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知道的太多!(第1/2页)
    时间已经进入八月中旬,到了这个时候,往往文人诗会的盛事会变得特别的多。

    只从唐宁参加孙府寿宴,又在寿宴上边初展诗才之后,往日很少有人踏入的唐府,这些天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了。

    大多数都是邀请唐宁参加诗会,或者诗宴,亦或者是文人畅饮交流的聚会。

    若是以前的唐府,这样的场面是绝不可能会出现。但现在随着时间推移,唐宁的名声逐渐传响,某一瞬间,甚至连“文曲下凡”都被人争相互传,于是唐府受到的邀请函就更加的多。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唐宁,却是直接忽视掉邀请函。

    在他看来有那个时间去参加诗宴,还不如去思考怎么样才能将林月如压在他的身下!

    从三天前开始,林月如开始教唐宁一些肢体上的动作,据说这是某些功夫的雏形。

    但在唐宁看来,这些肢体动作,就像是广播体操,带着一定的固定套路。

    林月如对唐宁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他用这一套固定动作将她打倒,就开始教唐宁功夫。

    但是,这何其难,虽然林月如已经放弃使用双手,单是用脚对付唐宁。

    但往往唐宁都会被她的大长腿,打趴在地上。

    这也点燃唐宁心中的怒火,待得日后一定要双倍奉还!

    这一天早晨,唐宁跟林月如晨跑完,便各自回到房间洗澡。

    正吃着早点的唐母,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放下手中筷子,笑道:“看来,宁儿跟月如姑娘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唐富贵疑惑问道:“夫人这是如何发现?为何我没觉得?”

    唐母笑道:“之前月如跟宁儿晨跑回来,两人是一前一后踏入唐府。但现在却是肩并着肩,有说有笑的回来。还有,宁儿跟月如两人身体的距离,半个月前是一丈,十天之前是半丈,而这几天两人距离已是半尺。”

    唐富贵放下碗筷,惊讶问道:“夫人!你是如何懂得这些?”

    唐母脸色微滞,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听张捕快妻子说的,张捕快写了一本《洗冤录》,上边就有类似的记录。”

    唐富贵眉头拧紧,说道:“夫人,这些话本小说如何能信,不过是子无须有,随意杜撰而成。”

    “……随意杜撰”

    唐母看着唐富贵,冷笑道:“老爷前些夜里跟我说要出去应酬。平日里边都是亥时回来,那天晚上却比往常晚了半个时辰。当晚回来时,老爷身上可是多出三种脂粉味,这三种脂粉只有温陵桥下的小摊才有卖,而且他大部分的客流都是怡红院的小姑娘,因为他的脂粉比较特殊,带着淡淡的水果馨香。”

    唐富贵脸色一紧,冷汗冒出,说道:“夫人……我前些时日应酬,晚点回来……晚点回,乃是为了江南那批丝绸货物。对!就是为了那批丝绸货物,我与黄鹤老板商量来着。”

    “将脸望向别处,说话支支吾吾,目光四处乱动,前言不搭后语……这是说谎的表现!”

    “……”

    ……

    ……

    唐宁洗漱完毕,刚刚走到大厅,就看到老爹唐富贵正给唐母捶背。唐宁脸色微征,没想到他爹娘夫妻之间的感情如此的好,当真是我辈楷模啊!

    唐宁与二老话别,便向着书院方向而去。

    大厅里边,唐富贵轻轻地按摩唐母的肩膀。

    唐母说道:“月如这个姑娘我是越看越喜欢!”

    唐富贵跟着点了点头,说道:“只要夫人喜欢,那就依夫人。”

    唐母继续说道:“老爷也都看到,只从宁儿变乖之后,府里的邀请函就络绎不绝。但当初可是嫌弃咱们宁儿嫌弃得紧!现在宁儿名声变好,更是被人盛赞“文曲下凡”,他们立马争相邀请……但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愿让宁儿去参加。”

    唐富贵疑惑问道:“夫人这是何解?你不是一直为宁儿的婚事犯愁。”

    唐母脸色肃然,说道:“我儿又不是商品,凭什么坏的时候他们争相嫌弃,好的时候就纷纷邀请?”

    唐富贵淡然而笑:“夫人,你又说傻话了。这样的道理,夫人这么会不懂呢?宁儿以前品性不好,他们自然不愿将女儿嫁过来。”

    唐母生气说道:“但我这心里就是不开心,我自己的儿子我宝贝得紧,被人这般又是嫌弃,又是追捧,我这心里就是不开心。但月如姑娘就不同了……”唐母笑道:“宁儿好与不好,她不曾在乎,也不曾过问。”

    唐富贵稍稍迟疑,皱眉说道:“却不知这月如姑娘……对宁儿是何看法?就怕……”

    唐富贵没有说下去,但话里边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怕林月如对唐宁没有任何情意。

    唐母眉头紧蹙,露出怅然神色。

    唐富贵揉着唐母肩膀,看天色也不早了,轻声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