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科学家闯汉末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平定汉中地(四)
    庞德初战受挫,只能先固守营寨,等待后续兵马到达再战。

    另外一边的垫江,严颜和张卫的鏖战还在继续。

    “吴将军?你不在成都,怎么来我垫江了?可是成都有了什么变故?”

    严颜得知吴懿前来,急开门让其入城,等他一到,就焦急的起身相迎询问起来。

    “严将军,此乃使君亲笔,还请阅览。”

    “使君?”严颜接过书信,一看字,发现是刘璋的,急忙打开看了起来。

    严颜一边看,吴懿在边上一边说了起来。

    “经过讨论和使君书信劝说,吾等都以为归附朝廷才是益州的唯一出路。

    使君已随安东将军入城,和吾等都见过了,使君当场劝慰吾等要效忠朝廷,不可再生事端。

    使君知晓将军还在垫江为其不平,特派在下前来劝说将军勿要因一时想不通而做出让朝廷误会之事。”

    “汉室不幸啊...”

    严颜看着刘璋写给他的亲笔信,心里是又悲伤又难过。

    他又不是什么有割地称雄野心的人,他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刘璋,为了益州,为了汉室啊。

    刘璋做为汉室宗亲,一州之主,怎能只想着自己安危呢?

    “将军!”

    “将军!!”

    边上的吴兰、雷铜等将看到严颜闭目流泪,都不由担心的喊道。

    “臣还欲死战...君为何先降!!”

    严颜的话一说,边上吴兰等人也不由感到悲伤,大殿之中很快哭声一片。

    吴懿叹了口气,益州是汉室龙兴之地,百姓多念汉恩,如果汉室宗室中真的有豪杰,益州臣民怎会不愿意跟随死战呢?

    只可惜,从刘焉到刘璋,即无吞并天下之志,也无安民养士之能,最后只能黯然退场。

    吴懿再劝道“如今天下大势已定,百姓得享太平就在眼前,还望将军以百姓为念,归附朝廷。

    大将军和安东将军都有言在先,如将军愿意,可领兵为军将,可牧民为郡守,如不想离开益州,也可以在益州继续为官,如想入朝,广宗、蓟县皆已准备好了府邸。

    安东将军还说,如果将军还心中有气,不愿意归附,他便来垫江相劝,如果安东将军来将军也不归附,那么大将军就会亲自入蜀来劝!”

    严颜没想到赵云和马强对自己如此看重,不由讶道“马子玉会亲自前来垫江劝我投降?”

    “不是投降!是归附!!”吴懿纠正道“将军乃汉将,大将军亦是汉将,同殿为臣,何来投降一说?”

    吴懿虽然说的好痛,但严颜也明白这只是在给自己台阶罢了。

    “吴将军...让老夫再考虑一下吧。”

    “也罢,那在下就先去休息了。”

    等吴懿退下后,严颜看向左右道“尔等以为如何?”

    吴兰等人面面相觑,雷铜拱手道“将军说如何,末将就如何,是战是降,是生是死,末将绝无怨言!”

    吴兰则道“之前吾等攻江州,守垫江,一为使君不平,二为护卫百姓,三来也是希望成都诸公能被鼓舞,拥立刘循公子。

    可现在成都已降,使君被拜郡守,百姓期待太平...吾等...”

    吴兰虽然话没说完,但态度严颜已经明白了。

    “尔等也退下吧。”

    严颜在殿内坐了一夜,等第二天吴懿看到他时,不由惊道“严将军,你的头发!”

    却见原本发须还是乌黑的严颜此时已经白发银须,他居然和昔日伍子胥一般,一夜白头。

    “嗯?哦...吴将军不说,颜倒是没注意...看来颜的确是老了...

    垫江就交给将军了,城外还有米贼,还请将军护佑一方百姓,勿要让米贼入城,伤了百姓!”

    “将军你?”

    “我回去休息一下。”

    “这...也罢,将军快回去休息吧。”

    吴懿叹了口气,让严颜离开,自己去找吴兰等人说事,走到一半,突然听到一阵慌乱之声,还以为是汉中军又攻城了,急问道“出了何事?”

    “不好了!将军自尽了!!”

    “什么??”

    吴懿连忙闻声赶去,却见严颜在屋内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旁边丢着一把染血的宝剑以及一颗中郎将印。

    “快!快救人啊!!”

    吴懿虽然想救,但严颜死志已存,哪里还有机会救。

    当日,垫江城缟素,哭声一片。

    后有诗赞严颜:白发居西蜀,清名震大邦。忠心如皎日,浩气卷长江。宁可断头死,安能屈膝降?巴州年老将,天下更无双。

    又有人刻碑赞曰:严颜平生吾不记,独忆城破节最高。

    ——广宗

    “严颜...哎!”

    马强得知严颜自尽而亡,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严颜最终还是用自己的生命报答了汉朝对其的恩遇,也履行了他那断头将军的誓言。

    其实历史上也是如此,老罗因为爱其人,在笔下为其续写了张飞劝降后为刘备征战的情节,但实际经过碑文考证,严颜在张飞引为宾客后自刎而亡。

    但马强很快又感觉此事得好好处理,否则不少人会被严颜的义举激励,少不了麻烦事。

    马强想了想,叫来温恢道“以大将军府的名义发唁电,上报天子,拟追封严颜为关内侯,命垫江为严颜建庙立碑,以示纪念,还有,告诉报社和电台,刊登宣读唁电。”

    “诺!”

    温恢没想到马强会对严颜如此厚待,心中不由对严颜感觉可惜。

    如果严颜不死,日后最少也是个军长,甚至跳一跳都可能是个军团长吧。

    ——

    “严将军一生从军,多次平定益州内乱,护佑一方,为民所重,有功于国。

    今因听信谣言,误解朝廷之意,自刎而亡,辅政大将军闻之一恨谣言害人,使良将遇难,二恨事务缠身,无法亲至益州劝慰,特拟追封严将军为关内侯,建庙立碑,以示纪念....”

    哐当!

    广宗的茶馆中,一人的茶杯掉落在地亦不觉,却是张任。

    “严将军...你怎么...”

    张任双目含泪,边上的泠苞等人也是一边伤感,一边宽慰起张任。

    张任年龄比严颜小一些,二人互相敬佩,张任平日都以兄事严颜,今日得知噩耗,悲从心来,不由哭了起来。