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胸肌挺大!(谢谢skexiaoyi的打赏!)(第1/2页)
    第三十五章

    张老板跟庞老板的脸色早已是阴沉下来,坐在身旁的商贾们脸色各异,原本以为孙院长会愤然大怒,但当孙院长热络地跟唐富贵聊天的时候,这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但并不是众人最为惊讶的关键,而是黄鹤老板方才说的话,话中的意思实在是再明白不够,此次江南丝绸的货物生意,黄家准备跟唐家合作!

    这是什么情况?局势为何转变如此次之快,甚至连思考各种原因都没有。

    听到孙院长说什么两家多多交流,再听黄鹤老板说私下合作的事,唐富贵脸色微滞,声音涩涩道:“那……唐某就谢谢二位。”

    张老板跟庞老板看着眼前情况,二人某一瞬间忽然反应过来,似乎从孙院长进入包厢开始,他的目光和谈论内容似乎是唐富贵还有他的儿子——唐宁!

    孙院长此次参加醉仙楼宴会乃是为了唐富贵而来!

    再看黄鹤老板,从刚才开始虽然在主持江南的丝绸货物运输,但货物价格多少,什么时候出货,什么时候交接,甚至连具体内容的都没有交谈过。但是,当他听到孙院长准备跟唐家多走动走动时,立马表达态,现在看来连黄鹤老板也是为了唐富贵而来。确切的说,是想通过唐富贵搭上孙院长这条人脉。

    想通了里边的原因,张老板跟庞老板心有不甘,脸色更是一变再变,最后强压住心中怒火,纷纷挤出笑脸,说道:“是啊!年轻人之间就应该多走动走动!应该多学习交流交流!”

    恐怕过了今晚之后,唐家跟孙院长的关系便被温陵商贾们所熟知。商人们的眼里从来只有利益,没有所谓的毕生私仇。

    张老板跟庞老板虽然心里不甘,但黄鹤老板已经答应跟唐家合作,他们已经损失了这批丝绸货物的利益,现在若是继续得罪唐家,这只会使得他们的损失的利益进一步扩大化。所以,眼下从利益角度出发,自然是跟不得罪唐家,且跟唐家保持友好关系。

    张老板稍稍思忖,举起手中酒杯,笑道:“唐老板恭喜恭喜!都说虎父无犬子,唐公子能够如此才华横溢,想来平日里边跟唐老板的教导不无关系。”

    庞老板跟着笑道:“没错没错!我是个粗坯商人,不像张老板那般懂得说,不过……不过还得恭喜唐老板你!恭喜!恭喜!”

    唐富贵举起手中酒杯,脸色闪过些许迷茫,最后笑道:“如何教导儿子,不瞒各位,我也是一知半解,茫茫然然。”

    孙院长看向唐富贵,忽而笑道:“我这才记起,前些时日寿宴,我似乎曾在府邸见识过唐公子。果真是一表人才,才华横溢。”

    张老板:“……”

    庞老板:“……”

    身旁众人:“……”

    黄鹤老板惊咦说道:“难道说……孙院长那天在寿宴上,那位大展才华的唐公子,便是唐商贾的儿子?”

    孙院长目光看向黄鹤老板,脸色微笑,点了头。

    众人目光疑惑,唐富贵寻问那天寿宴上发生何事,黄鹤老板将内容“添油加醋”说了一遍,身旁的商贾脸色变得更加精彩。

    张老板心中忍不住舒了口气,庞老心里也不由得好怕,原来唐宁是孙院长的大恩人!

    想想刚才那般嘲讽唐宁,又在孙院长面前说唐宁考核作弊……这不是玩火吗!

    还好还好,他们与唐家还有可挽回的余地。

    张老板脸色惊道:“原来唐公子竟是如此厉害!唐老板你这儿子不愧是有着文曲下凡之称啊!”

    庞老板跟着应和道:“是啊!是啊!唐公子真的是厉害啊!”

    唐富贵根本不知道寿宴上发生的事情,那天参加寿宴之后唐宁回家直接休息,他也未曾过问过。他实在是没想到,唐宁参加完寿宴,竟然就成为苏家的大恩人了。

    孙院长继续跟唐富贵聊天,旁边的商家不时附和几句,但众人聊天的内容总离不开唐宁。本是一场商业宴席,但某一时刻变得有些奇怪,众人像是在聊家长里短,但主要都是孙院长跟唐富贵两人在聊天,至于江南丝绸货物之事,再没有人提起过。

    这一顿偏离主题的宴席,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醉仙楼门外,孙院长离开之时,看了一眼黄鹤老板,而后看向唐富贵说道:“恰好再过几天,江南巡按御史要到温陵,唐商贾跟黄鹤老板若是有空,就一起来为他接风洗尘如何?”

    唐富贵心头微颤,急忙说道:“多谢孙院长。”

    黄鹤老板生声音激动道:“有空!有空!黄某到时候还得叨扰叨扰一下院长您。”

    孙院长与周围几人话别之后,这才向着隐没进灯火当中。

    张老板跟庞老板脸色难看,对唐富贵对视一眼,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张老板说道:“唐老板今日……倒是让张某受教了。”

    庞老板说道:“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