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胸不可测!(谢谢蓝蓝的打赏!)(第1/2页)
    昨天半夜温陵又下了一场大雨,到真有几分秋雨绵绵之意。早上晨跑的时候,能够感觉空气吸进鼻子,整个肺泡充满凉爽清新之意。

    唐宁跑完步流了一身汗,通过这些天的晨跑,发现身体素质有了轻微的变化,但是当唐宁寻问林月如,何时才能教他功夫时。

    林月如上下看了他一眼,说道:“还是太软了。”

    唐宁苦笑摇头,回到房间洗澡,换了套衣服,向着书院方向而去。待得傍晚时分,学堂放课,回到唐府时,发现房间里边传来唐母跟林月如对话的声音。

    “这套衣服乃是唐家老祖母所织,用的是江南的绵柔绸缎,你试着触摸上边的丝绸,会觉得柔软、阴凉之感。果然穿在你身上,真的再合适不过!”

    “不、不行!伯母,我还是赶紧脱掉。您这衣服太珍贵了!”

    唐宁觉得疑惑,直接推门而进,待得看清房里的诱人风景,神色不由得愣住了。

    此时林月如,身着一件碧绿的绸缎衣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屋外的秋风将长发吹起,如波浪一般滑腻柔软,顺着如瓷玉般的肩膀倾斜而下,下边是便半开半合的碧绿绸缎,绸缎里边能够看到如雪肌肤,还有极其诱人紧致的锁骨,再往下看便是深邃而迷人汹涌波涛——好大、好白!

    见到唐宁进来,林月如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唐母脸色惊变,气道:“还不快出去!”

    唐宁头皮发麻,说道:“误会,都是误会。我这就离开!”

    唐宁转身将房门紧闭,然后迅速逃跑。

    唐母脸色尴尬,歉意说道:“抱歉,林姑娘,宁儿这孩子行事风风火火的。”

    “没事。”

    房间里边,林月如的面颊顿时燃烧着鲜艳的红晕,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动,在烛火的相辉映下,显得特别迷人,含羞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小猫,埋着头再不敢重新抬起……

    ……

    ……

    唐宁寻了处地方,重新洗了个澡,刚才林月如凌冽而实质的杀气,让他感觉到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的脑海当中,不由得浮现精致而诱人的画面。唐宁微微诧异,林月如的身子苗条婀娜多姿没错,但事业线应该没有那么饱满才对。而后,他的脑海中冒出三个字——裹胸布!

    像她们这样的习武之人,一般都会采用裹胸的方法!

    果然人不可貌相,胸不可测量啊!

    唐宁洗完澡之后,重新换了套衣服。

    因为晚上要参加孙府寿宴,晴儿特地准备了套锦绣玉衣,配合着唐宁秀气的脸庞,到真有几分翩翩公子之意。

    唐宁走出院子,刚刚来到唐府门口,发现林月如已经站在那里等他。

    看了看林月如腰间没有佩剑,唐宁这才强装镇定,走到她的面前。尽管他没有看到不该看的,但感觉该看不该看的好像都已经看完了。

    唐宁友好笑道:“这件衣服很适合你,非常好看。”

    话刚刚说出口,唐宁脊背立马冒寒气。

    林月如眼神骤冷,看向唐宁时,就像是凶猛野兽在暗中窥视着他。

    唐宁无奈苦笑,两人好不容易关系变得熟稔一些,没想到在他“大饱眼福”之后,立马又变得烟消云散。

    站在旁边的唐母,无奈叹了口气,气道:“孙府离唐府有段距离,你们就先乘着马车过去。宁儿记得要照顾好月如,若是再惹她生气,看回来不教训你!”

    唐宁点头应是,扶着林月如小心上了马车。

    唐母看着他们远去马车,叹息说道:“宁儿啊……娘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就得靠你自己了。”

    马车里边,两人面对面而坐,只是唐宁显得有些拘谨,倒真像是做错事孩子,低着头不敢抬起,更不敢与林月如对视。

    扑哧!

    从未看到唐宁如此窘迫的样子,林月如忍不住笑了出来,弯弯的小嘴角,两只眼睛扑闪扑闪,红红的小脸蛋——她笑的很甜。

    那清秀的脸蛋上露出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若说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一般。

    “真美。”唐宁看呆了,情不自禁地说道。

    “你说什么!”林月如俏脸骤寒,美眸再一次冷冰冰看着唐宁。只是,白皙的脸蛋却情不自禁的变得发烫起来。

    唐宁看着外边灯火璀璨的夜色,说道:“今天的夜色真美。”

    “哼!”林月如冷哼一声。

    唐宁歉意说道:“唐突推门而进,实在是我的不对。还望林姑娘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