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孙府寿宴(第1/2页)
    孙家府邸。

    夜幕刚刚降临,府里燃起花灯,整个府邸灯火璀璨,照得犹如白昼。

    孙院长年轻时曾任过朝廷大官,后来据说是因为厌憎官场,随后便返回家乡温陵,开设温陵书院,过着闲情的教书生活。随着时间流逝,可谓桃李满天下。

    此次参加孙院长寿宴的,除了有应邀而来的宾客,也有不请自来的温陵商客。这位孙院长虽然早已远离官场,但其人脉之广却是不容小觑。但此次参加寿宴的,大多数还是书院的书生,学生们围坐一座,把酒言欢诗兴大发,便为孙院长做贺寿诗一首。

    孙府某个房间。

    徐明礼举起酒杯,看着桌对面的孙院长,笑道:“看到院长你脸色恢复得差不多,我也就放下心了。”

    被徐明礼称为孙院长的,乃是一位脸色稍显苍白的中年男人。

    孙院长呵呵一笑,说道:“只要病不是死人,那就不算什么大病。内室喜欢小题大做,倒是让你们见笑了。”

    牧文善摆了摆手,急道:“此言差矣,这小病拖大病,病不死人,但难受啊。这治病可是马虎不得,耽误不得的。”

    孙院长洒然而笑,倒了杯酒水,客气敬道:“今年温陵书院若不是你们主持,恐怕招生就不好顺利进行。麻烦各位了!”孙院长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看向徐明礼说道:“徐先生,辛苦了。”

    徐明礼瞥了他手里酒杯,笑骂道:“你莫不是想偷喝这酒水,才寻的借口?”

    孙院长被人捅破心思,也不尴尬,苦笑摇头:“内室管得太严,我家那丫头又不让我碰酒水。今日若不是寿宴,恐怕一口都喝不得喽。”说完,又饮下一杯酒水,露出怅然舒爽神情。

    “你啊!你啊!”

    徐明礼又给他倒了一杯,笑道:“还真是无酒不欢啊。”

    孙院长忽而记起一事,问道:“今年考核第一的学生是哪位?怎不见你们提起过?不知学识如何?”

    听到考核的事情,牧文善狠狠瞪了徐明礼一眼,他可是记得徐明礼出尔反尔之事。

    徐明礼脸色畅快,卖关子笑道:“今年夺得考核第一的这位学生,不仅是今年学识最好的,也是咱们温陵学院,历年考核的学生当中——最好的!”

    孙院长眼皮微挑,立马起了兴趣,问道:“如何个好法?”

    他可是非常清楚,眼前的徐明礼出了名的严苛,眼光可是犀利至极。今年夺得考核第一的是个怎样的学生,竟然能够被他如此盛赞。

    徐明礼将唐宁考核的经过,又将在学堂二次考核的事情,一一细说给孙院长听。

    孙院长听完之后,忍不住惊讶道:“你是说这唐宁不仅对双叠回文诗,还对出了双叠宝塔词?怪哉!怪哉!这温陵何时出现如此才赋異稟之人,为何我从未听说过?……不过话说回来,这唐宁的名字怎如此熟悉,为何我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

    牧文善脸色微异,徐明礼脸色变得古怪极了,他犹豫了下,轻声说道:“这唐宁乃是唐富贵的儿子。”

    “谁的儿子?唐富贵?!”

    孙院长以为听错了,问道:“他儿子不是那位纨纨……”孙院长还没说完,神色不由得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徐明礼认真的对他点了点头。

    竟然是那位温陵出了名的纨绔败家子,孙院长难以置信,急忙叫小厮去请唐宁过来。府里的小厮去了一会儿,返回说道:“唐宁公子还没来。”

    几人脸色诧异,孙院长记得他有给唐家寄过请帖才对,毕竟唐家可是温陵有名的商贾。徐明礼则是觉得奇怪,其他学生都已悉数到齐,按理说唐宁应该也该到了才对。

    正在他们疑惑不解之时,对面庭院,忽然传来喧哗声响,似乎有人发生了争执。

    孙院长眉头微皱,对面庭院坐的都是书院学生,他心里不放心,急忙起身前去察看,徐明礼跟牧文善紧跟后边。

    ……

    ……

    苏府庭院。

    赵文顺脸色非常难看,此时他的面前站着几位书生。

    这几位书生都是面相俱傲,其中一人,穿着灰色儒衫,眨着一双桃花眼。

    他对着赵文顺得意笑道:“文顺兄此言何意?今日乃是温陵书院院长的寿诞。岳麓书院与温陵书院关系亲密,我等作为岳麓书院的学子,即便是不请自来,但给孙院长拜寿……难道不行吗?”

    赵文顺撇了撇嘴,整个温陵谁不知道,岳麓书院跟温陵书院水火不容,上至学院的先生,下至学生,都是充满了火药味。原本赵文顺等人原本正在把酒畅饮,这几位岳麓书院的学生却突然闯了进来。

    不请自来,明显是来着不善!

    这位有着桃花眼的名叫李志义,乃是岳麓书院甲班的学生。

    李志义往赵文顺等人扫了一圈,笑道:“话说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