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杀人魔头!(第1/2页)
    唐宁心里一机灵,既然已经被发现,只能先出去再说。他从石像慢慢探出,刷的一下,一把明晃晃的尖峰冰冷地递到他的脖颈上。

    冷静!不用紧张,对方没有立即杀掉自己,证明还有商量的余地。

    唐宁从石像走下来,不断权衡思索。

    在唐府的人来之前,必须将危险压得最低,他开头说话绝不能轻浮言语,对方明显有能够一击毙杀的能力,也不能说得含糊其辞,若引起对方怀疑,可能会斩草除根,毕竟她的手上有着三条人命。更不能有任何装逼的言论……他可不认为,自己一言一行有能够让人虎躯一震立马信服的能力。

    现在事情虽然发生太过突然,但他也不是完陷入被动。仔细想想,对方现在身受重伤,身体定是虚弱至极,若是拖延时间的话,对自己越有好处。

    外边瓢泼大雨,风声凄厉作响,城隍庙离唐家有段距离,想要等唐家人过来有些悬呼,再者唐宁也不会将赌注压在唐家小厮身上,这女的眨眼睛就能够灭掉三个高手,唐家小厮来还不够她刷经验……所以,现在到底只能靠自己。

    唐宁轻吸一口凉气,终于出声开口说话。

    “在我表明身份之前,还望姑娘切勿冲动。在下与那三人毫无关系,更不认识那三个人,在下只是一个因为雨天不得不跑进城隍庙避雨的路人。”

    唐宁没有看她面容,而是轻轻地低下头,他的双手负在身后,这是有意表明他不会功夫,也毫无反抗之力,虽然这样做非常冒险,更是一次危险的博弈,但却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博取对方的信任。

    女子目光思索,将手中剑刃缓慢放下。

    “小心!”

    唐宁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出现在女子的耳边,随后,她便觉得娇躯被人猛地推开,与此同时,原本躺在地上的黑衣男子,握在手中的寒光一闪而过,“叮”的一声,一把利刃直接插在城隍爷的头上!

    看着那把利刃,黑衣女子目光微惊,而后眼神骤然变冷,脚尖一挑,便将手中剑刃握紧,直接将剑刃刺向黑衣男子,男子被剑刃穿胸而过,双手紧紧的握着插在他胸口的剑刃,目光充满愤怒。

    女子似乎用尽所有力气,目光变得愈加模糊,似乎随时都会昏倒。

    那黑衣男子口吐鲜血,嘴角露出狞笑,眼前骤然出现一个黑影,他眉头顿时皱紧,

    唐宁悄然出现在黑衣男子的面前,他的手中此时捡了一块土砖,紧紧的握在手上。

    那黑衣男子微微愣了愣:“你是…谁…”

    唐宁抡起手中的土砖,呯的一下,砸在黑衣男子的太阳穴上,这是人体要害部位之一,被称为“死穴“,轻则昏厥,重则殒命。果然,黑衣男子的身体立马倒下,唐宁想了想,举起手中土砖,又接连砸了几下,待得毫无反应之后,这才停歇。

    前世看过太多小说,按照这种剧情发展,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是配角还是主角,都是死于话多……所以唐宁懒得跟他废话。

    就在这时,他发现旁边一双惊咦的眼睛正紧盯着自己,唐宁抬头看去,黑衣女子的目光顿时充满了警惕。

    他看了看手中的土砖,不好意思说道:“我第一次杀人……有些手生。”

    “别过来!”

    黑衣女子神情更加严肃,目光紧盯着唐宁,手中的剑刃似乎随时都会扬起。

    唐宁丢掉手中土砖,说道:“壮士切勿太过敏感,我绝我恶意。……若是他不死的话,我们两个都得死。”

    言简意赅,黑衣女子立马会意。她将手中剑刃缓缓放下,心里也是有些后怕,正如同这个唐宁说的一样,若不是他救自己,城隍爷头上那把刀,可能已经插在她的胸口。

    黑衣女子美眸微抬,脆声说道:“谢……”

    她正准备道谢,看向唐宁时候,脸色忽的微滞。她发现唐宁的脸色此时苍白得可怕,身体迅速向后踉跄几步,整个人直接虚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手脚颤抖得非常厉害。

    震惊、恐惧、紧张、害怕、恶心、眩晕、后怕……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于是在危机解除的最后一刻,不受控制的翻涌上来。

    唐宁深呼吸一口气,想让情绪尽量稳定下来。他站了起来,看向黑衣女子说道:“走!得先离开这里。”想了想,略微沉吟,说道:“还是等下!”

    女子绣眉微蹙,却见他忽然背起来黑衣男子的尸体,冲进漆黑的雨幕里,借着远处的雷光,又看到他接连背起其他两具尸体,迅速冲进森林里边。

    稍顷,唐宁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回来时,只见他小心的抹除脚印,又将城隍庙里的血迹用雨水冲洗掉。

    唐宁可不想犯低级错误,被人怀疑亦或者仇人找上门来。好在今天是雷雨天气,所有血迹都能够冲刷干净,那几具尸体被他被丢进水坑里,即便是被人发现也是明天的事情。眼下将所有风险降到最小,如此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