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医拜兄!(第1/3页)
    若说对功夫没有兴趣是假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飞檐走壁,身轻如燕,降龙十八掌……这些唐宁都非常向往。所以,昨夜那般遇险,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非常兴奋,这也是他救女子的主要目的之一。

    这个时代依旧是重文轻武,文人才子最为不屑的就是舞刀弄枪,就连整个社会都形成一股埋汰武夫的风气,但这些都与唐宁无关,既然知道有武功的存在,唐宁不可能视而不见。

    但是,凡事都讲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需要循循渐进深入浅出,不可鲁莽也不可着急,深入浅出要让她明白自己并无恶意,目的只想要跟她学习功夫。再加上白衣女子现在身受重伤,唐宁有的是时间消磨,想必日后定是能够学到的!

    唐宁走到院子门口时,忽而看见凉亭外坐着一位小丫鬟。

    整齐的刘海,浅色的绿裙,小丫鬟坐在那儿不知想些什么事情,粉拳轻轻捏紧放在膝盖上,如绸缎丝滑的秋风缓缓吹拂,将少女的碎发轻轻吹起。唐宁脚步微微停顿,小丫鬟眼神动了动,发现少爷出来后,急忙急忙向他跑过来。

    秋风吹拂着裙摆,小姑娘站在他面前,怔怔地看向他,眼眶有些红红的,似乎是刚哭过不久。

    “少爷……”

    第一个音节发出,带了些许哽咽,泪珠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滚落而下,她举起手去揩,突然哭了起来。

    唐宁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看着哭成泪人的晴儿,说道:“抱歉,肯定吓到了吧。”

    昨夜让小姑娘治疗女子,如此血淋淋的画面,对于小姑娘来说的确是挺恐怖的。

    晴儿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

    唐宁脸色不解,问道:“那是为什么哭了?”

    晴儿声音哽咽,却是紧咬嘴唇,唐宁刮了下她的琼鼻,小姑娘欲言又止,唐宁做了鬼脸,小姑娘这才破涕微笑。唐宁简单寻问,听完小姑娘的回答,竟是心里有些感动。

    原来昨天连夜暴雨,小姑娘心里担忧,托人带伞去接唐宁,回来时却找不到人影,小姑娘急得差点哭出来,又连忙叫人出去寻找,想到少爷大病初愈,若是淋雨的话,担心他又会病情严重。小姑娘心里自责,没能照顾好少爷,这才坐在亭子里独自落泪。

    唐宁捏了捏晴儿肉肉的脸蛋,说道:“你这小妮子,别人都是巴不得我这大坏蛋病入膏肓,你倒好,竟然担心我的身体还独自落泪。”

    晴儿绣眉微蹙,说道:“少爷才不是……才不是!”

    唐宁脸色微征,这才想起来,唐大少爷对小妮子的确是挺好的。貌似唐大少喜欢的是人妻,对于小姑娘反而是毫无兴趣。

    他正想着,庭院外边一名小厮走了进来,笑道:“少爷,苏神医来了。”

    唐宁又刮了一下小妮子的琼鼻,这才跟着小厮去接见那位温陵有名的苏神医。晴儿摸了摸小鼻子,轻轻皱了皱,脸蛋变得愈加的滚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跟在唐宁的身后,看着坚实的后背,小姑娘脸色羞红,心里甜甜想着,少爷才不是大坏蛋,少爷是大好人,大大的好人!

    ……

    唐宁将苏神医请到房间时,白衣女子正躺在床上休息。

    唐宁看向她,说道:“苏神医的医术十分精湛,在温陵非常有名,你现在身体虚弱,让他看下病情,比较容易恢复。”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将雪白玉手从被褥伸出。

    跟在唐宁身后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搭在她的手腕上,闭目了许久,才缓缓睁开眼睛。

    唐宁问道:“苏神医,她身体状况如何?”

    “这位姑娘的身体非常虚弱。”

    苏神医脸色严肃,说道:“气血缭乱,脏腑失调,乃是失血所致,加之身多出重伤,这些时日,最好躺在床上休养,不宜大肆走动。”

    唐宁看了她一眼,苏神医继续说道:“我先开一些补血益气的药方,待得她服用之后身体自然会有所好转”

    唐宁想了想,忽然问道:“不知神医可有活血化瘀,去除伤痕的药方?”

    苏神医一听,看了一眼女子身上的绷带,眉头拧成川字。

    床上女子脸色微异,目光不由得看向唐宁。古今中外,追求美丽一直都是女人的终极目标,白衣女子到底是个女人,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自然是不希望后背留有任何疤痕。

    苏神医沉默良久,忽而抬起头来,叹息说道:“不瞒唐公子你说,在下的确有一药册,乃是家祖所传,里边曾记载一贴药方,不仅能够活血化瘀,还能够祛除疤痕,若是日常涂抹还有养颜驻容的功效。只可惜这药册年代已久,已经丢失少页,现在只知药方前边几味药物,后边几味却是不得而知。”

    白衣女子脸色微郁,苏神医也是无奈叹息,若是那药方还在,祛除伤痕不足为虑。

    唐宁想了想,看向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