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学堂考校!(求推荐票)(第1/2页)
    静!

    噤若寒蝉。

    众人有些茫然,不知徐先生为何生气,但碍于他的身份,他们不好出言顶撞,只能心里不郁,认为这先生也不过如此。

    谨言慎行他们怎会不懂得?这可是为人处世道理!他们每日诵读圣贤篇章,这些言语早已了然于胸。

    但方才不是讲做人的规矩?现在却又讲如何为人处世,这显然已经离题了吧。底下学生互相对视,从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丝不郁,以及后悔进入甲班的郁闷神色。

    坐在窗户边的唐宁,抬头看了一眼徐先生,他那双看似混浊却精神奕奕的双眼,望着底下的学生眼底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从徐先生的话中,唐宁听出了别样的韵味,似乎话里边的有话,看似是在告诫警示,实则却像是在训诫。

    徐明礼脸色恢复自然,再次露出和蔼的笑容,说道:“鉴于今日是第一次上课,圣贤有云有教无类更要懂得因材施教,诸位虽然已经通过入学考核,但具体文学才赋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所以,今日便先举办一场学堂考校,也方便了解一下各位。”

    众人眉头微挑,看着徐明礼和蔼笑容,大家脊背一阵冒寒气。原本以为通过学院考核就万事大吉,想不到第一堂课就立马考校,却不知道考得是什么内容?

    徐明礼声音淡淡,说道:“就考宝塔词吧。”

    宝塔词?

    徐明礼此话一出,坐下学生立马叫苦连天。

    唐宁眉头微皱,这所谓的宝塔词又称《一七令》,曾经读高中的时候他有学到过。乃是杂体诗的一种,是一种摹状而吟、风格独特的诗体。顾名思义,因为它形如宝塔。从一字句或两字句的塔尖开始,向下延伸,逐层增加字数至七字句的塔底终止,如此排列下来,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即如塔形、山形。

    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解释宝塔词的话,就是:

    秀

    天秀

    陈du秀

    蒂花之秀

    造化钟神秀

    听到底下学生叫苦,徐明礼眉头一挑,怒道:“双叠宝塔词!若是有人答不出来,罚抄温陵学规三十遍!”

    温陵学规三十遍,这不是要了他们的命!

    叫苦的学生立马闭嘴,看向徐明礼时就像是看着魔鬼一般。

    唐宁听过说过宝塔诗也听说过宝塔词,但却很少听说过双叠宝塔词。

    毕竟双叠宝塔词太难了,不亚于双叠回文诗。它不仅要严守字数、还要逐句成韵,而且每一句都得跟对方对上,末了对完之后,所有的七句还得是完美成诗才行。所以看似是作双叠宝塔词,实际上则是对对联。换句话说,就是从第一个句,逐渐对到第七个句。

    不待众位学生思考,徐明礼望了一眼窗户外边一排翠绿莹滴的竹子,念出第一句道:“竹,竹。”

    坐下学生立马脸色惊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即便已经心里有所准备,也知道要考校宝塔词,他们已经非常难受,这会儿又听先生念出两字,顿时呼吸加粗,还真的是双叠宝塔词!

    这时候,众人目光诡异的看向唐宁,记得他考核时不就是考的双叠回文诗?

    现在先生突然又考双叠宝塔词,有人脑筋比较灵活的,想起先生方才说的话语,又联想到温陵文学圈,这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先生这是想借此敲打他们啊!

    徐明礼看向底下众人,声音沉闷问道:“谁懂?”

    徐明礼继续说道:“各位能够进入甲班,想来诗词对仗在考核的时候,都是非常过关的。这双叠宝塔诗,虽然是难了点,但应该不会为难住大家才对。”他看向一位学生,说道:“你来回答!”

    那位被点名的学生,立马被人认了出来,乃是此次榜上第二名的赵文顺。

    赵文顺欲哭无泪,说道:“回先生,学生才疏学浅,不懂如何对仗和双叠回文词。”

    徐明礼又点了一位学生,乃是此次榜上第三名的牧华章。

    牧华章思索片刻,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回先生,学生不知。”

    徐明礼叫他坐下,将目光扫向底下,坐下学生身体轻颤,赵文顺跟牧华章,他们就更答不出来了。立马有人佯装书籍掉在地上拾起,有的脖子缩紧不敢与先生对视,有的则是眉头紧锁假装思考,却是无一人胆敢应答。

    唐宁心里摇头,他们演得也太假了吧!

    徐明礼往底下诸位学生扫了一圈,心里叹了口气。最后将目光落在窗户边上,旁边的学生也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唐宁。

    徐明礼正欲发问……

    啪!

    一本书籍掉在地上,唐宁俯身捡起,迟迟没有抬头。

    徐明礼:“……”

    身旁的学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