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考核第一!(第1/2页)
    “开始张贴考核排名了!”

    有人突然大叫一声,本是坐着休息的书生,精神猛地亢奋,急忙把木栏团团围住,一个个急忙伸长脖子,望向张贴出来的名单。

    唐富贵心里担忧,不知唐宁有没有被录取,他走到人群外边,但碍于身份关系,又不好跟一群读书人在里边挤。

    “上边有我!上边有我!我进丙班了!”

    有书生从人群冲出,脸色非常激动。

    当然,也有部分的人黯然叹息,因为过于紧张导致发挥失常,无奈考核失败进不了学院。

    此次参加书院考核将近五百多人,而最终能够被书院录取的只有两百个人。这样的淘汰率也是相当残酷。

    唐富贵站在人群后边,心里开始变得有些焦灼。

    “这不是唐老板吗!”

    就在这时,唐富贵的身旁传来一声惊咦。

    一位男子惊讶走到唐富贵身边,说道:“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唐老板。”

    唐富贵拱了拱手,笑道:“赵老板。”

    赵玉堂还礼笑道:“前几日听闻唐老板码头货物失窃,不知这货物找到没有?”

    唐富贵眉头微拧,摇了摇头说道:“还在搜寻。”

    赵玉堂点了点头正欲说话,身后走出一位华服公子缓缓走出,举止淡然说道:“爹,不是叫你不用跟着过来吗。”

    赵玉堂笑道:“爹这不是担心你!若是录取不了甲班,这……这该如何是好。”

    站在身旁一位的书生,笑道:“赵老板大可放心,赵公子可是才高八斗文采斐然!这次不仅回答出先生所出的题目,而且还是唯一个答出来的!想必此次甲班第一,肯定非赵公子莫属。而且,大家现在都在盛传,先生们为了争抢公子,可是差点大打出手!”

    赵文顺笑容顿时僵住,摆了摆手,说道:“那都是胡言而已,我虽然答出徐先生的题目,但院长出的题目不是我答出的。”

    “啊?不是赵公子你?我还以为那个禽……厉害的人是你呢!”那位书生诧异说道:“如果不是赵公子你!难道是牧公子?我听闻他也报了甲班。”

    赵文顺摇了摇头,说道:“我方才有遇见过牧公子,他第二题考得是诗词对仗,只是勉强对出来而已,并不是他。”

    那位书生更加诧异:“即不是赵公子,也不是牧公子,那到底是谁如此厉害,竟然能够答对院长的题目,这次考核到底是谁竟有这般本事?!”

    听着几位书生的对话,唐富贵心里轻轻叹息,这赵玉堂乃是他生意上的竞争者,还生了个知书达礼文采斐然的好儿子。他深知温陵书院考核的难度,这赵文顺不仅报了甲班,还回答出徐先生出的题目,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夸张一点的说,他也是一个禽兽啊!

    看着赵文顺谦卑知礼,唐富贵浮现唐宁流里流气的样子,忍不住叹息一声,也不知臭小子跑哪里去了,到底有没有被录取。

    “少爷看到了,录取了!您被录取了!”

    一名小厮从人群众挤出来,看着赵文顺,激动笑道。

    赵文顺脸色不惊不喜,那名书生看向小厮,笑道:“看你这般激动的模样,你们家少爷肯定是得了甲班第一吧!”

    赵文顺立马眉头微挑,目光不由得落向小厮身上。

    小厮笑容顿住,轻声说道:“我们家少爷只得甲班第二……”

    “赵公子第二?”

    那书生看着小厮,惊讶说道:“那第一是谁?莫非真是牧公子?”

    “牧公子只得第三。”

    小厮脸色思索,喃喃说道:“我想想,我记得排在第一的名字似乎叫做……唐宁。”

    “唐宁?”

    那位书生微微沉思说道:“这名字怎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旁边站着的唐富贵,听着身后的议论之声,他的嘴巴微张。

    听到儿子录取赵玉堂非常高兴,目光忽然落在唐富贵身上,问道:“唐老板今日怎么会突然来到书院?”

    众人这才发现身旁站着的唐富贵,赵文顺急忙行礼,笑道:“小侄文顺,见过唐伯父。”

    唐富贵急忙想要确认某件事情,僵笑说道:“额,家里那臭小子今天也来参加书院的考核了。”

    赵玉堂点了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我让人替你去看一……”似乎是想起什么,笑容顿时僵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急忙转头看向小厮,问道:“你刚才说榜上第一叫什么名字?”

    众人眉头微皱,不解赵玉堂为何如此激动。

    唐富贵则是轻声咳嗽,忽而发现书院门口出现一道熟悉的人影,他急忙说道:“现在天色不早,家里还有些要事,我就先行离开了。”

    唐富贵转身离开,身后的小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