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意料之外!(求推荐票!)(第1/2页)
    诸位商贾与孙院长亲切问候,今日孙院长参加商会,完是始料未及。要知道,能够担当一方豪绅,出了家境殷实之外,关系还得四通八达。

    而在这温陵城里,孙院长虽是一介教书先生,但在温陵众商贾的眼里,他却是行走的人脉!

    尤其是是在江南,据听闻很多当官的曾经都是孙院长的学生,有的更是孙院长以前官场上的同僚,若是有孙院长这一层关系,以后在江南做生意,可谓是畅通无阻。

    以往有人曾邀请过孙院长,但都被他婉言拒绝。据说孙院长高风亮节,不喜与世俗同流合污,当年之所以会远离朝廷,便是因为这一层原因。

    但今日孙院长突然出现在醉仙楼,众人心里困惑始终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孙院长举起面前一杯酒水,笑道:“今日乃是诸位商讨江南货物丝绸货物之事,我不过是一介教书先生。这生意经我可没读过多少,各位才是个中的行家。在下前些时日身体微恙,被家里禁喝酒水,所以听闻黄鹤老板今晚有宴,便过来凑凑热闹。诸位还望不要见怪。”

    众人跟着一笑,但可不会真的认为孙院长是因为想要喝酒才来参加整个酒局。众人举起手中举杯,相邀孙院长再共饮一杯,黄鹤老板主持酒局,开始商讨江南货物丝绸之事。

    张老板看了一眼孙院长,第一个出声说道:“黄鹤老板也都知道,这温陵船商的规模我们张家还是不错的,再者我们张家在江南本就坐落几间店铺,若是以后丝绸货物运输相对来说也会更加方便一些。”

    黄鹤老板笑了笑,并没有答应。

    庞老板则是直接笑道:“若是论船商规模,我们庞家在温陵自然是最大。尽管江南没有店铺坐落,但若是黄鹤老板觉得此行方便,那便多开几间店铺又如何?而且,我们庞家常年在南北两地运输,单论经验自然也是可以的。”

    这都是酒场话语,说白了商业谈判自然不可能是谁的规模大,谁的经验高就能够拿下。但张老板既然已经提前说出他的优势,作为竞争者庞老板只能跟着他的话头继续说下去。

    前两人都已经说完,唐富贵眉头微皱,声音淡淡道:“若是论规模我们唐家不过也就码头几间仓库。若是论江南市场占据多少我们唐家似乎也就码头几间用来停靠的货仓。”

    唐富贵此话一出,张老板冷笑道:“唐老板温陵码头的几间仓库,我记得半个月前一位江南丝绸商人,就曾将货物放在你们唐家仓库管理,听说后来那批货物不翼而飞了。却不知唐老板后来找到没有?”

    孙院长正喝着酒水,惊咦问道:“真有此事?”

    唐富贵眉头拧紧,那批失窃的货物虽然已经找到,但因为丢失时间过久,对唐家的信誉也造成很大的影响,现在突然被张老板挑出来,显然是有意为难唐富贵。

    唐富贵脸色平静,看到孙院长坐在身边,心里想了想,便将货物丢失经过简单说明,又将唐宁神速破案的经过说了出来。

    孙院长惊讶笑道:“好一个文曲神墨!想不到温陵书院还有如此机智的学子,我这些时日因为身体原因,还未到过书院,今日还是第一次听闻!”

    庞老板眉毛一挑,孙院长竟然没听说过唐宁。他立马冷笑道:“孙院长您这些时日都在府修养,或许对于书院的一些经过不是特别清楚。这唐老板的公子可不仅仅是机智而已,听闻他还解出孙院长去年诗会出的双叠回文诗,更是获得今年温陵书院考核第一,现在更是徐先生甲班里边的学生!”

    孙院长诧异说道:“想不到唐老板的公子竟有如此文才!”

    张老板跟庞老板互相对视一眼,笑道:“是啊,所以我们也想向唐老板好好请教请教这教子的心得。”

    孙院长看了唐富贵一眼,问道:“张老板这话是何意思?”

    张老板想了想,说道:“唐老板的儿子唐宁,以前的性格就跟我家那臭小子一样,整日不喜学习,更谈不上能够吟诗作赋,若是将书本放在他面前不到片刻立马呼呼大睡。这使得我惆怅极了。但唐老板的儿子唐宁,只从参加温陵书院考核,立马夺得书院考核第一,更是被称为文曲下凡。如此教子有方!自然得跟唐老板好好请教请教…”

    庞老板点了点头,冷笑道:“我听闻唐老板跟书院的徐先生有些交情,此次温陵的考核乃是徐先生监考,唐老板如此教子有方,想来徐先生也没少帮忙吧!”

    在场众人闻言,心中再次微凛,看来,张老板跟庞老板这是话里有话,任谁都能听出来,这是暗示唐宁作弊,而帮他作弊的这是温陵书院的徐先生。

    孙院长乃是出了名的高风亮节,更是不喜同流合污而远离官场,以他的性格,听到这些事情,肯定会脸色阴沉大发雷霆。

    看来今天晚上过后,唐富贵这丝绸生意不仅吹了,他儿子唐宁也没法在温陵书院待下去了!

    然而,当众人目光看向孙院长时,却见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