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回家吃饭!(求收藏!求推荐票!)(第1/2页)
    震惊!!

    喧哗!

    瞠目结舌!

    底下学生脸色布满了难以抑制的惊讶,唐宁竟然真的回答出徐先生出的题目,而且这题目还是难度,可不比双叠回文诗来得低!

    难怪书院有人传闻唐宁是个妖孽!

    在他们看来这哪是妖孽啊!

    根本就是禽兽!

    事实上,他们从一开始都是想看唐宁的笑话,更期待唐宁在徐先生面前露出窘迫难堪的样子。但随着唐宁几番对答如流之后,他们的内心逐渐想唐宁一点点的倾斜,甚至希望唐宁能够回答出来!

    为什么?

    因为他们回答不出来啊!

    这双叠宝塔词何其困难,就连书院考核排名第二,实则在众人心里排名第一的赵文顺都不能回答出来,当唐宁除了最后一句之外,其他都是片刻功夫部对出来!

    而且,

    他不是随便对答,而是一气呵成字字珠玉!

    太匪夷所思!

    他不是不学无术?不是胸无点墨?不是败家子吗?

    传闻真的不能相信啊!

    现在谁要是在他们面前说唐宁是个愚昧无知粗野无礼,胸无点墨只会装腔作势,他们肯定一巴掌扇过去!这不是赤裸裸羞辱人吗!

    唐宁要是这样的山野村夫,那他们算什么?

    站在一旁的徐明礼脸色自然,笑容却已难以控制。

    冒然对唐宁考校,他心里也是不敢确定,若是唐宁回答不出,事情就有些棘手,但好在唐宁没有让他失望。

    这次学堂考核对唐宁的确是不公平的,这在他心里边也是非常有数的。但有些事情如果他不去做的话,对唐宁来说会更加的不公平!

    徐明礼踏前一步,众人呼吸微滞,却听徐明礼声调拔高,说道:“纵观天下,从古到今,凡成功者都不是“人云亦云”的大多数,而是“与众不同”的少数人!他们心中有标尺,行事讲规矩!对待别人更不会有任何的成见,也不能随便对一个人做什么判定,例如他是怎样的人,更不会别人说什么就跟着别人说什么!……对待任何事,不能人云亦云,要人云不云,要亲眼见,要亲耳听,冷静思考,再下结论!这样以后若是当了父母官,才不会出现偏差,更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徐明礼瞥了众人一眼,说道:“这就是今天给你上的第一堂课,如何做人。……至于如何做,怎么做,你们得像唐宁好好学。”

    这一刻,底下学生终于是恍然大悟,想起温陵书圈传得沸沸扬扬之事,徐先生就是想借此来敲打大家!

    想明白之后,众人脸色发烫,竟是羞愧难当,毕竟背后议论先生本就是有违圣训,如今先生不但不计较,还点醒他们……众人看向徐先生,不由得肃然起敬。

    唐宁这几日都在唐府,对于外界传闻完不知。就在他疑惑不解时,却见众人目光互相对视一眼,忽然起身,朝着唐宁行了一礼,说道:“我们错怪唐兄弟,还望唐兄弟见谅!”

    唐宁眨了眨眼睛,怎么回事?

    却听身边有人对唐宁说了几句:什么失礼失礼,什么暗自揣测……

    唐宁仔细听了一遍,这才明白过来。

    唐宁摆了摆手,笑道:“诸位有所误解,实属正常不过。毕竟…在下之前所作所为,的确是非常不好。但既然来此书院读书,自然是以学习为主。更何况……”唐宁看向徐明礼,行了一礼说道:“还要多亏徐先生对我的潺潺教诲。大家放心,同是同窗学习,又怎会怪罪大家。”

    书生们对唐宁不由得心里佩服,难怪现在叫我们向他学习。大家背后这般悱恻他,唐家大少不但不生气,反而是原谅大家,真是心胸开阔包容大度之人啊!

    唐宁抬头,看向徐明礼,微笑问道:“先生,回答不出双叠宝塔词,是不是要罚抄《温陵学规》三十遍?”

    徐明礼脸色微愣,点了点头。

    周围学生:“???”

    ……

    ……

    下午酉时是温陵书院放学的时间,今日除了唐宁觉得心情愉悦之外,一路上离开的学生,看向他时,眼神充满了幽怨。

    唐宁对此不以为然,关于被人背后悱恻,也是云淡风轻,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想要堵住别人的嘴,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

    对此唐宁给他们一点点教训,也是合情合理的。

    唐宁走进一条小巷,这是条近道,能够较快回到唐府,因为小巷堆放土沙,正在修路很少有人经过。他今天上了一天的课,肚子多少有些饿了,想赶紧回唐府吃饭……

    “站住!”

    一道声音忽然从角落传出。

    唐宁抬起头,看到一道人影从小巷里边冒了出来。

    这人光头绽亮虎背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