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堂课!(求收藏,求推荐票!)(第1/2页)
    唐宁自然是不可能赶林月如离开,听到她说身体伤势已经恢复四成,唐宁心里思量,得在养伤这段时间里,让她答应教自己功夫才行。

    两人沿着岸边散步,直到夜色昏黑,这才回到唐府。

    第二日又在唐府简单休息,顺便给林月如科普化学反应,到了第三日便是书院开课的日子。

    只从唐家大少取得温陵书院的考核第一之后,温陵读书圈貌似笼罩着一层难以言喻的压抑。

    尽管文人之间依旧花天酒地,明面上也没有人不识相的点名,但大家的心里边多少有些芥蒂。

    唐大少以前不学无术胸无点墨,这在温陵可是公认的事实人,如今却在书院考核中夺了第一。

    这样的败家子,他凭什么夺得第一?

    随着时间的发酵,所谓的流言蜚语,便也就悄然而生,例如有人曾说看见徐先生私底下曾与唐富贵见面,所以此番考核徐先生偷偷替唐宁开了后门!更有甚至者,直接点名院长的女儿跟唐宁两个人两情相悦暧昧不清,唐家纨绔能够答出对仗题目,便是由于这一层关系!

    温陵书院。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作为当事人的徐明礼一脸淡然,反倒是庞清源气得脸色发白,将手中戒尺往桌上一拍,气道:“荒唐!愚蠢!愚不可耐,他们不好好看书,整日流言蜚语,同流合污,竟然还敢背后说徐先生你……简直是!简直是!还没有半点规矩了!”

    庞清源气得不轻,徐明礼轻抿茶水,淡然笑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庞先生何必动气。圣人贤训:君子,应当宽广胸怀,应当懂得容忍,更要学会容纳,如此学习之道也就越高,修持境界也越强。”

    庞清源肃然起敬:“徐先生如此胸怀在下受教了。”

    徐明礼忽而问道:“今日是学堂开课的日子?”

    庞清源点了点头。

    徐明礼说道:“给他们准备一场入学考校,不及格的部罚抄温陵学规三十遍。”

    庞清源脸色诡异:“徐先生,胸怀宽广不是你修得道吗?”

    “我境界低,没法容忍。”

    ……

    ……

    唐宁一大早便来到温陵书院,到底是前世养成的习惯,无论是上课自习,他总是第一个到达教室。但是,当他来到甲班教室时,多少还是有些惊讶,里边已经坐满了学生。

    学生年龄大同小异,基本都是十七八岁,见到唐宁出现在门口,原本嘈杂喧闹的学堂,立马变得鸦雀无声。

    唰!

    部目光都盯着唐宁,但众人多少懂得收敛,眼神没有露出敌意,更不会出现主动挑衅的神情……毕竟,唐宁可是诨名在外,作为温陵现在最大的纨绔还真没有敢主动惹他。

    但没有挑衅的目光,不代表没有艳羡的目光。

    这些目光绝大多数是羡慕他有一个有钱的老爹,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连书院考核第一都能拿到。虽然书院第一名声不是特别响亮,但在温陵文学圈里,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头。若是走进青楼里边,也是可以免费嫖娼的。

    唐宁脸色平静,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户外边种了一棵松柏,落叶纷飞,泛黄凋落。

    这个时代的书院,大都喜欢种植松柏梅竹,也有一些千年古柏的遗存,他们以梅兰松竹“岁寒四友”来借此隐喻,读书人要品质高洁、志存高远。

    稍顷,

    徐明礼缓步走进学堂,手里拿着几本诗经,先是轻轻的放在案上,抬起头,对着众人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坐在窗户边的唐宁,看了一眼徐明礼,发现他双鬓已然斑白,走路慢慢悠悠,到真是颇有一番在酝酿诗词大作的文人一般。

    徐明礼注意到唐宁正看着他,便对他露出温和的笑容。

    他将手里的几本诗经放下,说道:“我们这第一课,乃是先阅读《诗经》,学如何做人的规矩。”

    徐明礼踏起一步,说道:“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句话乃是出自《孟子·离娄上》: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他看向一位学生,突然问道:“何解?”

    那名学生神色微紧,急忙行礼,回答道:“回先生,这句话的意思是即使有离娄那样明敏的视力,有公输般那样精巧的手艺,如果不使用圆规和曲尺,就不能准确地画出方形和圆形。同样,作为人特别是作为普通人,更需要懂得做人的“规”和“矩”。”

    徐明礼笑容绽放,说道:“说得很好。”

    他紧接又问道:“盗言孔甘,乱是用餤巧言如簧,颜之厚矣乃是出自《采苓》《巧言》这两本书。”他看向另外一个学生,问道:“这两句话,又是何意思?”

    听着徐明礼讲课,唐宁眉头微皱,觉得这第一堂课有些奇怪。周围的学生脸色各异,按理说学堂的第一课,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