种打人的冲动。

    另外一位先生则是眼神幽怨,这话不是明摆着打他们的脸吗!

    不过,三位先生看向唐宁的目光,开始有了实质性的变化。那是佩服认可的眼神!半盏茶的时间将十页近五千字的《学院学规》背完,现在更是将院长所作出的《回文叠诗》作出来!即便是他们也是做不到的!

    原本听闻他是不学无术的纨绔败家子,还说自己不过是略懂诗文而已!现在谁若是指着三人鼻子,说唐宁是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他们肯定捏着拳头跟人干一架!这唐宁若是不学无术……那他们不就是目不识丁?外边参加考核的学生不都是无能之辈?

    牧文善看向唐宁时,脸色一变再变。原本让唐宁作诗就是有意想要为难他,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唐宁完出乎他的意料,他竟然真的在短时间之内作出四首诗词!

    别人作诗是“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亦或者是“吟成五个字,捻断数茎须。”这唐宁倒好,直接是“行云流水文思如泉,踏步觅句一气呵成!”

    难道他真的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不成?

    唐宁看向他们,问道:“敢问三位先生,这第二考题已经答完,学生是否已被学院录取?”

    牧文善眼神复杂,久久吐出一口浊气,说道:“是否会被录取,晚些时候张贴到书院木栏便会知晓,你先出去等候消息吧。”

    唐宁眉头微皱,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先生。”

    唐宁将讲堂房门轻轻关上,原本极力反对唐宁唐宁进入学院的牧文善,突然说道:“这唐宁我们乙班要了!”

    这态度如此一百八十度变化,令身旁两位先生脸色非常惊诧,他们仔细一想立马反应过来,今年本就是人才济济,这唐宁又有如此学习天赋,若是将来好好培养参加科举考试的话,肯定是能够获得一定的功名!中举的机会更是大的惊人!培养出一位举人!甚至培养出一位解元都有可能啊!

    作为先生谁不想培养出举人?谁不想培养出解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